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古风缘的金银花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074

  戴轻舟忽略旁边的凌恒,对宋一羡说:“你脸色不大好,是晕车了吧,药箱在我这里保管,我给你拿点晕车药。”

  她说:“我已经擦过风油精,舒服多了。”

  戴轻舟也不管车厢里拥挤,在她旁边坐着不动。

  都是小型的农用小车,而且山路颠簸,车厢拥挤超载容易发生事故,凌恒只得起身,说:“那边的车人比较少,我去那边坐。”

  见凌恒扛着行李包走了,同车的女同学朝着戴轻舟翻白眼,打趣着:“就你这弱不经风的小身板,等会儿车颠起来的时候,你可得抓紧了!”

  路况比想象的要糟糕,就跟坐过山车似的,起起伏伏,司机开得很慢,有同事直接趴在车厢的护栏上,吐了一路。

  到达村子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有同学虚弱得路都走不了,干脆躺到路边的草丛里休息,村长面带尴尬的说:“等明年柏油马路修好了,道就好走了。”

  村长又指着不远处一栋老旧两层木房子说:“给你们安排的住宿在那里,杜教授他们就住在后面那栋房子里。”

  杜教授是研究院里专攻中药种植的专家,古风缘的第一批金银花就是他带领团队种下的,现在正值摘收的季节,她们此行的目的是帮助采摘标本,分别对几个品种的金银花进行成份比对,找出最适合古风缘的品种。

  村民和队里几个没有晕车的男同学开始帮忙把行李往住宿的地方扛,凌恒主动加入,他身高力壮,转挑重的研究器材搬。

  戴轻舟也帮忙搬行李,一手拧一个,在狭窄的小路上摇摇晃晃的走,突然脚下不稳,滑进旁边的水田里,一身泥泞。

  有村民赶紧去将他扶起来,戴轻舟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宋一羡走过去,听到他呼吸急促,喘得很厉害,似乎明白了什么,说:“别硬撑着行不行。”

  她从医疗箱里找出霍香正气液,打开瓶盖,让他喝下,安抚着:“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戴轻舟的体质不太好,个子虽然高,却显得很瘦弱,她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会选中药专业,他很不好意思的说:“我从小就体质虚寒,妈妈带着我跑了很多医院,治疗效果都不太理想,后来一直吃一个老中医的药,虽然症状有所减缓,却始终不能根除,我一心研究中药,一来是想找到根除的办法,二来也想为更多的病患带去治愈的福音。”

  研究所工作压力大,而且常常加班,太累的时候戴轻舟就容易手脚冰凉,脸色发白,宋一羡刚才还在纳闷,昨天晚上他跟着自己一起加班,又是这一路折腾的,他的体质素来不如她,她七晕八素的,他怎么可能气定神闲,原来是硬撑的。

  她温柔的责备着:“真是个傻瓜!”

  之前一直不通公路,古风缘的村落里全都是4、50年的老木房子,看上去陈旧,木料却非常的坚固,家家户户建房的木料都来自不远处的灵山,陈教授不止一次的夸赞过,灵山山如其名,充满了灵气,山里很多地方依旧保持着原始状态,偶尔能遇到珍禽异兽,还找到过新品种名药石蝴蝶,他们此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深入灵山,探寻本草。

  木屋分为两间,男女各一间,地板是凹凸不平的泥土,大家把凉席拼接着往地上一辅,就跟大通辅似的,排着睡,角落就堆放行李箱。

  天气进入6月后已经变得炎热,个个都湿汗淋淋,村子里通了电,却没通自来水,生活用水得自己去小河边挑。

  团队里不乏一些跟着陈教授走南闯北的“老江湖”,再恶劣简陋的条件,他们也驾轻就熟,安顿好行李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煮饭,赶了大半天的路,很多人都吐得饥肠辘辘,填饱肚子,养足精神,明天才好开工。

  宋一羡一直守在戴轻舟的身边,等他睡着了,她才离开,刚走进女生宿舍,就有女同学快步跑进来,眉飞色舞的说:“裸/身美男,简直太养眼了!”

  另一个女同学惊讶:“天啦,你去偷看男同学洗澡?”

  女同学赶紧更正:“我怎么可能干那种龌蹉的事,几个男同学在河边架锅做饭,我就想着去帮帮忙呗,就是那个凌先生,他也在,结果有个同学不小心把油桶弄翻了,油就溅到他的身上,他随手把上衣T恤给脱下来,那一身结实有力的肌肉,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人,身形体长,黄金比例,我再呆下去,肯定要流鼻血。”

  有人好奇:“走,我们去看看。”

  宋一羡说:“别弄得跟色狼似的,要是被他知道,还不被笑话死!”

  有女同学凑上来:“一羡,他是你带来的,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她只能编个借口:“是我老爸一个远房亲戚的朋友,听说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对中药很感兴趣,还说想要投资,所以就把他带来了,我跟他不是很熟,其他的不太清楚。”

  她最后补这一句,是希望女同学们别再纠着关于他的事问个不停。

  女同学捧着脸,开始畅想着:“早上在研究院的时候,你说他还没有女朋友,你说,这是不是预示一段即将要发生的缘份。”

  有人笑着:“你别白日做梦了,你天天往本草园里钻,既不保养,又不化汝,跟个土包似的,人家那条件,能看上你!”

  “他工作的地方,美女肯定不少,但他还是单着,说不定他就喜欢我这型的!”

  “那就祝你成功,加油!”有同学打趣着。

  第一顿晚餐还是比较丰富的,有同学把家里的腊肉带来了,把从农家买来的蒜苗一起炒,还人有跑到田坎边去摘了一些折耳根,拌上酱油和辣子,又脆又香,简单的两个菜,大家却吃得很香。

  有男同学问:“戴轻舟呢?”

  宋一羡说:“他有点不舒服,现在睡着,我给他留了饭。”

  大概是觉得吃饭的气氛太沉闷,有女同学聊起天来,把话题移到凌恒的身上,问:“凌先生,我看你出行的这套装备这么齐全,你一定是个探险爱好者。”

  他点点头:“工作之余,会和朋友一起出去走走。”

  有女同学迫切的想了解更多关于他的事,接着问:“你都去过什么地方?”

  “珠穆朗玛峰,津巴布韦,非洲的原始丛森,景色都不错。”

  不少女生立即露出了崇拜倾慕的目光。

  有男生似乎意识到这个男人完全吸引住了女孩子们的目光,有点不服气的说:“我们也不差呀,跋山涉水,攀崖过川,找过人参、捉过鱼虾,我还到崖悬上摘过铁皮石斛。”

  凌恒对男同学所说的事倒是非常的感兴趣,于是说:“过两天进山的时候,还请多多关照。”

  女同学依旧不依不饶的问:“你和朋友去探险,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

  他抬起头,四周高耸的山峰被白雾环绕着,有种如临仙境的飘渺,他想了想,指着缭绕的白雾说:“其实森林里的白雾是有灵性的,它们是山里洞穴散发出来捕食的迷网,人一旦被雾气所吸引,就很容易被事进洞穴深处,再也回不来,有一次我跟几个朋友穿越亚马逊热带丛里,一个叫吉姆的同伴说看到白雾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去打探一下,结果一去就没有回来,后来我们找了搜寻队,找了很多天,最后在一个洞穴口找到了他的背包,搜寻队深入洞穴,发现里面深不可测,始终没有发现那名队友的身影,最后不得不放弃。”

  他的声音低沉且缓,一副诚恳的样子,把一些同学吓得不吧,因为他们身处的古风缘就被原始森林环绕着,这样的地方充满了未知的神秘,又危险重重,很容易让人产生恐惧感,有人提议:“我们还是赶紧吃饭,吃完早些休息。”

  吃完饭,正值夕阳西下,凌恒问她:“有没有兴趣去散散步。”

  下车的时候,她就远远的看到一片金银花田,想要先睹为快,于是欣然接受,说:“我们去金银花田那边看看,怎么样?”

  绿荫成片的郊外,空气也清新很多,周车劳顿的疲备很快就消散了,正值金银花采收的季节,满山片野都是金黄的花朵,她向他介绍着:“金银花除了叫忍冬外,还有一个别致的名字叫鸳鸯藤,一蒂二花,两条花蕊探在外,成双成对,形影不离,状如雄雌相伴,才得此雅名。”

  借着夕阳的光,他仔细观察着花蕊的样子,笑着说:“来的时候,只感觉山是山,花是药,但渐渐的,你会发现,山是另外一个世界,每一样本草都有它的草生和故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