第6章:亡命天涯必备储粮
红摇2020-01-18 16:292,067

  墨不语侧耳听着,外面寻人的队伍又走过了一拨。她看一眼对面的宋渊,他始终抱着膝蜷坐着,低着眼,神色木木的似魂游天外。

  她从怀中摸出一物,往他鼻子前一递,他像从梦中惊醒,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后脑撞上洞壁,一声闷响。

  她“啧”了一声:“看你吓的。是好吃的。你饿了吧?”

  他这才留意到一缕诱人香气飘进鼻际,她递过来的竟是一片肉脯。他的视线不由自主落在肉脯上并吞了一下口水。但发自灵魂的戒备不允许他接受她的食物。

  “是肉脯。”见他迟疑着不肯伸手来接,她不耐烦地直接把肉脯塞进了他嘴巴里。

  尽管早已知道此女不拘小节,但其行为总能一再刷新他的认知。他衔着肉脯,惊惶地睁大眼,咽也不甘心,吐又不舍得,像一只不知所措的小兽。

  她不由笑了一下,往自己嘴巴里丢了一块肉脯:“肉脯好吃又顶饿,实乃离家出走,亡命天涯之必备储粮。”

  见少年犹犹豫豫把肉脯吞了下去,她又摸出一块来准备故伎重施,宋渊赶忙主动接过。两人吃了几块肉脯,抓了几把雪润过喉,身上都有了些力气,天色渐渐黑下来。

  闻得四野无声,一前一后钻出了洞。蜷缩太久,不语的腿麻得没了知觉,往上一站,腿软得险些摔回雪窝子里,肘上忽被轻轻扶了一下。转头一看,正看到宋渊飞快地把手缩回去,板着一张脸眼看着别处,假装出手相助的不是他。

  二人活动一下手脚,趁夜上路。雪地里忽有巨兽悄悄靠拢,原来是二呆回来了。这家伙嘴巴上绑的腰带不知如何甩掉了,撑着凶悍的架式朝墨不语呲牙,她有点慌,不由往宋渊身后一躲,从他的肩上露出一对眼睛,朝着狼威胁道:“喂,你别放肆,你可是吃了我的七日断肠丸的。”

  宋渊低唤一声:“二呆。”也没说别的,狼却敏锐地领会了主人稍稍告诫的语气,暂收起它锋利的牙床。宋渊上前抱住它的大脑袋,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伤处,这才松一口气。站起身来看了墨不语一眼,意思是可以走了。

  墨不语略略一招,做了个“走”的手势,前头领路,那一人一狼默默跟在后头。

  走了一阵,她才仰天长叹一下,心道这样可不行。步行着走回昭平郡少不得五日,跟个闷葫芦闷一路,她怕不是也要变成个哑巴。

  她稍放慢脚步与他并肩而行,决定没话找话:“公子,你知道吗,你失踪的这些年,各个驿站、城门都贴着你的寻人告示,破了换,换了破,郡王可始终没放弃找你。不过……”她稍稍拉开距离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画像上的你还是昔日娃娃模样,如今你个子拔高了,面相也长开了,也难怪那告示不管用。话说,你是被什么人掳走的,这几年都呆在什么地方?”

  宋渊略低着眼,只闷头行走,她八切了半天的话,居然像个随风而去的屁。

  等了一阵没等到回应,她气馁了不过半会儿,转头又聊起来:“喂,小狗子。”这次的聊天对象换成了狼,“你堂堂一野狼,怎么会认人为主子?你如此聪明,是吃什么长大的?你吃过人吗?”

  二呆原本与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被问得一愣一愣。

  墨不语自是没指望不会说话的畜牲能应答,只是嘴皮子太闲没话找话。万没料到得到了回答:“它不吃人。”

  答话的当然不是狼,是宋渊。她笑笑地扫他一眼。这人有意思,聊他自己的话题闷不作声,聊起狼来,倒将没嘴葫芦撬开一道缝。

  “那它吃什么长这么胖的?”她大喇喇伸手拍了拍狼厚实的脊背。

  巨狼可不是人人可摸的宠物,恼怒地低嘶一声,作势要咬。不过也只是作个势而已。一是之前吃过这女子的亏,总是有所忌惮 ;二则,它是极长眼色的,见这女子已与主人不是敌对的状态,它的敌意也同步下降。

  三则,她身上似有股诱人的香味儿,但狼的尊严又不允许它做出摇尾乞食的姿态,只能不由自主咽一下哈喇子,一扭身,自行跑没了影。

  雪夜中方向难辩,幸好墨不语自小修习迷阵术,辨别方位乃是基本功,就算是蒙上眼睛也不会走错方向。而宋渊只随着她走,时不时魂游天外的样子,根本不关心路走得对不对。

  二人不能走大路,专绕着无人的僻静处走,每每听到人声就躲藏起来,再加上鞋湿体乏,行进得尤其缓慢,跋涉一夜,不过行了二十多里地。

  倒是不久前跑开的二呆回来了,仍然生龙活虎,嘴里叼了只野兔丢到宋渊脚边。

  墨不语看了看兔子,惊讶道:“兔头呢?”这野兔的脑袋居然没了。

  已良久无话的宋渊道:“二呆吃了,把肉多的部分留给我,它一向这样。”

  “小狗子好乖!可惜我们若是生火会被发现,否则可以吃烤兔子了。”她欣喜地想摸摸二呆的脑袋奖赏,被它高冷地躲开。

  宋渊用足尖将兔子往二呆面前送了送:“你全吃了吧。”

  二呆也不客气,一口叼起,独自享用去了。看天色渐亮,此处又恰是一道可藏身可避风的山谷,墨不语干脆喊宋渊原地休息,掏出肉脯分给他,心中盘算着自已储粮也不多了,得省着点吃。

  嚼着肉脯瞥了一眼二呆厚实的背影:“吃剩饭、啃兔头没耽误它长膘,也没耽误成精,小狗子真机灵。”

  宋渊显然不适应这样天马行空的说话方式,憋了一憋,道:“它的机智,是九死一生练出来的。”

  “哦?”她感兴趣地凑近他,“如何九死一生,说说看。”

  他低低说:“是在八面崖的机关器下……练出来的。”

继续阅读:第7章:梦行症又犯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渊数韶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