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腹黑教书先生vs傻白屠户娇娘(3)
芊小鱼2020-05-25 12:103,653

  原先他和母亲住在这里。只是前些年,母亲去世了。

  这里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收回思绪。一抬眸便看见小丫头已经将屋子里收拾的差不多了。

  黎婉已将东西收拾的七七八八。一转身,便见肖季只盯着自己也不说话。

  “夫子,我今日来,是来送谢礼的。多谢你上次捎我一程。”

  肖季还盯着她。

  半响,低低应了一声:“嗯。”

  小丫头被夫子盯的局促了几分。

  手忙脚乱的将放在一旁的谢礼搁在了桌上。

  肖季这才缓缓起身,伸出手去接黎婉那一只手中的纸张。

  “我今日并不知道你会来。待客不周。你,不要介意。”

  “不会不会。”

  小姑娘听完直摇头。

  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夫子今天心情是不大好吗?”

  肖季的眉眼愈发和蔼。

  “今日原是我母亲的祭日,不想还有人来。”

  小丫头觉得自己又说错话了。

  怕多说多错,便不敢再说了。

  肖季望着她有些懊恼的样子,轻声开口:

  “无碍,其实我这里很久很久都没有人来了。你来了,倒是给院子里添了几分生气。”

  黎婉见肖季说这话,面上还是淡淡的。

  但说出口的话还是令小丫头的心跟揪着一样。

  他想必……是孤单极了……

  “夫子之前借给我的书,我也看了一半了。有些字尚不认识。我以后能常常来向夫子请教吗?”

  小丫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说出这样的话。

  分明有几分失礼。

  或许是自己心尖上放的人,见不得他这般萧瑟的模样。

  她常来,他便少些时候……一个人望着这个孤零零的院子难受。

  肖季听着她的话,面上愈发温柔。

  “随你。”

  小姑娘很欢喜,但也不敢表露出来。又怕呆久了讨人嫌。

  “谢礼既已送到,我便不耽搁了。怕打扰了夫子,先行离去。”

  黎婉不敢回头,低头直直往前走出了门。

  肖季望着黎婉离去的身影,眉眼间多了几分冷意。

  方才温和的样子早已不在。

  他想着,这个姑娘,该是会帮自己大忙了……

  今日黎婉应了柳昭昭的邀,来了柳氏名下的一处成衣铺。

  阿昭今儿个怎么想着约到家外头了?

  一名伙计见了黎婉,笑眯眯的上前迎着她到了二楼的小包间里。

  “阿昭,你今儿个要同我说什么事情,弄得这么神秘!”

  柳昭昭一把将黎婉按到了椅子上坐着:

  “我同你说一件大事!阿婉,你先不要多想。

  前些日子我爹娘私下寻了肖季,说让他做柳家的上门女婿。”

  “什么!”

  黎婉登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小脸白了又白。

  “怎么能……怎么能做上门女婿?”

  柳昭昭多少能猜到黎婉的反应,站起身将黎婉又按在椅子上。

  “阿婉,我没有同意。真的,我不会和你抢肖季的。

  你知道的,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他,他那么凶,性子又冷。”

  黎婉觉着自己有些冒失。是啊,阿昭一向护着自己。

  阿昭是自己最好的姐妹!

  黎婉突然想起来肖季的处境。

  她是知道的,肖季除了那个破旧的院子,和一堆不会说话的书,什么都没有。

  前些日子,她常常跑去肖季那里,总是借着请教的名义,拿着自己攒的小金库去帮他添置些东西。虽然肖季每次婉拒,但最终还是被她缠着收下了。

  “那……阿昭,他呢?他是什么意思?”

  黎婉越发的不敢想下去,他如果应了柳家,柳家那么大的家业,总归会帮他在仕途上多铺几块路。

  他到时……便什么都有了,阿昭与他师生几年,日日接触,感情应该是有的……

  柳昭昭见黎婉呆愣在那,知晓她定是想多了。

  伸手去搽小丫头快掉下来的金豆子。

  “肖季没有答应。我娘为此发了好大的火,说了好些难听的话。所以肖季便暂时告假了。”

  怪不得……自己前些日子,次次寻他他都在家。她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告假。

  是啊,他应是个骄傲的。应当是不愿意的。

  黎婉压下了满脑子的思绪,抬头定定的看着柳昭昭:

  “阿昭,你说……我让肖夫子娶了我怎么样?”

  柳昭昭像是愣住了般,过了好半响才开口,握着黎婉的手多了几分力气:

  “阿婉你……你不要冲动。你与肖季接触的不多,听我的,那个人不是好相与的。”

  其实柳昭昭知道自己不该说这话,但是……阿婉是自己最好的姐妹!

  “怎么会呢?阿昭,我常去向夫子请教,他虽性子冷些。但我瞧着,就是极好的。”

  话既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二人知晓再说下去,必有分歧。

  柳昭昭觉得该等阿婉冷静些,才细细同她说。

  她不想因为一个外人和阿婉闹的不愉快。

  柳昭昭揉了揉黎婉的脑袋,瞧见黎婉的脸色依旧不大好看,叹了一口气。

  “阿婉,你等我想了好法子。我回去劝劝我父母,你没得到我的消息之前,叫肖季先呆在家里别去柳府。你也别轻举妄动。”

  出了成衣铺,小丫头一路小跑来到熟悉的巷口。

  临到了门口,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说让他别答应……可他本来就不同意。还是……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

  再等等,黎婉告诉自己再等等。

  “肖夫子!”

  黎婉进来的时候见肖季在写字。

  他只站在哪里……黎婉便觉得再看不见其他的了。

  肖季朝黎婉招了招手,

  “今日来可是我之前借你的书都看完了,又来我这里讨了?”

  许是黎婉的脸色实在难看的很,肖季大手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

  轻声问道:“你今日是怎么了,跟丢了魂似的。我这个人可学不会招魂。”

  大手传来的暖意令的小丫头红了红脸。

  不,你能的。黎婉悄悄在心里回了一句

  “肖夫子,阿昭同我说了你和柳家的事。”

  肖季方才有些温和的眉眼顿时冷了下去。

  “我不同意!”

  小丫头的眼角浮起了一丝笑意:

  “我知道呀!夫子不会因着钱财就委屈自己的。”

  “这你可错了。我不同意可不是因着这个。”

  肖季收回了手,转头拿了张新的纸,一笔一画在纸上勾了一个“势”字。

  “这世上哪有不为着钱财、权势的人。若真是有,那是生来就不缺这些东西的。

  多少人为着拿到有一丝掌控的权势,蛰伏数年的也大有人在。”

  小丫头听着这些弯弯绕绕的,有些迷糊。

  “那夫子是因为什么?”

  肖季拿起写好的纸,吹了吹上面未干的墨迹。

  “我这个人贪心些,还想觅一个自己喜欢的。若是找了一个合心意的,叫我入赘也未尝不可。”

  黎婉沿着街道走了很久。她一直在想,夫子这样的人,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走着走着……来到了典当铺,又想起了那天与夫子共撑一伞并肩离去的画面。

  黎婉觉得只要和夫子在一起,自己什么时候都是欢喜的。

  夫子又是个孤寂的人,如果一辈子都能陪着夫子,夫子想必也会多笑一些。

  如果夫子是堕落的神,自己就是献祭了,也叫他飞升……

  “姑娘,来店里看看。”

  伙计一看是黎家的女儿,笑呵呵的迎上前去。

  黎婉见伙计笑眯眯的样子,突然又想起来那天他同肖夫子推搡的样子,格外凶神恶煞。

  说起来,那天夫子是来赎什么东西的吧!

  黎婉想了想,抬脚进了门,叫伙计请了掌柜来。

  “掌柜,肖季在你的店里当了些什么东西。”

  “哟~姑娘打听这个做什么,莫不是要帮他赎?”

  黎婉没说话,她虽然有这想法,但又怕掌柜坐地起价。

  掌柜见黎婉不说话,多少能猜到几分她的意思。

  “是些上等的首饰,花样精致,只是样式偏老。姑娘可要看看?”

  掌柜见黎婉摇了摇头,眼中有些失望,但还是传了伙计送黎婉出去。

  黎婉从里间出来,便同一旁的伙计说:“和你们掌柜的说,定个中肯的价格,过几日我便赎回去。”

  那边伙计悄悄的回了掌柜,临了还说了一句:“掌柜的,黎家丫头和那个教书先生看样子交情不浅啊!”

  掌柜只是笑笑没说话。

  俩人以后的交情……可还深的很呢!

  等肖季再见到黎婉的时候,便看见小丫头笑眯眯的从怀里掏了好些个首饰。

  定睛一瞧,竟是自己母亲的首饰。

  愣了片刻,才接了首饰过去。“你竟……帮我赎回来了。”

  小丫头见肖季一直拿着首饰不肯放,握在手里摩挲了好些片刻。觉得自己终于为肖夫子做了一点事。

  母亲的首饰原是之前叫盗贼翻了去,拿去了典当铺。当铺知道了原委,勉强将死当算作活当,给了限期。但自己一时间又攒不到那么多钱,便时常去当铺看看还在不在。

  没想到……她竟然帮自己拿了回来。

  肖季微抬头,想开口作谢。却见小丫头上前轻轻拽着自己的袖摆,笑眯眯的望着自己,“夫子,真要谢我就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

  小丫头的眼神好像一片羽毛飘进了自己的心。

  肖季好像……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好,我以后多笑笑。”

  肖季眼神中的缱绻温柔的洒在黎婉的眉间。

  “小丫头,可愿同我去南城南走一遭。我……带你去见我母亲。你替我赎回了她的东西,她会很高兴见你的。”

  小丫头愣了半天……夫子……要带自己去拜见他的母亲吗?

  等黎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坐上了去南城南的马车。黎婉突然有些紧张,一路上也没说话。

  过了好些片刻,马车停了下来。

  黎婉刚一下马车,便觉着一股冷风刮过来。不禁往肖季的身边靠了靠。

  这是……乱葬岗!肖季的母亲……怎么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