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铁家二郎归家来
墨尘栖2020-07-24 21:032,403

  这时那扮作铁大的人儿,已然跪在那里,“小人铁大邻居,平日里铁大多有帮衬,刀器火炬,日有损坏,都是铁大修补,少有收钱,小人实在不愿铁大枉死,故来扮作铁大,还请大人责罚,这一应都是小人自作主张!”。

  “自作主张!”,黄县令叹了口气回头看着子奕,目光深沉。

  “县令大人是这一方百姓的父母官,自是不愿这些个布衣百姓蒙冤枉死,既然是冤情,子奕不过陪着县令大人看一出真戏,黄大人耳聪目明,断案神勇,这公正之心自是没话说!你这小子还不感喟给大人谢恩!”,子奕对着县令长揖拱手。

  “多谢大人,小人是个粗人,这晃眼的话不会说,小人只会说黄大人真是护佑我一方百姓的青天大老爷!”,这人道。

  这县令虽说是一身尴尬,道是懂得转圜,如今既然大势已定,他不过是明日把这银两还送给县丞便是,转既又一想,“不能还,若是还了这不露馅了么,得治他的罪才是!”。

  “大人,这大过年的,大人如此勤进,冒着这么冷的天前来断案,这节礼已然送到府上去了,大人不要嫌弃,我们这些乡绅多些大人护佑”,子奕悄声道。

  这黄县令听到节礼两个字,不由的两眼放起了光来,“这县令的俸禄着实清少,上下打点若是靠着这个俸禄,妥妥的寸步难行,如今这样名声、钱财皆不少了,本来还以为今日一行只有名没了财呢,如此甚好!”。

  只听得黄县令一本正经的说道:“下官虽说是位小官,但既然管辖了这一县便当然要为这一方百姓来谋福祉,岂能为了公子的这些节礼,回去便就将这节礼退回来,下官是一方黎民官,岂能收取贿赂”。

  “大人严重了,这怎能是贿赂,是节礼,节礼,不过是过年走亲戚的节礼罢了!”,子奕悄声道。

  “节礼?”,这黄大人已然有些抑制不住的欣喜,还是疑问道。

  “节礼!”,子奕坚定道。

  只见那黄大人,挑起了眉毛,一脸谄笑:“呵呵,节礼,公子说是便是,这案子我看也甚是明了了,很好!”。

  “多谢大人,对了大人,子奕还有一事,大人车上说”,子奕做了个请的手势。

  两人上了车,这子奕也是在名利场中混惯的人,自是有一搭没一搭又将那姨父鸿胪卿说了一般,说了他们朝中各方权衡,又说了这礼仪安排得当,适时举荐也是顺带手的事。待得那黄县令觉得非他不托的时候,那子奕又顺水推舟问了那铁二郎的事,又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只铁大死的蹊跷,就这么个得了真传的徒儿,应该为那师父披麻戴孝,将这铁匠铺开了下去,一为尽孝,二则这眼瞅着就要春耕了,这些个铁质农具还要靠个打铁铺锻造维修不是。

  这县令回到府衙,看到中堂里那满满一食盒白花花的银子,竟然有些慌不择路,只听得“哧溜”一声,那黄大人妥妥的一个狗吃屎状。

  这几个跟着的侍卫,一个个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看着那肥硕的肉球瘫坐在地面上,一时挣扎着起不来,那个样子,又憨又蠢,还有那满脸的黄泥,真是笑死个人。

  “这今日的地是是打扫的?”,黄大人厉声道。

  回转脑袋确瞟见了那子奕在外面拱手行礼,不好意思的瘫坐在那里还了个礼。

  “哎呀哎,我的锭啊”,这黄大人看着子奕走远了,这才喊了起来。

  这衙役们这才装作看见的样子一个跑到大人跟前将这黄县令给扶了起来。

  这子奕回身上车,也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什么叫乐极生悲,看那副狼狈样,这也算是给晏离泄愤了!”。

  第二日这县令已然是架着拐,绑着绷带,这个伤怕是要一月才能复还了。虽说是受了伤,这县令道也没闲着,即刻便将这县丞以那惑乱视听的由头缉拿归案了,一番审讯便是等着定罪了,当然过了两日这晏离也放了出来。

  子奕并没有去亲自去接晏离,晏离一个人回到了那打铁铺。

  这般的反转一时成了这宁城里热闹谈资。不几日这说书的茶馆里都说起了县令大人的丰功伟绩,清明断案。

  明日便是上元节,头一日街上的花灯彩楼便已经开始布置得齐整了。这上元节本是借着赏灯猜谜的机会阖家欢聚、男女言欢,更有些纤云弄巧飞星传恨的好事,但此刻晏离一丁点都没有兴趣,此刻她只想着为师傅烧纸祭奠。

  打铁铺前,晏离启开封条推开铺门。多日未有打扫,铺子里的家具已是多有积灰了。她站在只余灰烬的烘炉边上,似乎看到了平日师傅在炉边淬火时汗流浃背的样子。师傅有时候会喊晏离再去添些柴火,上次打造鱼肠时他就借口让自己去阁楼上搬些积年的松枝下来,说什么这样鱼肠剑可得松柏之坚毅。其实自己全都看到了,师傅他偷偷用匕首划开胳膊让血滴在剑刃上。

  她似乎看到了每每师娘嫌弃自己的时候,师父总是一手护着自己,一面为自己在师娘面前各种说好话。她也曾负气跟师父说要自己出门闯一番事业,师父只是笑着打哈哈道:“你是嫌师父老了教不了你了?这店铺是铁大的还不是你铁二郎的,小小年纪就琢磨着取代师父吗?翅膀还没硬呢你还想往哪儿飞?!”晏离只得作罢。直到今日她都坚定的认为,师父不过是呵护他,是实实在在拿她当女儿待。

  晏离泪流满面地抬起手细细抚摸着铺子里的物件儿,睹物思人情更切。

  穿过铺子来到后院,晏离看着小小三间厢房,忽然想起旧年里师傅带师娘去集市添置新首饰的场景。当时师娘爱不释手的拿着一根宝相银楼定制的羊脂玉簪嗔怪师傅乱花费,师父却笑意盈盈地说师娘辛苦了,便是再金贵的东西也表不了自己的心意。

  他看见那日夜晚他见证师娘与那奸夫的勾当。他甚至不理解,为何师娘会下得手去,师父虽然寡言,但却对师娘从没有二心,这铺子里的所得都是交给师娘管着的,她如何就能将师傅给下毒杀了呢?

  乱世人得见几分真心?浮萍客惯看数回新凉。人心怕是这是被这世上最难琢磨的,一睁一闭之间,便早已是变幻莫测。

  “二郎”,一个喊声划破寂静。

  晏离回头,正是那日扮作师傅的邻居顺哥。

  “顺哥”,晏离喊了声。

  “回来就好!”,顺哥道。

  晏离点了点头。

  “你吃了么,我这里还有些粥食,你先垫着点”

  “我想去祭奠师傅”,晏离答非所问。

  “我陪你去”,顺哥道。

  “不用,我自己去”,晏离答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