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颠沛流离是魂灵
墨尘栖2020-07-24 21:033,104

  那狱卒张大了嘴,愣神在那里,半天才反应过来。只得转过身子去,自言道:“真是有伤风化,这表面看着一本正经的医师原来是好这一口,这么心急,连个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囚犯都不放过,还是他们之前就是相好啊,这牢里也不避讳着,行这苟且之事!我可得远离点”。

  这狱卒还是忍不住的回头,只见那子奕不住的点头,两人都要贴在一起了。

  狱卒哀叹了声,走远了。

  一席话毕,收拾好衣衫,那子奕便是告辞了。

  行走的时候,子奕不忘再给每个狱卒多些碎银。

  待得子奕走远了,那后面指指点点的声音才渐渐少了。

  清冷的天,孤寂的冬,荒芜夜色里的叹息,颠沛流离的魂灵,奔赴这一场不可知否的远行,指望着这不甘的身躯,交织成生命的灿烂,斑驳的光影。却无法料得燃烧的灰烬,最终不过落成了生命的庸俗。

  生死轨迹如何铺就,那喧嚣的人群中可曾撰写你的名,那划过的每寸光阴可有你踩过的痕,命运俯身,幻化成那一个个不知终了的迷底,你可还会将那孤寂藏在眼底抵达彼心的柔软天地。

  不必吝啬悲欢,只盼活的恣意!

  行差踏错,囚困于此,猛然才知生命竟是这般纤细。

  沉淀成“活着”,这才是真实可信的。

  晏离望着窗外的月牙儿,他的生命不该如此就成了顶格,而没有了余地。

  三日后,子奕再次而来,而这一次是为了晏离的约定。这三日他也没闲着,到处打点,这才免了晏离再一再三的过堂。

  晏离于子奕,就如同自己的身躯一般,他们似乎是上辈子的缘分,没有缘由的支持,这一世似乎都是子奕的亏欠。

  “他们都迷晕了,你快些去,我在这里等你”,子奕悄声说。

  晏离正色点了点头。

  转眼间,那子奕已然囚服上身。晏离换上子奕备好的衣衫。

  “要不我们一起逃走,去蜀地,或者其他任何地方都好”,子奕怕失去这样绝好的时机,想鼓动晏离逃走。

  “不,要走,也得光明正大的走,我才不想亡命天涯呢,再带着你,甚是拖累!”,晏离不屑。

  “哎,我拖累你?好吧,怎么着都是你有理,我不与你辩了,你快去快回吧”,子奕催促道。

  子奕一句话说完,已经后悔了,再见晏离如此回答,只好催促道:“夜已经深了,还不快走”。

  “嗯”,晏离应声,方待举步。

  子奕又叫住晏离,忧心忡忡道:“你千万别逞强。我给你用的药再好也不是灵丹妙药,你这只歇了三五天,能走动就不错了。千万别动武啊,小心伤口崩开了。”

  晏离无奈道:“哥哥,我是回铁铺查线索,不是去擂台跟人比武。走啦,真啰嗦。”

  夜色已深,街上只有打更人拉长的声音隐约飘来,显得格外凄凉。

  三步并两步,晏离转眼离开牢狱,飞檐走壁,盏茶功夫便回到那东市打铁铺。

  打铁铺前昏暗不明的月色映照着两盏白灯笼,门口贴着封条,门前地上散落着些烧残了的黑黄色纸钱在寒风中打着旋儿。整座房子隐在暗中如黑色的漩涡,几欲嗜人。

  晏离站在铁铺后面一动不动,鼻端似乎还能嗅到浓重的血腥气。

  晏离甚是奇怪师父的死因,那日他身中数十剑,被刺的血肉模糊,他想再看看这还有什么痕迹。

  晏离从窗口跃入二楼,背部、腿部传来的痛感,让她倒吸一口凉气。子奕的药固然有神效却也不是九转金丹,三五天后自己虽然能活动却并不自如。她自二楼绕到一楼的案发现场,手中持着的火折子被窗户缝隙中透出的风吹得忽明忽暗。

  晏离小心地走到堂屋躺在那日师父躺着的位置,一点点在脑中还原案发现场:中剑后的正常反应应该是尽力挣扎后退倒地的,而师傅当初是俯身倒地,就说明此处必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对了,那剑痕,似乎比较大,师父铸造的剑都比较精巧,这宁国流行的制式。晏离自己躺在那日师傅躺的位置,比划这一样的痕迹,看师父当时的样子,似乎是伸手想要拿什么似的。

  晏离猛的想起,师父的“鱼肠剑”,

  此剑旧年八月十五新铸,为了这把剑能与那原版鱼肠剑一般锋利有灵,师傅当日特地选在月满之夜铸剑,且为了给剑引入生灵之气,竟然用自己的血去祭剑。他那个时候还在想:“这把冒牌剑,值得这样用心么?”。剑成之后月华大盛,月光剑影交相辉映灿若云霞。自己那时按捺不住羡慕就上前摸了一把如一泓秋水般的剑刃,却不料还没摸到就被刺骨剑气割伤了手指,被师父好一顿训斥。

  晏离分明记得当时伤口边缘便是极细碎,她还忿忿吐槽来着:“果然是冒牌剑,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连个伤口都不齐整!”

  师傅更是被气得哭笑不得,告诫她宝剑形制不同。此鱼肠边缘有无数细齿,其伤害之力可凭空增强数倍。固然以人之目力视之自然只看得晶亮一片剑刃,但实则不然……

  思及此,晏离他一个跳身,去火塘旁的架子上寻那鱼肠剑模具,连同那内室转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鱼肠剑,平日挂剑的架子空空的,“这鱼肠剑不见了!”,晏离沉思。

  晏离一把一把细细看过,心下越来越沉:师父死因蹊跷,这鱼肠剑也不翼而飞?

  扑朔迷离啊……晏离顿觉头疼,想着不如去后院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吧。

  此时夜已深沉,晏离一边想着案子一边推开后门往后院正房走,忽地顿住脚步。她自来耳力过人,隐约听见女人的喘息声。

  晏离自是警觉,更是屏住了呼吸,细细的听着,这声音似乎是师娘的声音,“师父人已死了,这是如何?难道师父未死?”。

  晏离悄声潜行到窗棂下,那淫声笑语从内室传来:“你这个死相,这一晚上要多少啊…不行了…要多少都不够啊你…唔…你属狗啊,我们来日方长…今日太乏了,早些歇息吧,别再闹了”。

  晏离如遭雷击,这声音不是师娘又是谁的声音?

  “哪个是死相,那个死相不已经埋下了?”只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嬉笑着,一面又传来一阵咂嘴喘息声。

  “还说呢,那日要不找了那二郎做着替死鬼。这今日想想都后怕…呜呜”师娘喘息道。

  “谁让他撞见了我们的事?活该短命鬼!好兰儿,再让我来一回,好几日才能见着你……”男子涎皮赖脸道。

  师娘声音略略有些发虚:“这几日孩子都怕得紧,日日让我陪着睡……要说那日我也吓坏了。让他服下药,他却一时不死。想着他最后看我的样子,真是吓人,瞪着眼睛恨不能吃了我!你那药是不是分量不够啊?”

  “兰儿委屈你了,你放心。那药是我特特去寻了一个西域游方僧人重金买来的,还细细问了他用法用量。这个量仵就是让仵作查不到,就是查到了也无人识得。再者你本来就是我的,可恨半途被这粗人抢了去,白白占了你这么多年。你为他生儿育女,我看他对你也没有几分好!”这男子愤愤道。

  “不过我母亲看他出的财力比你多,那身板也看着魁梧不是?”师娘幽声道。

  “他身板好那又怎样?不过一个没脑子粗俗莽汉,还不是栽在我手里?如今我营生也不比这铁匠铺子差!好兰儿,你不如将这铁匠铺子典当了,跟我一起过!我们以后就不用这般偷偷摸摸才好!”这男子道。

  “曹郎,这不行,这案件如今虽说将二郎收监了,但案件并没有办下来,你这打点的怎样了?”,师娘问道。

  “那日审讯你不也看到了?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啊就踏实地跟着我,把心放在肚子里。好兰儿,你也体谅体谅我三十好几了还没成个家……”说着便又是淫笑要去亲那师娘。

  门外的晏离此刻双拳紧握,眉头蹙在一处。她恨不得破门而入将这奸夫淫妇一起斩杀。

  “不行,不可如此鲁莽!”似一个声音提醒着。晏离强自按捺下怒意,心知此事完全死无对证,需有证据才能惩治这两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晏离强压着怒火,匆匆而归。

  彼时已然是东方发白,公鸡打鸣,那牢里的子奕亦是等的着急。

  将这衣衫一应换好,晏离又在子奕耳边私语几声,只见那子奕的脸庞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你按照我的方法去做便好,记得一定要有实证!”,晏离强调道。

  子奕匆匆离去,不一会儿那狱卒也都醒来,又是一番换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