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腹黑教书先生vs傻白屠户娇娘(8)
芊小鱼2020-05-25 12:103,163

  百赊阁……

  姜辞领着宋臣来了百赊阁的一间密室,宋臣正要推门进去,见姜辞欲言又止。

  “怎么了?”

  姜辞张了张嘴,看见宋臣眉眼依旧淡淡的。

  “你……你仔细些。”

  宋臣听着姜辞的话,似乎有些诧异。姜辞这个样子,他很少见到。

  “好。”

  宋臣推开了门,姜辞借着光依稀还能看到黎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宋臣伸手揉了揉姜辞的小脑袋,“你快些忙你的事情去吧!我很快便处理了这里。”说着反手关了门。

  姜辞见门关了,想了想便转头离开了。她实在不想看宋臣再出来的时候,衣襟上都溅着血。

  “阁主,那位夫人到了。”

  姜辞拨弄香的素手顿了一下,视线朝屏风外面的人投去。

  “夫人请坐。”

  柳昭昭好不容易才得知了黎婉的一点消息,哪里坐的住。

  走近了屏风,紧紧盯着一屏之阁的姜辞。

  “姜阁主,她……我的那位朋友可还好?”

  姜辞将瓷杯里的茶倒进了四角玉方炉,她觉得今日的香有些刺鼻。

  见到香雾一点点消失殆尽,垂眸应了一句:“她死了。”

  死了!

  柳昭昭往后踉跄了几步,撞到了桌案。腰间传来一阵钝痛,痛的她掉了一滴泪。

  “姜阁主可不要同我说这种玩笑话!”

  柳昭昭半天没有等来姜辞再多说一句话。捂着脸的双手越发颤抖。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我上次见她,还是她成婚的前一日。她同我说,她一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她终于嫁给了她盼了好久的良人,她的良人亲口许了她此后家牲同饲,灶起同食。

  姜阁主,我与她认识好些年,从没见过她那般欢喜的样子。可她……怎么会死了呢?”

  姜辞听了柳昭昭的话,她大概能猜到黎婉说那话眉开眼笑的样子,定是极美的。

  “夫人大概不知道,她正是被她那良人害到这一步的!”

  宋臣双手捧着一个锦盒,大步从外面走进来。

  “办成了!”宋臣走到屏风那边,将手上的锦盒轻轻放在了姜辞的手里。

  姜辞觉得这锦盒,有些重……

  那边柳昭昭听了宋臣的话,一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正要开口去问,被外面的小厮打断了。

  “阁主,外面一位公子说是来还刀的。”

  姜辞打开锦盒,拿出里面的刀握在了手里。冷笑了一声:“夫人,你且到屏风这边来,我今日请你帮你那位朋友好好认认她的良人。”

  柳昭昭依言走到了屏风那边。

  肖季拿了刀匆匆进了百赊阁,却发现没见到自己的小丫头。心下有些失望,但他还是寄希望于姜辞,希望能打听些阿婉的消息。

  “肖大状元怎么来了我这百赊阁?”

  姜辞望着肖季,嘴角勾起了一丝讽刺的笑。

  肖季捧着刀,脸色有些难看。

  “今日来是为还我妻子之前从这里赊的刀,还请姜阁主收了刀,一定要告诉我有关阿婉的消息。”

  “肖大状元说笑了!我可听说肖大状元尚未婚配。真要娶妻,也不该来这啊!宋臣,我听说你认识不少贵女,不若介绍几个给肖状元?”

  姜辞一手握着刀,另一只手捂着嘴轻轻笑着,望着肖季的眼神格外讽刺。

  宋臣听了这话,面上倒没多大变化。可就是这淡淡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句句戳着肖季的心窝子。

  “像青山镇那种穷乡僻壤出来的野丫头,定是配不上咱们肖大状元了。要找,也要找梁城的贵女。正二品巡抚李大人家的千金就不错;还有张太傅家的二小姐,也不错;再不然右宰相家的小千金……”

  “我有妻!”肖季站在那里,说出口的话却有让人不容置疑的坚决。随即又接着说:

  “姜阁主何必这样挖苦我?我已……悔了!我这一辈子,只她一个妻。”

  肖季这话说的似乎极为懊恼。

  姜辞听了这话,方才还有些似笑非笑的脸立刻收了笑。

  一手提着刀越过屏风走到肖季面前。盯着肖季的眸子愈发讽刺。

  “我问你,乱葬岗一遭可是你设计的?”

  姜辞死死盯着肖季,不放过他一丝反应。

  “是!”

  柳昭昭听见肖季亲口承认,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死死攥着自己的袖摆。

  “那你可知,那一晚她来我这赊刀,原是为了救你。”

  “我知道!”

  “我再问你,黎婉父亲的死是不是也与你有关系?”

  肖季脸虽苍白,却还是低低应了姜辞。

  “是!”

  没等姜辞再开口,柳昭昭越过屏风直直冲到肖季面前。

  “啪!”伸手甩了肖季一巴掌。

  “肖季,你究竟还有没有心?你知道阿婉她……究竟有多喜欢你?她是你的妻……你的妻啊!”

  柳昭昭双手紧紧揪着肖季的衣领,望着他的眼神像是要活生生剐了他!

  “夫人还不知道吧,黎婉的名字从头到尾都没有被写在肖家族谱上。”

  姜辞把玩着手里的刀,一边说话一边计算着自己能有几分把握一击刺中这个伪君子的心脏。

  柳昭昭听了姜辞的话,松开了肖季的衣领,冷笑了一声。

  “我早该看出来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你每一步都将阿婉套的死死的,无非是仗着她爱你。”

  柳昭昭虽恶狠狠的说了这话,面上还是止不住泪水。

  “索性她不会再爱你了!”

  先前一直没有反驳的肖季听了这话,眼中竟多了一丝疯狂。

  “不,她爱我!她说过要一辈子陪着我的。就算是死,我们也要绑在一起的。”

  姜辞看了看肖季有几分疯狂的样子,低低冷笑了一声。

  “你若用我手里的这把刀砍断你盒里的那把,我便告诉你你妻子的下落。”

  肖季接过姜辞手里的刀,又拿出盒里的那把铁刀。手起刀落,铁刀断成了两截。

  见刀断了,肖季望着姜辞的眼神多了几分希望。

  姜辞伸手拿回了刀,挥了挥衣袖。复行至屏风后面。

  “你与黎婉,犹如残铁,自此一刀两断!”

  不等肖季追问,宋臣便带人将肖季轰了出去。肖季站在百赊阁门口,死活不肯走。

  第二天一早,宋臣听小厮来报,说肖季在门口站了一夜。

  宋臣想了想,若肖季死在姜辞的百赊阁门口,怕姜辞要和自己好将闹一通。

  小厮见宋臣在肖季耳边嘀咕了几句,后者便失魂落魄的骑着马走了。

  肖季驾着马走过了乱葬岗,脑子里一直都是宋臣同他说的那一番话。

  “人骨做的刀,确实够锋利。毕竟我的手艺,一向很好。她走的时候,没受多少罪!”

  她竟……竟死了!

  肖季眼前一阵发黑,从马上摔了下来,直直顺着乱葬岗下面的坡滚了下去……

  肖季醒来的时候,已身在肖家的新府邸。听太医说,他此番右腿摔的颇为严重,以后只怕是成了个跛子。

  肖季看着面前战战兢兢的太医,竟低低笑出了声。

  府邸的小厮们都在私下里说,肖季自去了一趟南城南回来,脾气就越发古怪。

  再后来,梁城来了一个姓卫的讲古仙。说了一个状元郎同屠户女的故事。梁城一时盛行。

  又过了几日,不知是哪里传来的闲话,肖季俨然成了说书先生故事中的薄情郎。又因着肖季从未反驳,越来越多的女子开始唾骂他。

  肖季被停了职,又闻一姓柳的夫人告肖大状元少时杀死了一个乞丐。肖家连番被贬。

  肖季最后一次来肖家大院的时候,肖家分支又恢复了从前他在青山镇的时候,一个个冷眼相待,冷嘲热讽。

  肖季疯了……他将肖家分支锁在了大院里,放了一把火将他们活活烧死了。

  肖季看了看肆无忌惮的火舌,终于笑出声来。我的阿婉……你一定是希望他们这样死的。

  肖季一夜之间成了通缉犯。他拖着一只跛脚四处东躲西藏。

  “抓住他!他是逃犯!”

  一群官兵将大街上的人群冲的人仰马翻。

  肖季撞到了一个人,他匆匆回头看了一眼。

  是她!

  肖季停了下来。冲着那姑娘想笑!

  那姑娘见他停下来望着自己,冲他笑了笑,随即一把小刀正中了他的心口。

  肖季觉得眼前越来越暗,再看不清什么了。

  只听到一个如银铃般动听的声音:

  “喂,官爷!我可替你们杀了一个逃犯,快些带我去领赏银吧!”

  肖季清醒的最后一刻,还在想:那一定不是她……不是……

  小丫头从衙门出来,掂了掂手中的银钱袋。

  哟!还挺重!总算没浪费她一把小刀,她回去一定要同姜辞讲讲,她又做了一件好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