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张漾洲虞子书
悠鱿友又2020-02-24 15:114,386

  不知道在这儿站了多久的张漾洲一挑眉:

  “你能来训练,我就不能?”

  虽然语气听着来者不善,但是张漾洲的表情并没有不耐烦的意思。

  “哦哦,害,不是那个意思。”荔菲菲讪笑道,“我只是觉得你不是下午才训练了吗,怎么又来?”

  张漾洲自顾自地滑了两步,顺便回答荔菲菲:“下午送子书回酒店休息耽误了点训练的时间,想补上。”

  “哦。”

  两人无言,各自练习着。

  张漾洲聚精会神,助滑了一段之后右脚向后微微悬空,左脚向里压刃,右足刀齿点冰,后内点冰三周跳——

  “啪”的一声,张漾洲也摔在了地上。

  花样滑冰运动员们似乎都已经对摔倒这么痛的事情习惯性免疫了,张漾洲也是一脸淡定地起身,像个重复运动的机器人,又开始了助滑。

  张漾洲高挑修长的身材在冰上运动着,看似精瘦的身体具有爆发力的美感。

  黑色的紧身训练服紧紧包裹着硬实的肌肉,线条如雕塑般流畅而美好。光洁白皙的皮肤上冒着汗珠,更显青春气息。

  汗珠顺着棱角分明的下颌滑下,蒙上湿润感的面部更添一层禁忌的美感。

  手臂被训练服勒紧突出块块肌肉,那根根分明的青筋似乎彰示着这个男生已经步步褪去了青涩。

  如深海般幽暗深邃的眸子,英挺的鼻梁,朱唇皓齿,表情却认真而严肃。这种青春与成熟,阳光与禁欲碰撞而出的气场,央视主播都会形容他:

  “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一般双人滑的男伴是不太突出的,毕竟显眼的都是动作幅度更大,更美的女伴。

  但是张漾洲在总有一种吸引人眼球的魔力。

  或许是他身上那股独特的青涩中显露着成熟沉稳的气质,或许是他高挑扎眼的身材,或许是他“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名号,或许是他与生俱来的天之骄子的气场,抑或是他标准利落又美好的动作,总是叫人移不开眼。

  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巍峨若玉山之将崩。

  这位如玉公子,此时面色凝重,全神贯注地不厌其烦地练习着后内点冰三周跳,却鲜有成功。

  他和荔菲菲两人,为了避免碰撞,在冰场两边练习着跳跃。这个摔完那个摔,或者两人同时摔,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互相行大礼,好不热闹。

  荔菲菲这把铁骨头总算是摔疼了,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张漾洲此时也有点喘不过气,于是也停下来休息。

  这是两人才发现,周围竟然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喂!”

  张漾洲滑到场边拿起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水杯,边喝边叫着荔菲菲。

  荔菲菲下巴一昂:“第一,我不叫喂……”

  “噗。”张漾洲不由得喷了口水,毫无波澜的表情终于有了点变化,“你以为你演偶像剧呢?”

  荔菲菲“嘁”了一声,并没有理会。

  张漾洲继续道:“这么晚了,冰场怎么还不关门?”

  荔菲菲得意地一笑:“因为冰场主是我的老熟人呀!我从小在这里滑冰的,他今天看到我来了,知道我一般都会滑很晚,所以会一直等我滑的。”

  “这么爽?”张漾洲有点难以置信又有点羡慕地望着荔菲菲。

  “那是。”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

  张漾洲蹲下收起水杯,一副不经意提起的样子,起身问道:“你还是要退役吗?”

  “啊?”荔菲菲心想这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但还是耐心地答道,“没决定。”

  张漾洲侧过头盯着荔菲菲那副无所谓的表情,语气不禁加重了点:

  “这可是在北京举办的冬奥会。你不想在主场拿冠军?”

  荔菲菲也侧过头抬头和张漾洲对视:“拿不拿得到是我能决定的吗?想不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又是一回事。”

  张漾洲滑到场边,从包里拿出冰鞋套,给刀齿套上:“成事在人不在天。你都不想,怎么能?”

  “谁说我不想了?谁不想拿冠军啊?”

  张漾洲挑了挑眉:“那你还想退役?”

  荔菲菲不耐烦地揉了揉眼睛:

  “哎,都说了,这不是我的想法能解决的问题。”

  “那是什么?”张漾洲背上了包。

  荔菲菲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眼神飘忽了两下,敷衍道:

  “你不懂。”

  张漾洲眼神有些不悦:

  “我怎么不懂?”

  荔菲菲“啧”了一声,心想这人还真是咄咄逼人,随口答道:

  “上次奥运会我错过了,已经心死过一次了,不想再心死第二次。”

  张漾洲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望着荔菲菲:

  “你只是没能参加到奥运会,所以一切都未成定论。而我和子书是参加了却与冠军失之交臂。那才是真正的心死。可是我们没有放弃,一遍又一遍地克服心理阴影,重新备战第二次奥运会,你为什么不愿意试第二次?”

  荔菲菲似乎是被这话刺痛了,下巴紧绷着:

  “什么叫‘只是没能参加奥运会’?你说的这么轻松,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只差了四天!四天!你知道这四天意味着什么吗?四年!运动员能有几个四年啊?当年要是我能去的话明明有机会夺冠的!”

  “那我和子书离冠军只差了0.1分啊。”张漾洲声音都有些不稳了,荔菲菲怔怔地看着他,“你不甘心……我们就甘心吗?”

  张漾洲咽了口口水,眼睛望向一边,吸了吸鼻子:“这三年……每一天,我都在愧疚中度过。如果当年不是我……算了。”

  张漾洲深深叹了口气:“竞技体育,没有人是没有遗憾的……可是遗憾四年还是遗憾一辈子是由你自己来决定。你那么有希望,那么有天赋,我和子书一直……把你当目标来着。我不想看你遗憾一辈子。”

  荔菲菲用力眨了眨眼睛,深呼吸了几口,调整了下情绪,语气尽量平稳道:

  “谢谢你和子书曾经那么欣赏我。距离上次奥运会都已经三年了,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和虞子书那样状态都保持得这么好的……”

  “那你这三年干什么去了?”

  听到张漾洲这句话,荔菲菲瞬间感觉愤怒席卷全身,她狠戾地望着张漾洲:

  “我干什么去了?哈哈,我干什么?”荔菲菲气极反笑,张漾洲眼神复杂地盯着她,“我忙着没日没夜地训练!我忙着疲劳性骨折腰肌劳损轮番来折磨我,我忙着每天针灸,我忙着大小手术,我忙着在我腿骨里植入四根钢针!我忙着每天cosplay钢铁侠呢……你说我这三年干什么去了?”

  荔菲菲咬牙切齿地大口呼吸着,瞪着那双满噙泪水的大眼睛,肩膀颤抖着,却依然固执地昂着头。

  张漾洲看着荔菲菲这个样子,突然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咽了口口水,伸手想拍拍荔菲菲的肩膀。

  不是,不是这样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心里想着,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荔菲菲挥手重重地打开了张漾洲的手,扭头就走出了冰场。

  张漾洲的手悬在半空,手指颤抖着,却没有收回。

  “哦对了。”

  荔菲菲走出几步,平稳了一下呼吸,但是没回头,

  “你说你和虞子书一遍又一遍地克服了心理阴影?”

  张漾洲闻声,喉结紧张地动了一下。

  荔菲菲继续道:“虞子书的话……或许吧。但是你,我看,不一定吧。”

  说罢,头也不回的地走了,张漾洲颤颤地放下了手。

  张漾洲怔在原地。

  荔菲菲远去的步伐声音像是步步踏在自己心上,清晰且沉重。往事如海啸般席卷而来。

  “阿克塞尔两周跳——漂亮!”

  教练在一旁兴奋地鼓着掌。

  10岁的张漾洲右足单脚落地,一个完美的滑出后一脸兴奋地挥着手:“yeah!”

  随即蹦蹦跳跳地滑到了妈妈身边求表扬。

  “瞧把你给得瑟的……”母亲含笑揉了揉张漾洲那一头清爽的短发,“我们洲洲真厉害……”

  “哈哈!那肯定的!”张漾洲开朗地笑着,满身阳光的气息,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显摆着自己刚学的俗语,“虎母无犬子!”

  “怎么说话呢!”妈妈轻轻敲了一下张漾洲的额头,佯怒道,“骂你妈母老虎呢?”

  “嘿嘿,我不是那个意思嘛……”张漾洲不好意思地笑道。

  “好了好了,个熊孩子,快去继续滑,别骄傲。”

  母亲慈爱地掌住张漾洲的双肩,将他转过身去,拍了拍他的后背。

  母亲盯着张漾洲意气风发的背影,满眼的欣喜。

  “张小姐。”

  教练在背后喊着张漾洲的母亲,她赶紧回头,点头笑道:

  “欸,沈教练。”

  “之前我们商量过的让您儿子转双人滑的事情您跟他商量了吗……”

  张漾洲母亲垂眸:

  “还,还没……”

  沈教练叹了口气:

  “哎。漾洲的确挺有天赋,身材条件也很好,又刻苦又认真……但是就是身高太高了点……”

  花样滑冰单人滑运动员的身高普遍不算很高,因为身材越娇小越容易保持重心,利于跳跃。身材过于高挑,长手长脚反而不利于身体协调和跳跃。

  张漾洲母亲也叹了口气,真诚地看着沈教练:

  “可是洲洲他喜欢单人滑……”

  “我知道我知道……”沈教练摊了摊手,示意张漾洲母亲先听他说,“可是张漾洲现在才10岁就一米七了,现役男子单人滑成年组选手普遍身高也都一米七多一点,要是张漾洲再这样长下去的话,以后的跳跃问题……”

  沈教练没再继续说了,他想起张漾洲每次完成一个难度动作后骄傲兴奋的神情,不禁有点心疼。

  张漾洲母亲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眼里闪着期盼的光芒:

  “那我们要不再等两年?万一洲洲只是发育得比别人早,后面就不长了呢……”

  望着沈教练为难的表情,张漾洲母亲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眼里的光芒暗淡了下去。

  “再等两年,转项目恐怕就有点困难了……你还是先回去跟他商量一下吧,他爸以前也是双人滑,正好可以带带……”

  沈教练话还没说完,望着张漾洲母亲闪躲的眼神,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噤声:“……害,你看我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不好意思啊张小姐。”

  “没事。”张漾洲母亲大方地微笑了一下。

  沈教练尴尬地讪笑着:“哈哈……我其实就是想说,转双人的话,不论是身体条件还是教练条件对于张漾洲都并不困难,你们……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吧。”

  “嗯。”张漾洲母亲点了点头,回头继续望着张漾洲的背影。

  青涩的少年修长瘦削,在冰面上灵活地跳跃着,旋转着。

  张漾洲母亲的眼睛里闪烁着复杂的光。

  一个月后。

  “洲洲,快来给蒋阿姨和子书打招呼。”

  张漾洲母亲笑吟吟地推着张漾洲,望着张漾洲哭肿的双眼,笑容有点凝固。

  “害,洲洲还在害羞呢?你和子书发小,以前不是天天见面呢么,现在是双人滑搭档不是应该开心吗?咋还害起羞了呢?”

  蒋阿姨大大咧咧地摸了摸张漾洲的小卷毛,张漾洲有点抗拒地撇开了头,蒋阿姨的手尴尬地悬在空中。

  “……哈哈,孩子害羞,老蒋别介意哈。”

  张漾洲母亲见势赶紧打圆场。

  “哈哈,小孩子嘛,没关系的……”

  蒋阿姨也大度地挥了挥手。

  “哎哟,你们家子书真是越长越漂亮了,这小美人胚子,瞧这水灵的……”

  “哈哈哈哈哈哈,一般一般,哪有你家漾洲长势好,小小年纪这么高个子了……”

  两位大人像是在讨论各自农场里的农作物似的,商业互吹着。

  张漾洲故意不看虞子书,机械地望向一边。

  “漾,漾洲……”小子书大胆地走了过来,用稚嫩的声音打着招呼,“好久不见。”

  望着虞子书白白嫩嫩冻得通红的小脸蛋,张漾洲眼神飘忽道:“嗯……”

继续阅读:第11章:心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花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