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师傅是个高危行当
买寂2020-08-11 17:472,339

  “你说的没错,我在乎。”孟尧大大方方承认“所以,我们开始吧。”

  幸福来得太快,萧冰阳几乎没反应过来,头顶乱颤的树枝,吱呀作响,随即一片阴影笼了下来。

  孟尧不施一丝灵力,整个人自由落体朝萧冰阳砸了下来。

  萧冰阳一个退步,电光火石间理清得失,果断伸出双臂。

  就在他双手堪堪触到孟尧腰身刹那,眼前人旋身而转,萧冰阳摸了空。

  愣了一瞬,意味不明地啧道“师傅还真是个高危行当。”

  “谁说不是呢,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以后,道长可是得为尧儿操心到死的。”

  萧冰阳心底暗骂“老子可生不出你这把年纪的闺女”,脸上却笑得如沐春风。

  领着孟尧进到里屋,伸手一挥将里里外外所有门窗都落了锁,遮了帘,甚至布了层结界。

  屋内亮起一豆烛火,明暗晦涩,寂静如针。

  孟尧一动不动看着萧冰阳那张刻意摆出来的板凳脸,问“需要脱衣服吗?“

  萧冰阳没能第一时间接住这句话,脸上倏地变色,随即松了口气般笑道“需要,我脱,你随意。”

  孟尧:“······”没曾想自己开玩笑的一句话,顺利给对方递了架梯子。

  萧冰阳蹙眉上下打量孟尧,有些不放心地补充道“最好把外衫脱了。”

  孟尧:“……”

  萧冰阳从进屋开始面皮就不自觉绷了起来,一来对于脱衣服这件事他确实有点尴尬,二来,此情此景搭配眼前人,很是有种噩梦重现之感。

  孟尧桃花眼眨了眨,利索地将身上云锦纱袍一把扯了下来。

  动作间,如瀑云鬓荡涤散开,一拥而下覆盖住纱衣下肌骨如玉的裸露香肩,遮得影影绰绰。

  萧冰阳:“……”脱得比自己还快。

  好在屋内够暗。

  “我很好奇,轮生门想功成身退,办法显而易见,传承个几代人,期间不再使用轮生术,熬熬时间不就解决了,总归凡人寿命就那几十年。”

  萧冰阳正低头解着自己的腰带,悉悉簌簌的衣料摩挲声,带着某种令人遐想的情愫被暗寂密室无限放大。

  此情此景讨论些严肃话题再好不过了。

  “你想的过于简单,”他说“也可以说你不了解凡人,正因为我们只能活几十年,才格外贪生。别说世人不信什么黄泉碧落,就算信,跟命比起啦,轮回代价不值一提。”

  “人世间的一切欲望,都要在有命的情况下才能享有。而轮生们手握这份超越一切的诱惑,本就是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很多选择于情于理,都难以做到非黑即白,因为我们也只是凡人而已,”

  说话间,萧冰阳的衣袍滑落。

  孟尧盘膝手托腮坐在蒲垫上,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萧冰阳裸露的上身。

  像品尝一道菜一样点评道“嗯,不错,肌肉线条饱满,紧实流畅。”

  “你对为师还真是尊重。”萧冰阳缓缓睁开那双一直闭目的眼睛,露出茫茫一片眼白。

  孟尧饶有兴趣地对上这一双“鬼眼”,摇曳的烛光半明半暗打在他一边脸颊,细碎光斑隐隐烁烁从他线条深刻挺立的鼻梁滑落。

  “我要你,”孟尧垂了垂眼帘,视线下移,目光沉沉落在萧冰阳随手搁桌案的物哀上,眼底不自觉滑过一抹暮色,不轻不重地补了句“的骨笛”

  萧冰阳:“……”

  “好。”萧冰阳一脸的心事深重。

  眼下孟尧要什么他都会答应,至于事后兑不兑现,暂不考虑。

  这么多年,他虽放浪形骸,却始终未曾破轮生门门规底线。

  十年如一日,打他记事起,就根植于骨血里的尊尊教诲,将他整个人早早塑了形。

  所以,此刻他心中一正一邪两种声音在不停对峙,攀咬。

  他承认自己不再是个那个一尘不染的皎皎君子。

  他失了信仰。

  “对不起。”萧冰阳赤裸着半身坐到孟尧对面蒲垫上,深深看了她一眼。

  虽然这一眼,孟尧未必能从那双无情无欲的眼睛里察觉到。

  他声音较平日低沉了些,一本正经的时候,眉目显得尤为雅秀端方,是一张极具代表性的君子脸。

  孟尧挑眉,春情含笑,近在咫尺的面容璨若萤火。

  或许是因为相较凡人,身为孟婆神活得久见得多,再加上天生石心,因而在这方面“羞耻观”淡泊。

  总之,脱个衣服在孟尧看来真不是件需要一本正经道歉的事。

  “手决术法,灵脉传承,确实需要坦诚相待。”

  萧冰阳意外“你们当神仙的,都对凡间道术这么了解?”

  “神仙中也有不少散仙乃凡人得道,或魂胎转投,就算没有这些,凡人身躯本就是太古创世神女娲娘娘取九天息壤仿自己而造,所以你们才较其他动物,独占修仙天机。”

  孟尧朝萧冰阳睨了一眼,笑道“你给的灵文轴我验过了,所言非虚。”

  大白原本在屋内摆弄花瓶,被萧冰阳赶了出来,此刻正瞪着黑珍珠似的圆眼睛紧紧盯着雕窗。

  只见里面金光乍现,时弱时强,最后整个屋子都跟着抖了几下,地震似的。

  引得清晨山一众猫猫狗狗前来瞧新鲜。

  屋内轮生术的传承已接近尾声,萧冰阳体内交错纵横的灵脉经络,透过皮肤在身体表面绘成整套灵纹回路。

  孟尧目光专注地盯着萧冰阳,配合他手上动作,将那些看似无厘缠绕的千万灵纹在脑海中一一分明开来。

  两个人气息都有些粗喘,在这一方静室中,显得格外旖旎。

  但他们眼下谁都意识不到这点,孟尧面色发白,萧冰阳则要更难看上许多,连那一片茫白的眼瞳都隐隐染了丝血色。

  “合掌。”一声低吼,俩人同时停下手势,出掌。

  掌心与掌心之间,火花一样迸溅流泄的灵纹,自萧冰阳内体一股脑儿地潮退般向孟尧奔去。

  这就是术法传承中,最简单粗暴的传承方式之一,灵脉传承。

  只能剪切,不可复制,正正经经属于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类型。

  浩瀚术法,每一种都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灵纹回路,万千传承,但以自身灵纹回路作供给的颇为罕见。

  孟尧也是头一遭,感受体内就这么短短时间便形成的一套新的灵纹回路,既新鲜又觉神奇。

  毕竟,有些事,本质上连神仙也做不到,那就是不劳而获。

  只可惜,轮生术是个摆设,于她而言多这套灵纹回路也无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