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腹黑教书先生vs傻白屠户娇娘(番)
芊小鱼2020-05-25 12:103,123

  柳昭昭(番)人生若只如初见

  柳昭昭其实比自家小姐妹黎婉早认识了肖季几年。

  柳昭昭第一次见到肖季的时候,是在一个冷冽的冬天。那时候肖季还是柳家成衣铺里的小工,身着一身单衣。

  柳昭昭一眼望去,便看到了他。

  他与旁的小工不同,就跟个木头杵在那里,也不招呼客人,面上也无表情。

  柳昭昭觉得有趣,凑上前去问他:

  “我们柳家招的是小工,可不是门神。你怎么不像他们一样去招呼客人,不说你能卖出去多少,至少别板着个脸。”

  肖季看了她一眼,“要买的自会买,不买的我也不必招呼。”

  “哎,你这人,着实有趣的很。自己嘴笨,脸还这么臭,该和别的小工多学些俏皮话。

  那些家境稍殷实的妇人,你多说几句好听的她们便兴高采烈的掏银子出来。”

  也不知道柳昭昭同他说的话他听进去没有,她走的时候瞥了他一眼,他果真正试图和一个妇人交流,只是面上还是没有太多情绪。

  柳昭昭当时就想,该让阿婉好好教这个木头,毕竞阿婉的嘴向来甜,最会哄人。

  不过,他实在是长的太俊了些。

  柳昭昭再见到肖季的时候,肖季怀里搂着一些破的菜叶。仔细瞧了瞧,怀里还抱着一本书。

  “你宁可吃这些,也要花那些冤枉钱去买书。”

  肖季听着柳昭昭的话,又看了看怀里的书。

  你不明白,我只有这一条出路了。

  肖季这样想着,没有说话。

  一阵寒风袭来,直往肖季脖颈和袖筒里灌,肖季不禁打了个寒颤。

  柳昭昭看了看肖季身上套着的薄衫,有些大,不像他的。大概穿的次数多了,被洗的发白,上面还有些歪歪扭扭的补丁。

  她觉得这样破的衣服,也只有肖季能穿的那么好看。

  “我可以给你足够的书,只要你一年内考上秀才,我就将你迎回柳家做我的夫子,如何?”

  要不然说有些人,真的是因着长得好看,才赢了好多的运气。

  一年后,肖季果然考中了秀才,柳昭昭将他带回了柳家。肖季成了柳昭昭的第十二个夫子。

  柳昭昭觉得,肖季是这十二个里,最俊的。

  她是知道肖季的脸有多吸引人,自家小姐妹第一次来柳家,自此便再忘不了他了。

  察觉到黎婉也喜欢肖季的时候,她只犹豫了一会,便做了决定。

  柳昭昭想,肖季长的是好看,但是她总能遇到比肖季还好看的人。

  但阿婉不一样,阿婉是个倔性子,喜欢了一个,就再忘不掉了。

  那时她想,只要阿婉的心里还有自己的位置,肖季也对她好,她便不为难肖季了。

  毕竟阿婉可是自己从小护到大的小公主。

  可是肖季这个人,就像有一千张脸一样。

  柳昭昭从来没想过,肖季狠下心来便什么事都能做。

  那日是中秋,她和阿婉约好了去观文街,闹市结束的时候,才发现她的一支珠花不见了。

  她唤了小厮叫阿婉送了回去,自己沿着街道找。

  走过一个巷子口的时候,听到了有入在呻吟。“饶了我吧。我再不敢偷了。”

  借着月光,柳昭昭看到肖季将那人死死按在地上。

  “为什么……那么多钱还不够吗?究竟还想怎么样,你已经把我娘害死了!”

  “我没有啊,我只偷了东西。你娘不是我害的!”

  那人话没说完,便见肖季拿起手里的砖头一下一下的砸了过去。

  像他那样的人……都该死!血崩到了肖季的脸上。

  柳昭昭死死扣着墙壁,她实在不敢相信素日只是有些冷漠的肖季,竟连眼睛都不眨就杀了一个人。

  肖季蓦地转过头,雪白的衣襟上被血溅了一大片。死死盯着柳昭昭的方向,小姑娘想也不想,拔腿就跑。

  她后来做了好几天噩梦,有一段时间里看不得任何人穿白衣。

  阿婉她,如果知道了肖季有这么一面,还会喜欢他吗?

  她也想过要告诉阿婉的,但是阿婉那个时候已经很喜欢她的夫子了。

  母亲突然提出让肖季入赘,种种原因,让她和阿婉之间生了一丝嫌隙。

  柳昭昭想着,她嫁人了,阿婉便不会胡思乱想了,她也可以好好同她说这些事。

  柳昭昭别的不论,就是因着阿婉,什么事她都能做的。

  只是后来,肖季同阿婉已走到了成亲的那一步。

  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了,毕竟她们各自有了家室,而肖季……才是可以陪阿婉走完一生的人。

  她只盼着,肖季能事事顺着阿婉的心意,别叫阿婉伤心就好。

  后来,阿婉死了。听百赊阁的姜阁主说,她从小护到大的小姑娘死了。

  她再见到阿婉的时候,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小土丘。

  她从前最爱热闹了,怎么给自己选了个这样的地方。

  柳昭昭打开了锦盒,一件件拿出来摆在黎婉面前。

  “这是你从前最喜欢的糖人,还有栗子糕,味道一点儿没有变,还有我专门去给你求的送子娃娃。”

  她知道阿婉喜欢小孩子,特地去南城最灵的庙求的。

  只可惜,还没来的及……

  “你下辈子,一定要寻个良人,嫁个憨厚老实的人,多子多福。”

  我的好阿婉,你那么会哄人,怎么就哄不回那人的心呢?

  肖季(番)

  我是肖季,我二十二岁的时候,失去了最爱我的人。

  我十六岁的时候,进了柳家的成衣铺。自从我父亲将我母亲杀死后,肖家的人对我愈发苛刻了。

  我穿着最破的衣服,吃着最烂的菜叶。于是我想,总有一天,我要将那些侮辱过我的人踩在脚下。

  我为此计划了许多年,最后终于做到了。

  可是我不开心,一点儿也不。

  我十六岁的时候便已经在想方设法的接近柳家的的女儿,柳昭昭。

  我一开始进了成衣铺后,只当了个看管库房的小厮。后来我花了一年时间,终于走进了铺面。

  很快我发现了,许多人因着我长得好,总与我搭茬。所以我一直在等,等柳家小姐看到我。

  终于,在她在成衣铺里见过我一次后,随即我有意制造了几次偶遇。她说若我考了秀才,便让我进柳家做她的夫子,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我十八岁的时候,进了柳家,做了柳昭昭的夫子,遇见了黎婉。后来

  她是这个世上最爱我的人。

  起先我只觉得这个小丫头很有趣,眼睛也好看。听说她和柳家小姐是手帕之交,我觉得同她亲近也是件极好的事情。

  后来,我们见的次数愈发的多,我觉得她待我是有些特别的。

  她第一次来到我住的旧院子里,便说要常来陪陪我。

  我那一瞬间心动了,我想自己大概是真的一个人太久了。

  那时柳家提出了让我入赘,肖家分支也逼着我做决定。我看着小丫头笑眯眯的将我母亲的遗物递给我,突然觉得她应该是将自己真正放在心上了。

  我不大喜欢被人掌控的感觉,黎家对我来说应当更好。

  于是我带黎婉去见了我母亲,其实我对于我母亲那样懦弱的人并没有太多情感。

  有时候觉着她这样也挺好,不用遭白眼,指指点点。小丫头果然有些难过,握着我的手说,她希望我过得好。

  我当时觉得,这个小丫头大概叫同情冲昏了头脑,但我很开心。

  从前我因为柳家小姐,与黎婉交好,如今是为着黎家,与她亲近。

  我二十一岁那年,娶了黎婉。许她家牲同饲,灶起同食。

  她那晚红着眼对我直点头,我看着她满眼都是我。

  觉得此后,有这样一个人陪着我,也算是有些圆满。

  但我还想要更多,我一直都知道我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大概肖家的人都是这样,虚伪贪婪。何况我觉得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使些手段也是必然的,并没有什么不对。

  我二十二岁的时候,一举高中了状元。我看着他们一个个对我说着奉承谄媚的话,却并没有觉得很痛快。

  我究竟把什么弄丢了呢?

  后来我知晓了,我把最爱我的人弄丢了,也丢了我最爱的人。

  我二十三岁的时候,已经成了逃犯。

  我死在了一个很像她的人手里,但我想,一定不是她。

  我很后悔,我花了许多年算计来的权势,原来不是我最爱的。

  我其实更想同她一起住在青山镇,开一间私塾,教八九个学童。与她生儿育女,携手一生。

  我二十二岁时,我的妻子才十七岁。我二十三岁死的时候。她还是十七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