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冷面公子vs落魄千金(2)
芊小鱼2020-05-25 12:103,309

  付子安一行人见方芜生与古胤已经约好,颇为识趣再没喊他们去马场,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出了方家。

  其中一个身着黑衣的小公子眼中有些不悦,“芜生的马术那样好,以往都是向他请教的,偏…… ”

  那小公子正要说沈眉也没来,马术就他二人最好。又想起如今沈眉的处境,话语戛然而止。母亲说了,还是与沈家的人少些牵扯。

  少年一扫之前的不悦,上前一手搭到了付子安的肩膀。“付大哥,以后马术就有劳你指教了。”

  付子安方前还因为方芜生让他难堪的事情面色有些阴沉。如今看了少年眼睛里透露一丝讨好之意,心下的火泄了大半,眉眼里也有些得意。

  他父亲也是二品的大臣,他走到哪里自然都要高人一等的。他父亲此人最为注重尊卑体面,遂付子安在外也是塑造了一个温润如玉,翩翩公子的形象。

  沈眉与他接触颇多,原先她父亲还是内阁学士的时候,付子安是想过娶了沈眉的。毕竟付子安见过许多美人,沈眉也算是个特别的。

  她从不刻意奉承,也不虚与委蛇,生性又潇洒,人偏长的妩媚,叫付子安看了也动心。可此番沈家遭如此变故,那沈眉是再亲近不得了。

  任她长的再美,付子安也打定主意不再有所牵扯了。

  古胤看着付子安一行人潇洒离去的背影,眼里颇为不屑。

  方芜生将他迎进了书房,才布置了棋盘,便见古胤摆了摆手。一纵身歪到了一旁的坐榻上,对着方芜生撇了撇嘴。

  “芜生别费心布置了,我只是不想同他们一起罢了。”

  方芜生摆放棋子的手顿了顿,侧过脸去看古胤。

  “为何?素日你们多有交集。”

  古胤伸手随手拿了一本有图的书掀了几页。

  闷闷的说了一句:“谁同他们多有交集,从前眉姐姐在。我才过去凑热闹,如今沈家一时势衰,他们一个个避之不及,特别是付子安,从前与姐姐的情意都喂了狗吗?”

  方芜生见古胤说完这话便将书盖在脸上,不再说话了。听他这么一说,方芜生才想起来前些天沈眉还嚷嚷着将古胤认作义弟,过些时候办个仪式。

  挑了挑眉,望着古胤的眼神也不像之前那般生硬了。

  古胤是古将军的遗子,古家早些年因为征战死了不少人,三年前古将军去世以后,便只剩古胤一个男丁了。平日里上头多加照料,因此古小公子在梁城混的也算是风生水起。

  他对沈眉和古胤之间的事情并不大清楚,毕竟方芜生这个人生性内敛,性子也硬,对与他无关的人与事并不多做计较。

  沈眉再睁眼,发现自己身在一个狭小破旧的屋子里。伸手探了探自己的额角,先前磕破的地方已经结了血痂,背上的伤还在还在隐隐作痛。

  这是先前因为同宁家庶女打了一架,回去被母亲狠狠打了二十仗。今日方能下床便被士卒押了出去。

  或许母亲也早就知道沈家有此番变故,才狠心给了自己一点苦头吃。

  沈眉皱了皱眉,摸着身下的木板床,格外硬。她从未睡过这样硬的床,今日是第一次。

  沈眉挣扎着下了床,一手撑着桌角,另一手去拿了茶壶想要倒水。空的,沈眉抿了抿嘴,又走近了房门,拍了几下却发现门被锁了。

  她靠在门上,仔细打量了这屋子,一张床,一个桌子和椅子,几乎就没什么了。伸手抚了抚心口,觉得闷闷的疼。

  她已经不是那个风光无限的沈家独女了。她的爹爹被流放,母亲也不知道被发配到哪里。

  如今她在宁家庶女面前,怕是连狗都不如。

  正想着,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中年女人一脚踢开了门,沈眉紧紧扶着桌角,警惕的盯着后面进来的几个婆子。

  “你们要做什么!”

  那为首的中年女人摆了摆手,几个婆子一步步朝沈眉逼近。沈眉虽没学过功夫,但到底动作有几分灵活。

  其中一个婆子恶狠狠地盯着沈眉,一把揪住了沈眉的头发。沈眉被迫仰着头,头皮被扯得生疼。

  剩下几个婆子看她气势弱了几分,七手八脚的将她按到了桌子上。沈眉还要挣扎,四肢却被死死的压在桌子上不得动弹。

  老鸨看了被压着死死不能动弹的沈眉,眼里多了几分嘲讽。

  伸出粗粝的手指挑着沈眉的下巴,“进了我这里,管你从前是什么将门之后还是重臣之女。我的大小姐,你从此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吧。”

  老鸨看着沈眉眼中的怒火,竟还笑了笑。“我瞧着大小姐有几分本事,还是先给大小姐一点苦头吃,大小姐才知道妈妈我的厉害。”

  说着一手提了个木棒狠狠朝沈眉的右腿抡去。沈眉顿时觉得右腿膝盖骨传来钻心刺骨的痛。闷哼了一声,又昏死了过去。

  天色渐暗,方芜生看着已经被古胤翻的乱七八糟的书房,莫名觉得有些烦躁。

  “你心里不痛快,到我这里作什么怪?”

  古胤一下午就看着方芜生摆弄着那几个棋,他仔细瞧着先后摆放的几个棋局都是死局。

  终于,有些不耐烦的坐在方芜生对面,伸手胡乱拂了几下,将棋子弄得乱七八糟。

  “芜生,我要想法子救眉姐姐,你帮不帮我?”

  方芜生没有说话,只默默的将一个个棋子收到了一旁的棋盅里。

  古胤到底是孩子心性,见他不回答自己,悄悄凑近了方芜生耳边,小声的说:“芜生,你帮我想法子救了眉姐姐,我机会给你觅一个官做,比你父亲还大的也行。”

  方芜生皱了皱眉,半响开口说了一句:“你和沈眉就学到这些?”

  救?眼下沈家刚刚被抄家,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沈家的人,哪里是那么轻易救的。

  又看了看古胤脸上满是急切之色,眉眼青涩。方芜生摇了摇头,到底是个不大的孩子。

  古胤见方芜生摇头,有些恼怒。他这一下午细细想了好久,素日与他们亲近的公子姐儿大多不靠谱,他是想了又想,才决定同方芜生说的。

  古胤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气呼呼的往外走。

  “你做什么去?”

  方芜生站起身来,古胤转身看他面上还是呆呆的,决定不与他多费口舌。方芜生虽面上淡定,背在身后的手却是轻轻颤抖着,攥紧了拳头。

  见古胤直直往外走,方芜生又接着说:“你要如何救?”

  小公子一听这话,立马拐了回来。一手搭在方芜生的肩膀,哪里有方才的恼怒之色。

  “芜生这么说可是愿意帮我了?”

  古胤面上虽笑着,心里却在朝方芜生翻白眼。这闷葫芦,要不是他之前翻着方芜生的书房,碰巧看见了被放在墙角旁的画轴。

  打开一看是眉姐姐,啧 …… 这厮藏得够深 ……

  古小公子咂了咂舌,他对方芜生能救出沈眉并不怀疑,这人看着呆板,实则极其稳重,是个有主意的。

  方芜生见古小公子眉眼里藏着狡黠,后知后觉的发现似乎自己上了这鬼小子的圈套。

  二人约了晚上外出,古胤刚到了约定的地点,便远远看着方芜生手里还揣着一个包袱。

  上前凑近了几步才说:“你这厮当我们出去玩吗,怎么还带了包袱?”

  方芜生没有理他,二人骑了马离去。古小公子一路上看着方芜生仔细护着包袱,眼里多了几丝嫌弃。

  “便是这里了。”古胤抬头看着风月楼的牌匾,眼里多了些怒气。

  方芜生探了探包袱,还热着,朝着古胤使眼色。先前他们在路上已然商量好,古小公子借着寻欢作乐的名头紧紧缠着老鸨,方芜生则从后院悄悄溜进去。

  古胤整了整衣襟,一旁几个女子瞧着来人身披富甲,为人长的还颇为俊俏。虽说年龄小了一点,但也是极好的。

  几个人半拉半扯的将古胤拉了进去。古胤被好几个女子围着,鼻尖混着乱七八糟的脂粉味儿。

  心里给方芜生狠狠记了一笔!这厮太狡诈了 ! 阴险至极。

  方芜生那边悄悄从后院溜了进去,他今日白天走的时候派了一个小厮。暗里跟着押送沈家的人,听说她额头磕破了一块,想着沈眉素日里虽不爱打扮,但姑娘家应当都在意这些的。

  包袱里装了些祛疤的药,还有他买的烧鸡。方芜生觉得自己很奇怪,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想,大概就是不想她太难过,也不想她狼狈。像她那样骄傲的人,就应该被捧到枝头宠。

  方芜生四下看了看,这院子里好几间屋子,也不知道哪个是她的。正徘徊着,便听见了一个瓷碗摔碎的声音,伴随着一个重物落地的闷响。

  正要上前一探究竟,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又找了个墙角躲了起来。

  “哎,你听听什么声音?那娘儿们是不是要逃跑。”

  两个小厮又往这边走了几步。另一个小厮拽了拽说话那人的袖子。

  “放心,听说白天被秦妈妈打断了一条腿,跑不了的。”

  方芜生听着这话,心突然揪了一下……又攥紧了几分手里的包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