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冷面公子vs落魄千金(1)
芊小鱼2020-05-25 12:103,427

  “听说沈家倒了。”大街上一群人围在沈家门口。“走走,我们去看看。”几个行人一块拉扯着旁边的人朝沈家门口走去。

  “前些日子还是风风光光的内阁学士,这沈家怎么说倒就倒了。”

  沈眉同沈家的其他人一起跪在门口,眼看着士兵将沈家的大门贴了封条,耳朵里嗡嗡直响。

  有人唏嘘不已,有人还说着幸灾乐祸的话。“那不是沈家的千金吗?可惜了那么漂亮的人儿。”

  一个布衣打扮的女子瞪了一旁说话的男子,翻了一个白眼。

  “有什么可惜的,沈家的女子都要发配为娼的,她长得那样狐媚的脸,以后哪里会过的差。”话毕,颇有些不屑的瞥了一眼沈眉,转身走了。男子听了这话,也没有再开口。

  沈眉看着众人嘲讽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回去。心中却凉意遍生。她前几日约了好几家的小姐公子一起赛马,却不知为何一个个都临时有事,她觉得奇怪。

  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些人一起进了他们以前常去的酒楼。她有些生气,觉得他们什么时候偷摸着不带自己玩了。

  正要上前,却听见其中一个女子笑着说:“她沈眉还跟个傻子一样约我们去赛马,沈家如今都要倒了,她以为她爹还是从前那个风光无限的内阁学士。我们以后见了她还是避的远远地,免得被她连累。”

  沈眉方才还有些高兴,听了这话一下冷了脸。好看的眸子里翻腾着怒火。那个说话的女子是宁府的庶女,往日最是亲近她。上次赛马她还是第一个应的。

  沈眉一把撸了袖子,她半点都信不过那个庶女的鬼话。“你在胡说什么?”沈眉怒气冲冲的上前,一把拽住那女子的袖子。

  那女子一转头就被沈眉结结实实的打了一巴掌。见来人是沈眉,本是要做出平日里畏畏缩缩的样子,转念一想,沈眉已经快不是风光的沈府独女了。

  面色有些狰狞,上前与沈眉扭打在一起。沈眉从没想过素日胆小的宁府庶女力气这样大,原来她平日里都是装的吗?沈眉看着那庶女的眼中多了几分厌恶。

  一旁的公子小姐一个个都站在原地不动,纷纷对了眼神,似在看戏。

  终于一个平日里性子还算直爽的小公子站出来去拉两人,其他的公子哥儿才上前将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拽开来。

  宁府小姐摸了摸有些肿了的脸,恶狠狠地朝沈眉淬了一口。

  “呸,沈眉我告诉你,你们沈家要倒了。你还敢这么横呐。小心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这话时,语气颇为嘲讽。

  她前几天无意听见她嫡母同父亲的对话。第二天嫡母便叫了所有宁家的小辈,不叫她们再与沈家有牵扯。

  沈眉听了这话,气的浑身发抖,还想上前教训教训那人。

  “沈眉,你不要太跋扈。”沈眉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楞了一下。转眼望着说话的付子安,他……他说自己跋扈。

  沈眉自小因着两家亲近,和付子安要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他从前什么都护着自己,如今竟说自己跋扈。

  为了一个宁家的庶女。她抬眸望见付子安的眼里,再没有往日的温柔情意。

  沈眉这时候才信了几分宁家庶女的话,看着付子安的转变,她再笨也知道多少有些不一样了。

  沈眉有些失魂落魄的转身,再没看付子安一眼,径直走了。

  出了酒楼,沈眉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襟,抬眸望着天空。这样好的天气,可她觉得骨子里冷极了。

  她这个人一向骄傲,性子也张扬。但为人直爽,谁叫沈家就她一个独女。沈家从老一辈到小一辈都是宠着她,亲近她的。

  她没见过旁人府院里藏着的肮脏事,也不屑玩那些阴私的手段。所以梁城多数官员家的子女都爱与她亲近,她从前还真的以为是自己的性子太过潇洒,才惹来那么多人亲近羡慕。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借着阿爹的名头在外狐假虎威了。

  不然为何方才那素日畏缩的宁府庶女,还有变脸的付子安,一旁看戏的公子哥儿和小姐是那般作态。

  沈眉又紧了紧衣襟,嘴角勾出了一抹苦笑,还好没有嫁给付子安那样的人。毕竟,她差一点……就差一点就动了心思。

  沈眉一个人低头在街上徘徊了好久,方芜生牵了马在沈府门口等她,远远地就看见跟游魂一般的沈眉。

  “今日不是约好了赛马?”方芜生朝沈眉走近了几步,语气生硬的问道。

  沈眉的思绪被方芜生打断,抬起头看了看方芜生,又看了他后头牵着的马。又低下头去,闷闷的应了一声:“不去了。”

  方芜生听了话,有些生气。她平日里最是守信,虽说他们接触极少,但方芜生觉得同其他女子相比,沈眉还是有些优点的。

  看了一眼沈眉,她还低着头。

  “已经约好了,为何言而无信。”

  沈眉听了这话,颇为头疼。

  她与方芜生接触不多,但他为人古板生硬的形象,早在他们圈里传遍了。从前沈眉有些不喜他一贯呆板的样子,和个木头一样。因此二人少有往来。

  沈眉抬起了头,盯着方芜生的眼睛。问了一句连自己都苦笑的话。

  “你怎么不同他们一样,避我避的远远地。我沈家如今已然是墙倒众人推了,你还是走远些。”

  方芜生躲开了她的眼神,偏过头去。她的眼神……好诱人啊。压下了心头奇怪的感觉,才开口:“那有什么关系?既然约好了,就不要失信于人。”

  他面上还是淡淡的,语气也和平常一样生硬。但是沈眉瞧见了,方芜生的耳朵根红了。他又侧着脸,更让她瞧得分明。

  沈眉第一次觉得,这样的方芜生很可爱。

  “你往后别来了。”

  方芜生听了这话,转过头看着沈眉,见她眉眼里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半响,方芜生没再说话。转身牵了马走了。沈眉望着方芜生的背影,没来由的觉得难过。

  她自己也觉得奇怪,明明她与方芜生交集不多。

  方芜生一个人牵着马去了马场,往日他们一些公子哥都是来这里的。其他小姐都站在一旁讨论哪家儿郎马上最是恣意,只有沈眉不同。她的马术极好,比大多数的公子哥儿都好。

  方芜生觉得沈眉在马场驰骋的样子更像是一个女将军,英姿飒爽。

  沈眉说他话少,但其实他同她说的话已经够多了。

  他素来不爱和那些娇滴滴捏着嗓子的姑娘打交道。

  方芜生一个人骑着马跑了一圈,看了看这片空旷的马场,觉得没什么意思。转身驾马离去,好长时间都没再来了……后来再来的时候,也不是他一个人了。

  方芜生也听说了沈家被抄家的事情,停下了手中的笔。他觉得,她素来骄傲,如今这般处境,不知道她会不会掉金豆子。

  想了想,看了看笔下已经画了一半的画,沈眉第一次赛马穿的衣裳,应当是赤红的吧?伸手仔细收了画,刚迈出了书房便听见父亲唤了他一声。

  “芜生,你可是要出门?”方芜生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今日沈家适逢变故,你早些回来。切记,不要徒惹是非。沈家如今落魄,我们不便走近。但若以后真是遇到了沈家的人,不要冷眼嘲讽。旁人得意,我们不锦上添花。旁人落魄,我们也不要落井下石。”

  方芜生听了父亲的话,躬了躬身。“儿子受教了。”

  方母在屋里听了方父的话,出门见自家儿子已走远了。

  瞪了一眼方父,“你就是这样做人,才混了个五品的翰林院侍读。”方父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家夫人,没再说话。

  方芜生一个人挤到了人堆里,一眼看见了跪在地上的沈眉。她今日没穿张扬的红色,一身素衣。不像她平日里英气了,倒是有些娇小柔弱。

  沈眉察觉到了一个人一直望着自己,但眼神不像旁人那般剐人。一抬眸就看见了方芜生在盯着自己,沈眉第一次这么认真打量着方芜生的眉眼。

  他的眉眼颇为硬朗,不像付子安那样柔和。难怪没见过有哪家的小姐跟他搭话,姑娘们聚在一起的时候,都说他板着脸的样子吓人。

  只是沈眉此刻看他看着自己的眼神,竟看出来一丝柔和。沈眉也觉着自己看花眼了,又低下头,她觉得此刻她的样子一定狼狈极了,并不想让方芜生看到。

  方芜生看她低了头,猜想她是否是因为看到自己有几分难为情。便悄悄的转身走了。

  沈眉觉得眼前有些黑,直直往前倒了去。一旁沈家的人没人敢去扶,因此沈眉的右额角磕在地上的石子,自此留了一道疤。

  方芜生回到家,便见到家里来了一群公子哥儿,还是往日的那些人。

  付子安对他笑了笑,说道:“芜生,今日可随我们一起去赛马?我听马场的师傅说,近日马场来了一批不错的马。”

  方芜生直勾勾的盯着他,觉得他这个人格外虚假。又看了一圈其他人,发现大多数人都笑盈盈的。

  他不知怎的,突然打定了主意以后再不同他们打交道。

  付子安见方芜生迟迟没有应他,脸上的笑也僵了几分。

  突然一个小公子哥对芜生喊了一句:“芜生,我听说你的棋艺也不错,今日可否与你切磋一二。”

  此人正是之前沈眉与宁家庶女扭打时第一个去拉架的人,古家的小公子古胤。

  方芜生本就不想去马场,又见是平日里大方直爽的古小公子邀约,便扼首应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