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腹黑教书先生vs傻白屠户娇娘(6)
芊小鱼2020-05-25 12:103,189

  黎婉提着刀,一个人从观文街的街头走到街尾。

  她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了解过肖季。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计自己的?从乱葬岗一行就开始了吗?还是……从当铺呢!

  原来那天晚上,他不是为了救自己吗?原来原本就是他精心谋划的一切!

  从他第一次拿了话本子给自己,就开始盘算了吧。

  然后是柳家入赘,他知晓自己掌控不了柳家,便暗示自己他要找个合心意的。

  后来,又是乱葬岗一行舍身救了自己,让阿爹真的信了他对自己有几分喜欢。

  最后,又是因着阿爹阻挡了他进黎家的门,他便寻了法子让阿爹的身子越来越差。阿爹知晓自己日子不多,才匆匆将自己托付给他。

  肖季……你可真是,打的好算盘啊!

  可怜我有眼无珠,一步步走进了你的圈套,也害的阿爹……为我这个痴傻的女儿白白送了命!

  那乱葬岗上你对我说的话算什么?柳家喜宴时对我说的话算什么?观文街呢?

  你连我的名字都未曾写入族谱,你究竟有没有把我当作你的妻!

  你说你孤独,我便一直陪着你;我帮你赎了你母亲的东西,只是为了让你开心一点;我费了那么多的心思,只是想离你再近一点。

  你问我此后可愿与你家牲同饲,灶起同食的时候,我以为我终于觅得了这世上最好的良人。

  却不想……竟是个天大的笑话!

  “平生想见即眉开,汝为良人。”统统都是笑话。

  从前两人的缠绵悱恻,耳边蜜语,都成了诛心之言。

  “肖季!你可知道,你是我盼了多久才得来的良人。”

  黎婉看了看手上的刀,低低的说了一句。一如从前她咬着肖季的耳朵说情话一般温柔。

  大家都说,黎婉疯了。只因她一夜之间,放了把火,将黎家给烧了。要不是还有巡夜的小厮,肖家分支的人只怕在劫难逃。

  “黎婉,你真是疯了!”

  肖家分支的人匆忙跑了出来,黎婉看了看他们的样子,格外狼狈。半响,竟跟着了魔似的盯着他们笑。

  肖家众人看了看黎婉通红的双眼,实在有些发毛。

  肖大想着屋子里一件财物都没拿,狠狠朝黎婉淬了一口。

  “疯了也罢,肖季可中了状元,我们以后都是要随肖季一起享清福的。你个疯婆娘好自为之!”

  黎婉瞧着他们大摇大摆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厉的笑。你们指着他鸡犬升天吗?我若将他毁了!

  呵~肖季,我倒想知道,若你被我毁了,你一直为之谋算的肖家分支……还会把你当成大老爷供着吗?

  黎婉看着已经被烧了大半的庭院,戚戚的笑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肖季才中了状元,便忙着建了肖家的新府邸。从前朝中与肖家结怨的势力多已经销声匿迹了,他得拉拢好些势力。

  肖家,终于复兴有望了!

  “大人~”

  肖季揉了揉有些发昏的眼角,他今日被那些老狐狸灌的多了。

  瞧着面前搔首弄姿的女子,肖季抓了桌上的瓷杯砸了过去,正好砸中了那女子的额头。

  “滚出去!”

  小厮叫人拖了下去,又给肖季端了一碗醒酒汤。肖季从怀里掏了同心结,倚在榻上细细摩挲着。

  不知怎的,他又想起了他同黎婉成婚的那日……他也是这样,被人灌了许多,进屋的时候险些跌了一跤。

  他的小丫头没等他,自己掀了盖头,早早给他温了醒酒汤。

  他难得撒娇,叫她喂他。

  “阿婉……别离开我!”

  小丫头被他抱了个满怀,明明羞涩的不行,却还是盯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了句:“夫君,我永远都陪着你!”

  肖季难得沉沉的睡了一觉,梦里他又见到了那天晚上身穿红嫁衣的小丫头……

  真的好美……

  “大人,肖家的亲眷还有几日就要到达梁城了,可要提前在府邸布置一番。”

  婢女悄悄拾眸看了肖季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倾慕。

  肖季刚下了朝,正想着寻个什么时间办个茶会,和同年入朝的青年才俊畅谈一番,最好能探探他们的底。

  左右阿婉也快到梁城了,他得想个由子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才好将她的名字添于家谱上。

  “不用,我在梁城北处购了一所宅子,你带人去简单布置一番,以后他们就住在那里。”

  既然到了梁城,阿婉断断不能和他们再接触了。

  他和阿婉两个人好不容易走到今日,再不允许旁人插足了。

  肖家那些人,一个个贪得无厌,虚伪善变。这辈子,他要让那群臭虫只能依附着他过活。

  肖季为此特意遣了两拨人去。

  这几日他忙着布置他和小丫头的卧房。四下看了看,都是阿婉喜欢的,肖季极为满意的点点头。

  他的小丫头来了看到,一定会很欢喜的。

  肖季又想起那日他临上马车,同她作别的情景。

  他知晓他前段时间确实有些冷落了她,等她来了梁城,他定要好好弥补,将自己的小丫头宠上天去。

  现在,就等着阿婉来了。

  “肖大人!”肖季回过神来,今日原是他举办的茶会。

  “抱歉,我刚刚走神了。”肖季起身微微作揖,那些青年才俊也纷纷起身回礼。

  肖季觉得有些奇怪,可能是他太久没看到小丫头了,竟在这样的场合走神。

  “肖大人,今日时候不早了,我家中妻子还在等我,在下便不作陪了,还请各位同僚谅解。”众人作礼送了那人。

  见那人走远,一个青年嗤笑了一声:“肖大人,我同你说,那便是我们今年的进士第二,方芜生。惧内的很呐。”

  众人本就想着巴结肖季,刻意想借踩方芜生一脚来讨肖季欢心,见他没有表态,说话也越发没有规矩。

  另一个青年放下手中的瓷杯,低低笑了一声,说出得话却有些讽刺:“那方芜生八抬大轿娶了一个歌妓出身的女子,奉为正妻,偏还当了宝。和这样得人做同僚,着实是我得耻辱。”

  肖季面色愈发难看,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娶了一个屠户,会不会也这样编排自己。

  “住口!”

  众人看了肖季面显怒色,纷纷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一个面容憨态得小生忙出来打个圆场:“大家一朝同僚,以后还是相互关照。”

  “对对对,相互关照!”

  众人一个个纷纷应和。

  茶会结束后,肖季想了想,悄悄去拜访了方芜生。

  “肖大人驾临寒舍,有失远迎。”

  肖季来的时候,方芜生在给自家夫人揉肚子。

  “叫你别吃那么多,你偏不听。”

  见到肖季来了,夫妇俩有些尴尬。肖季也没想到,素来呆板的方芜生也有这么一面。

  一番寒暄后,二人以商议正事为由去了正厅。

  “肖大人所为何事?”

  肖季看他又恢复了一板一眼的样子,又想着他二人夫妇相处的样子。原先想问的话,突然不想再问了。

  方芜生虽然饱受非议,但他还是同他的妻子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肖季觉得,他和阿婉也可以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左右日子是他和阿婉两个人过,管别人那么多做什么。

  他以往总想着肖家,如今也想为他和阿婉想一想。

  肖季从方府离去,夜里躺在榻上左思右想。半夜起身,点灯写了一封求赐婚的奏折。

  “臣倾慕家乡一女子已久,少时便许她若来日高升,必聘礼求嫁,家牲同饲,灶起同食。特求书一封,望帝成全,臣不胜受恩感激。”

  天不亮,肖季匆匆进了宫。

  下朝回来便张罗着布置婚房喜事。

  新妆明镜,珠帘香榻,只缺主母尔。

  肖大一行人才到了梁城,一个个兴高采烈的讨论着肖家的新府邸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却被肖季遣去的小厮招呼他们去了一个半旧的院子。院子里空旷,屋里的布置也很简单。这令肖家分支的人极为不满。

  一行人吵吵嚷嚷的要去找肖季闹。那边皇上给肖季亲赐了婚,肖季派去接黎婉的人却迟迟没有回来,他只好来问问肖家分支。

  “大伯,大家住的可还习惯?”

  肖大颇为不满的瞪了肖季一眼,“我问你,为何不叫我们搬过去住肖家新府邸,如今拿着打发乞丐的破院子叫我们住!”

  肖季看了一旁附和的肖家众人,脸色也阴沉了几分。

  “当初肖家分家的时候,大伯分给我们家住的,可还不如打发乞丐的呢!大伯记性不好,我还记得清楚!”

  肖季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咬牙切齿。

  肖大的媳妇暗中掐了一下自家老爷,用着看蠢货的眼神看他。

  蠢货,他们现在是指着肖季兴旺发达!这位大人啊,可是要好好供着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主大人不肯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