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师傅可怜惜徒儿?
买寂2020-08-11 17:472,336

  萧冰阳以前一直不愿随身携带物哀,除了嫌它丑,还有一个更重要原因。

  就是觉得这灰不拉几的破笛子配不上轮生门“镇派法器“的头衔。

  若不是心中对那神神秘秘的“弑神咒”残存几分遐想。

  说不准孟尧那日索要,他就当真给了。

  萧冰阳觉得自己打出生开始就一直霉运不断,跟命运死磕到现在,生生轮也轮到他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吧。

  孟尧好似看出他心思般,毫不犹豫一盆水浇灭萧冰阳心底的星星之火。

  “物哀认主,不是哪个大能夺了就可以问鼎九天的,要不然能落你们轮生们手上?”

  她扭头睨了萧冰阳一眼,气息蓄意拂过他紧闭的双目,看着那浓长雀屏的眼睫狠狠颤了一下。

  心满意足笑道“有那心思研究物哀,不如想想怎么发挥你那双无瞳天目的威力,兴许希望还大些。”

  萧冰阳:“……”

  一个时辰后,神魔之井:

  萧冰阳望着孟尧,目瞪口呆“你,不随我一同?”

  孟尧桃花眼含情一佻,出口的话却十分薄情“我有我的阳关路,为何要陪你走黄泉道?”

  神魔井,亦称黄泉道,顾名思义,黄泉路它兄弟,皆姓“死”,差别无几。

  萧冰阳强迫自己再次将视线移到那口光秃秃的枯井上。

  四周是寂寥一片的荒野,井边杂草丛生,甚至肉眼可见沿口上积聚的灰尘填满无数细细糙痕。

  再寻常不过凡尘景象。

  可萧冰阳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没来由地想起物哀,一根破笛子,问鼎九天。

  它要是井口有几张灵符,说不定萧冰阳还安心些。

  “徒儿就一点儿不担心为师死在里面?”萧冰阳用柔情暖意的声音再次跟孟尧确认。

  这本是一句半带戏谑的话,可孟尧神色却一下重了起来,连带着那终日爱上佻着的眼角都垂了下来。

  “所以,师傅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是否值得,想要探望的故人,徒儿替你。”

  萧冰阳被孟尧一脸认真叫师傅的模样给整愣了。

  虽一时感觉对不上号,但那声貌似还算情真意切的师傅,叫得他心坎直冒春芽。

  心脏不自觉快速“嘭”了两下。

  下意识抬手抚了抚孟尧的鬓发,然后五指挣扎着曲起又放开,曲起又放开,最终还是一把将人紧紧带入怀中。

  “对不起。”一声近在耳畔却飘渺似在云端的咽语。

  萧冰阳身上清清浅浅的苏合香气息混着梦尧的彼岸花香。

  一份宁神一份惊魂兑成了独特的令人着迷的刺激性神秘香调。

  萧冰阳有那么一瞬,觉得彼岸花香挺妙,入心入肺。

  孟尧没有回抱萧冰阳,却也未推开,她在体验,原来被人用力拥抱是这种感觉。

  萧冰阳那句对不起,声太轻,情过浓,孟尧从未换位而思,探究过萧冰阳内心的挣扎。

  “要去的,”萧冰阳决然道“不仅为故人,值不值得不确定,但就这么一直干等着,便永远不会有进展。”

  萧冰阳放开孟尧,扶着她的肩轻轻推起。

  神秘而轻狂的笑意在他那张朗月润泽的面容上绽开,好似波峰浪尖动荡不安的清澈水花“为师已经等太久了,富贵险中求,君子危墙立。”

  “出了神魔井,第一时间服下此丹,可以掩盖你生人气息。”

  孟尧眼底阴霾一扫,明艳艳的笑容晕开涟漪,直往萧冰阳心坎出荡漾。

  如此心境,是因为其实他自己都对自己不自信,觉得小命要休矣了吗。

  孟尧从鬓间取下一朵簪花,拈到萧冰阳眼前晃了晃“伴生沙华,以我心头血浇灌而生,服完丹药,摘下一片花瓣,我自会寻到你。”

  “摘下花瓣会对你造成伤害吗?”萧冰阳一听心头血忍不住脱口问。

  孟尧怔了一瞬,随即那戏虐佻达的笑意,又活灵活现攀上眼角“有啊,所以,师傅肯怜惜徒儿吗?”

  萧冰阳喉结滚动了一下,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未开口。

  承诺是债,他意识到自己暂时还背不起。

  强大,渴望强大的念头,以秒速递增。

  孟尧眼睁睁看着萧冰阳身影完全没入井中。

  那一袭白衣,衣摆御风迭宕出血的残影。

  那谪仙儿面容,仿佛下一秒便脱皮去肉幻作骷髅。

  不自觉掌心贴上胸口,心情十分应景,荒茫茫,空落落。

  一声叹息,默默计算:太上老君离魂丹一颗,鬼王人情一份。

  唉…不能想,不能想,想就是肉疼,孟尧狠狠甩了甩脑袋,赶走这份因过分理智所带来的心痛。

  神魔之井,六界空间交汇之所。

  独立于六界之外,又共属于六界的芥子空间中。

  知道它存在的人并不多,毕竟正经互通往来,官道条条,没人会对黄泉道感兴趣。

  撇开那个入口不说,进去以后就跟“井”字,没半两银子关系了。

  最深重的岑寂,最浓烈的森暗,阴风无声无息,触感如蚁噬,直往骨头缝里钻。

  仿佛在将人心底最原始的欲往外勾扯。

  萧冰阳低低暗骂一声,下意识攥紧物哀。

  他不清楚自己就这么站了多久,无边的暗与寂将时间每一秒无限拉长。

  那种溺水般的感觉,如果一直持续,萧冰阳觉得自己有可能会自疯。

  好在没等到他疯那一步,眼前开始些微有了点点亮光。

  萧冰阳视线扫过去。

  天圆地方,地为坤,八宫之首,坤宫,纯卦。

  他本能反应,心中迅速过一遍坤卦六爻的基础方位。

  一爻:未土,表西南。

  谁知这句刚一默念完,西南方位便相应呈现画面。

  就像天庭的现世镜一样。

  萧冰阳扫了一眼,继续默念。

  二爻:巳火,表东南。

  果然东南方位同样呈现画面。

  萧冰阳这次视线扫过没有马上移开,而是若有所思地顿住了。

  画面中,冥官鬼伯俱奔走,血丽花红一路开,幽幽灯笼挂高楼……

  乃幽冥鬼府像。

  三爻:卯木,表正东。

  正东方位画面呈现,萧冰阳不识便不多研究。

  四爻:丑土,表东北。

  东北方位显像:茶楼酒肆,宫阙庙宇,江湖野马,深闺高阁…

  一看便知,乃人间红尘像。

  五爻:亥水,表西北。

  六爻:酉金,表正西。

  萧冰阳将六个方位全部默念完,如果不是他阴曹地府做过客,大概只能辨出其中人间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