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懂个屁
买寂2020-08-11 17:472,203

  萧冰阳皮肤表面灵纹逐渐消失,他来不及穿衣,一双无瞳目专注地游走在孟尧身上。

  透过贴肤的云锦一丝不苟地检查回路状况,他必须抓紧时间,赶在灵纹消失前,确保传承无误。

  或许因为那双眼睛不露情绪缘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种极强的禁欲感,比和尚还要和尚。

  而与此同时,一个充斥着极恶黑暗与血红的世界中,一人猛地睁开了眼。

  严格来说其实不算人,至少已经不算活人,他的眼睛也已经不是眼睛,上下眼皮睁开,是两个黑窟窿。

  喉咙里发出沙哑而悲凉的声音,断断续续念叨”阳阳,阳阳······“

  “萧阳?”一个更为苍老的声音响起“轮生术又传承了一次?怎么会这么快?”

  “这孩子,既已知晓,怎么,怎么还。”

  这次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隐忍的呜咽,她说着说着说不下去,因为换作她自己,也不知该如何抉择,没有人知道这死局的最佳破解方式。

  这一方极恶世界,与众生万物隔绝,与天理公义背驰,这里有的只是无尽戳心灌髓的绝望。

  萧冰阳检查完毕,长舒口气,神经放松了下来,温温柔柔说了句“衣服穿好。”

  孟尧抬眸睨了他一眼,神情像是在思索什么。

  穿好衣服,萧冰阳习惯性闭起双目,俩人一坐一立,就这么一动不动地互相瞅着对方。

  半晌,孟尧道“你,可以开始了。”

  萧冰阳故作糊涂“开始什么?”

  “践行承诺。”

  萧冰阳耸了耸肩,脸上全然不见了先前一本正经的肃色“你应该知道灵脉传承的特点,现在的我,身体与轮生术的灵纹回路相斥,再也无法使用轮生术。”

  “所以?”孟要眯了眯,声音冷了八度。

  ”当然,这不是重点,“萧冰阳一脸欠扁道“重点是,我们现在是同一只蚂蚱上的跳蚤。”

  孟尧:“······”你才跳蚤,你丫全家跳蚤。

  “那,”孟尧用眼神示意物哀,问萧冰阳“ 给不给?”

  萧冰阳脸不红心不跳,破罐子破摔“不给。”

  物哀乃轮生门世代传承法器,照理说应当传给孟尧,但萧冰阳觉得自己反正已经破了门规底线,眼下多一条不多。

  他脑海中无意闪过之前孟尧跟自己索要物哀时,眼底划过的那抹转瞬即逝的暮色,仔细回想,咂摸出一股“睹物思人”的味道来。

  这想法一出,不可收拾,让他心跳加速,不禁自问,是否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孟尧笑了,不是那种莺歌燕语充满风情蛊惑的笑,而是真真正正”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起身慢条斯理穿好外衫,幽幽道“你信吗,就在刚才,我有考虑要不要放过你。”

  萧冰阳微一怔愣,感觉有点喘不上气,伸手一挥撤了结界,门窗洞开。

  清净的阳光,袭袭花香,徐徐清风,一下全涌进屋。

  孟尧仍带着几分倦意与苍白的脸,沐在阳光里,镀了层冷玉质感,眸底剑戟横生。

  这一刻她仍是世间尤物,只不过一下由火凝成了冰。

  声音依旧不大,吐字仍是缓缓” 可惜啊,你说的对,我不了解凡人,不了解原来你们这么不守信。只有好人才配得到宽恕。”

  萧冰阳浑身一颤,不是害怕,完全是气的。

  他被孟尧口中的“好人”俩字刺激到了,一脸的风霾雨障,还没张口,猛地咳了起来。

  “好人?”他声音中透着丝倔强的委屈“这话真值得一笑,你知道轮生门世代门主被称作什么吗?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英雄,而是神明。”

  “神明你知道吗?我们才是老百姓心中真正的神明,你懂个屁。”萧冰阳突然提高音量,特别最后四个字,掷地有声。

  “世人愚昧。”孟尧用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打发萧冰阳的满腔沸腾。

  她心中有属于自己的律法天规,与萧冰阳的认知完全不同。

  萧冰阳一口气堵在胸口下不来,孟尧那副蔑视众生的模样,让他先前心中所存愧疚,一时散了大半。

  萧冰阳薄唇勾起邪笑,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晚了。”

  “不晚,今日我不会再放过你。”孟尧眯着眼打量萧冰阳,似乎在重新定义跟认知这个人。

  “不,是我不放过你,且安心受了这份大礼,谁让你赶巧不巧撞上我。”

  萧冰阳幸灾乐祸地给自己搬了把椅子,掀袍入座,摆出一副“八方会谈”架势。

  孟尧一张娇颜彻底沉了下来,她看着萧冰阳,像在看一个死人。

  “世人都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离魔不远了,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以前真是个好人。不信你去调查,我们轮生门择弟子,跟科举中状元一样,万里挑一,秉性纯良乃第一要素,还要有胸怀天下的大情怀。”

  孟尧:“……”

  “只可惜,千不该万不该,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真相。之前你问我,轮生术可否起死人回生,我说不能,其实是骗你的。”

  萧冰阳抬头看了孟尧一眼,笑得凄凄然“知道我的天目为何发挥不了它真正作用吗,因为这双眼原不属于我,是师傅硬生生从自己脸上扣下来给我的,之后他就死了。“

  ”倒不是因为没了眼睛就死了,而是因为,他用轮生术,死马当活马医,生生将我从阴曹地府拽了出来,自己跑去填了坑。“

  孟尧一脸肃煞“这种事,如何神不知鬼不觉?”

  “好奇吧,“萧冰阳冷哼一声”好奇你自己试去。”

  “我不信。”

  “不信什么,不信我当过亡魂,去你们那儿做过客?”

  萧冰阳脑海中,无数幽冥鬼府画面开始鲜活起来。

  据说,与活人相比,死人其实并不会太过恐惧阴曹地府,因为那是孤魂野鬼的家。

  所以,萧冰阳的全部恐惧,是在他从阴曹地府出来,重回人间那刻,开始没日没夜反噬,整整数年时间才得以堪堪摆脱心魔。

  这也是他始终对孟尧,有着生理上克制不住的发怵感的原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