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以后守着她
芊小鱼2020-05-25 12:103,673

  姜辞今日的心情格外好。许是昨夜的安神香令她在雷雨夜难得睡的安稳。

  她醒来便听说宋臣一大早去了梁城,如今已是到中午了,还不见他回来。许是去追查之前夜袭的线索了吧。

  姜辞正想着,昨夜宋臣似乎来了。便听见了渐行渐止的马蹄声。

  宋臣从马上下来,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包点心。

  “这是我从梁城一家新开的宝汇斋里拿的桂花糕,你尝尝,若是喜欢我下次再带给你。”

  姜辞接过了桂花糕,素手拈了一块放进嘴里。

  这桂花糕甜而不腻,入口即溶。姜辞再开口唇齿间都溢满了清香。

  宋臣瞧着姜辞吃的香,眉眼带笑。速来平淡的眸中闪过了一丝宠溺。

  又见她一连吃了几块,转身拿了茶壶倒了一杯茶。姜辞接过瓷杯,抿了一口清茶。

  笑意盈盈的看着宋臣:“你派去的人这次去梁城,可打听到什么消息了?”

  姜辞想了又想,又补充了一句,“先说那个负心汉的。”

  宋臣如何不知姜辞在说什么,看了一眼桌案上的棋子摆着的残局,一挥袖坐了下来。

  “哦?你今日倒是摆了个死局。”

  姜辞收了手里的桂花糕,擦了擦嘴角。才在宋臣的对面坐了下来。

  “如何?”

  宋臣伸手拈了一个白子,下到了一处,缓缓收回来手。

  “此为一点死。黑子已死,无力回天。”

  姜辞听了此话,挑了挑眉。嘴角还带有一丝讽意,

  “他死了?前段时间,柳夫人还给我递了消息。

  说是她冷眼瞧着,肖季像是疯了,还疯的不轻。如今听你这麽说,倒是便宜了他。”

  宋臣看姜辞眉眼里有些愤愤不平,口气有些无奈。

  “他如今被通缉,左右离死也不远了,你别再胡来了。眼下卫先生知晓你借着他的嘴将肖季的事闹得人尽皆知,要借个由子寻你麻烦还不是容易的很?”

  姜辞微撇了撇嘴,她并不觉得卫良夜那厮一个人能有什么能耐来寻自己的麻烦。她只不过私下多找了些人将故事描述的更加详尽罢了。

  那厮顶多借着他那张鬼话连篇的嘴从阁中骗些好东西走。

  “若真找我麻烦,不是还有你吗!”

  姜辞一手收了棋子,有些不以为意。

  宋臣颇为头疼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头:

  “我这几天去一趟朝和江,你老老实实的呆在百赊阁里。若卫先生真来寻你麻烦,一纸锦文寄来,我便回来了。”

  姜辞听了宋臣的话,眉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等宋臣一走,她定要去梁城好好逛一逛。

  毕竟宋臣身为皇上亲赐的采诗官,想去哪里巡游便是一匹马的事,不像她,成日待在这个死气沉沉的百赊阁,陪着一群不会说话的死物。

  姜辞低眸掩去了眼中的欣喜之意,总得做些样子给宋臣看。

  抬头轻声问了一句,“你去朝和江做什么?可是夜袭的人有什么线索了?”

  小丫头方才还有些欣喜,听了宋臣的回答脸一下冷了下来。

  “父亲有消息了!我此去数天,母亲那里……你多照看着。夜袭的人我再多加查探,你护好自己。”

  宋臣果然看见姜辞的脸色阴沉下来。

  “他们与我没有关系。”

  宋臣看着小丫头眼睛里透着执拗,张了张嘴,一时不该说些什么……

  宋臣与姜辞是兄妹,至于两姓,宋臣随了父亲宋洵,姜辞随了母亲姜容欢。

  从前宋洵也是朝中的武将,虽说不是什么掌握大权的,好歹手里也有几个兵。

  姜辞是宋洵夫妇年近不惑才得来的女娃娃,家里自是将她捧在手里都怕化了的。

  宋臣大她七岁,素日对她虽较为严格,但也是娇养的,外人面前最是护着姜辞的。

  只是后来因着一场大火,宋臣脾性变了不少,虽说平日里眉眼总淡淡的,但对姜辞再没冷脸过,真真是宠着小姑娘。

  要说八年前的一场大火,宋洵一夜之间不知所踪,姜容欢拉着睡眼惺忪的宋臣就往外跑。

  宋臣还记得,母亲紧紧牵着自己的手,看着自家妹妹的闺房已被火舌包围了个大半。

  只说:“辞儿,母亲总要为着宋家的子嗣着想,别怪娘,娘还要照顾臣儿,娘一辈子对不起你。”

  宋臣抬头看着母亲,满脸的难以置信。他从前觉得姜辞分走了父亲的疼爱,但绝对想不到姜容欢会这么做。

  他挣脱了母亲的手,一股脑冲进了姜辞的房间。四下看了看,才瞧见床底下露出一截粉色的袖子。

  宋臣伸手去拽袖子,一把将姜辞拽了出来。

  小丫头脸上还挂着金豆子,一张脸憋得通红。

  她方才看见母亲拉了哥哥的手从她门前经过,却没等到母亲再回来。

  小丫头一头扑进宋臣的怀里,抽噎着:

  “母亲是不是不要我了。”

  宋臣第一次见到这样可怜巴巴的姜辞,有些想笑,毕竟她从前被家里宠的有些无法无天。

  伸手去擦小姑娘的金豆子,连带着手上的黑灰都蹭到了姜辞白净的小脸上。

  “胡说什么,哥哥不是来了!你看你,哭的丑死了。”

  宋臣一把将小姑娘抱了起来,看着面前的火海,将姜辞的小脑袋按到自己的颈窝,轻轻说了一句:

  “哥哥带你出去。”

  等到姜辞醒过来的时候,便瞧见自家哥哥躺在另一张床上,眼睛紧紧的闭着。

  母亲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

  她从没见过那样的母亲,姜容欢望着她的眼神不是责怪,总之姜辞不懂。

  直到宋臣在半个月醒来,母亲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你走吧,姜辞。”

  姜辞从回忆里醒了过来,看着宋臣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你去吧,她哪里,我会照看的。”

  姜辞想着,即便自己来了百赊阁,即便她赶了自己走。但姜容欢是她母亲,永远都是。

  宋臣见姜辞应了自己,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身牵了马。走到门口,朝还站在原地不动的姜辞喊了一句:

  “阿辞想吃什么,哥哥下次带给你。”

  姜辞听了宋臣的话,抬眸望了望他,终是挥了挥手,没有说话。

  等宋臣回过神来,姜辞已经转身进了阁。

  没听见她的回答,宋臣压下了心头的酸楚,他与姜辞总隔着一层说不清楚的膜,尽管自己总来看她。

  他也十分羡慕别人家的妹妹与哥哥总腻在一起。宋臣安慰自己,自家妹妹和别人不一样。

  转眼间,宋臣已走了五天。

  姜辞只偷偷溜出去了一次,她一个人骑马去了梁城,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一个人吃饭。

  因为带着黑色的帷帽,幼童不亲近她。她去了那家新开的宝汇斋,却吃不出和宋臣的那份一样的味道。

  姜辞傍晚骑马回了百赊阁,一个人窝在榻上发呆。

  她觉得,梁城也不像旁人说的那样好玩。

  第六天,姜辞一个人正琢磨着棋谱,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声。

  抬头一看,是卫良夜那厮。坏了,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

  姜辞前些日子还听人说,卫良夜在梁城摆了好几场讲古场,等她去的时候,不凑巧又没碰到。

  姜辞很想见见卫良夜同别人说书的样子,小姑娘的想法总是比较奇怪。

  “卫先生果然守时,说好七日就七日。”

  卫良夜看见姜辞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欣喜,又看到一旁衣架上挂着的黑色帷帽,他大概知道阿辞为何总请他来百赊阁说书了。

  她大概是太孤独了……他其实前不久在梁城见到了姜辞,虽然她带着黑色的帷帽,但他还是一眼认出来了。

  他看她一个人牵着马走在大街上,一个人去了宝汇斋,又一个人回了百赊阁。

  他想,原来他惦记了那么多年的小姑娘,也同他一样。

  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孤独的走。

  “我若不及时来,你又要说我不守时。”

  卫良夜说着话,带着一丝不容察觉的温柔。

  姜辞有些诧异,她虽然和卫良夜做生意的时间不久,但也猜到以他的性格因着肖季的事必要讽刺几句自己。

  毕竟是她私下散布了有关卫良夜故事里的主人公是肖季的事情,怕是皇室的人要暗中针对他一番,眼下瞧见他言语温和,有些诧异。

  卫良夜说着话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细长的匣子。正要上前递给姜辞,却发现今日阁中没有设屏风。

  “今日怎么不立屏风了,你往日是立的。”

  姜辞一个个收着棋子,说道:

  “卫先生又不是没有见过我长什么样子,日后又是我赊阁的常客,那些可有可无的,倒也不用过分在意。”

  姜辞说着话,却见卫良夜走过来伸手递了一个细长的匣子给她。

  接过了匣子,姜辞打开看了看,是一支笔。

  姜辞拿在手上仔细看了看,除了笔身上刻了一个芜字,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卫良夜细细打量着姜辞的样子,柳叶细眉,樱桃小嘴,眼睛倒清澈的很。

  今日她穿的是一件绯色的宫裙。

  她怎么总爱穿这样张扬的颜色。

  他同她在南城遇见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穿着一身绯红色的宫裙。

  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认出她,只是看她坐在台阶上喝醉了酒,一个人跌到了湖里。

  他想了想,将她救了上来。

  后来听说她是百赊阁的人,又瞧见她手肘下的红莲,才认出来他就是她找了许多年的小姑娘。

  只是当年那个小娇气包如今怎么一个人了?

  卫良夜看姜辞还在研究那支笔,她一个人也好,以后他守着她……

  “这个笔,有什么来头?”

  姜辞将笔放回了匣子里。

  卫良夜抬手沏了杯茶,才开了口:

  “这个芜字笔,原是方芜生的夫人赠与他的。”

  姜辞听到了这个名字,又想起了状元肖季。

  “就是那个屈居肖季之后的榜眼,方芜生?不会又是个无情无义的伪君子吧?”

  卫良夜皱了皱眉,她怎么总记着肖季。若不是那人已身死魂消,他定不让他好过。

  收回思绪,摇了摇头:“恰恰相反,此人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