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咱们进去折腾折腾?
买寂2020-08-11 17:472,322

  孟尧见孟晓秋神色缓和了下来,心道,这小妮子真好骗。

  虽然故事添油加醋,但她毕竟内心坦荡荡,因而毫无愧色。

  “十殿呢,天君那边可交差完毕?”

  “呀!”孟晓秋突然一拍脑瓜壳“十殿让我转告师傅,他先走了,明日天君要来地府做客。”

  “天君?“,孟尧神色一凛,第一反应便是轮回乱之事暴露。

  “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去加固一下九幽大封。”

  孟晓秋见孟尧一脸峻色,连忙解释,谁知解释完孟尧脸色瞧着更不妙了。

  一切都来得太快,”九幽“孟尧从猝不及防栽进这片深渊,到现在还偶尔恍惚,安慰自己不过一场噩梦。

  她在深渊边缘,敲敲打打地试探,却始终远没有做好与之直面的准备。

  但,机会稍纵即逝,它不挑时间,不挑地点,不挑缘由,只挑有准备的人。

  “晓秋,你先回地府,为师要去人间一趟。“

  孟尧着急忙慌去清晨山寻某臭道士。

  此刻,她终于承认,萧冰阳那厮说得没错,自己与他,眼下确实是那一只蚂蚱上的跳蚤。

  萧冰阳好吃好喝好住好生将养了一段日子,伤势基本无碍,只是精神头仍有不济。

  清晨山最近喧腾得厉害,伐木丁丁,人声嘈嘈。

  搞得萧冰阳懒觉严重不足,整天萎靡不振,讲话都自带瞌睡音。

  李太傅领着位瞧来高深莫测的风水大师,给萧冰阳新落成的小楼看风水。

  本来看风水之事应在动土前完事,奈何萧冰阳不信这套,拒了此事。

  李太傅“贼心不死”,本着不抛弃不放弃精神,软磨硬泡,终于说服神医。

  信元帝为救命恩人建的这栋小楼,要不是萧冰阳自己一直盯着改,估计至少得弄成王府规模。

  他一光杆司令,穷得叮当响的人,住那么大宅邸,得多凄凉。

  李太傅亲自监察动土,挑选样子匠,一为弥补愧疚,二为重拾信元帝信赖,差事办的那叫个尽心尽力。

  连大白都对他生出几分好感,老远一团白肉肉,立着两条小短腿,捧着杯引子蹦蹦跳跳至太傅面前。

  往前一递,可可爱爱“吱”了一声。

  李太傅感动得老泪纵横,抬手心疼地摸了摸大白缠着纱布的大耳朵,直觉这清晨山,人不如鼠。

  太傅:“赶明儿我给你带些里木来,可喜欢?”

  大白:“吱吱吱······”

  太傅:“御果园的里木,制作渴水,美味得紧。”

  大白:“吱吱吱······”

  太傅:“我就知道你喜欢。”

  一人一鼠交谈甚欢。

  李太傅身后那位看起来高深莫测的风水大师,大概,术业有专攻,只能在自己专业领域高深莫测。

  他缩着脖子瞪大眼珠,结结巴巴道“鼠,鼠精?”

  李太傅一听对方说大白是精,瞬间不乐意了,但又碍着面子不好发作。

  只作势硬邦邦道“山鼠本就聪悟,不下人者垂髻小儿。“

  一旁长椅上躺尸的萧冰阳:“······“默默回忆了一下太傅第一次见大白,被吓得差点儿晕过去的画面。

  但他眼下不能不给太傅面子,因为,那里木渴水,大白喜不喜欢他不知道,他自己倒是喜欢得紧。

  没办法,人穷志短,萧神医虽有绝技在手,但这日子却一直过得不是很富足。

  当然,这与他不事钱财,一有就花,花不完还爱送人的毛病有直接关系。

  毕竟除非真穷到地步,否则,救命之恩,大伙儿诊金还是舍得给的。

  萧冰阳想着上次在太傅家喝的里木渴水,后悔没带些回来,正打着歪主意呢,突然面色一凛,整个人一下弹坐了起来。

  终是来了,萧冰阳微沉的嘴角下意识勾起一抹倔强的笑,心底说不上期待还是害怕。

  他火速将山上一干人等撵走,其中包括,强制李太傅带大白去太师府做客。

  孟尧这次上山速度慢得出奇,李太傅一行都快下至半山腰了,她才姗姗出现。

  来时火急火燎,真到了山脚下,反而不自觉慢了下来,脚步随心事越来越沉。

  萧冰阳见着孟尧,观其面色不佳,仍嫌命长道”呦,许久不见,甚是思念。“

  萧神医心底有多不爽,面儿上便笑得百倍谦泽。

  他抬手指了指身后小楼“新造的,”又指了指自己“身子骨将养差不多了,要不,咱们进去折腾折腾?”

  孟尧:“······”

  萧冰阳看着清清冷冷一人,平日又爱装模作样,但实际脸厚起来,城墙都晾不开他那张皮。

  不知为何,听着这话,孟尧脑海中不自觉浮现,那日萧冰阳赤身裸体趴在床上的画面,以及掌心下光滑劲韧的肤感。

  孟尧用看智障的目光白了萧冰阳一眼,抬手一挥,袖袍中一样东西飞了出去。

  砸在萧冰阳脑门上,顺势下落,轱辘辘滚到他手心。

  ”物哀还你。“

  萧冰阳不语,心道,果然,孟尧知道些什么。

  “怎么?不喜欢?还是不会用?”

  孟尧原本因认命,而暂时不想跟萧冰阳计较的一颗宰相心胸,被对方满嘴刺话惹恼了。

  她讥讽道“气什么?与道长行为相比,尧儿不够君子吗?”

  萧冰阳脸上表情凝固,像是被戳中隐秘痛处般,艰涩道“如果不这样,你会帮我吗?“

  ”我会,如果真相如你说的那样。“

  萧冰阳听到孟尧毫不犹豫的回答,只觉哀莫心死”你会?会到什么程度?同情?怜悯?然后呢,你们这些神仙,高高在上,代表天道。口口声声众生平等,眼底却视之蝼蚁,你们哪会去想,蝼蚁的七情六欲,与你们一样知苦知痛,一样有情有义,一样悲喜忧伤。”

  孟尧心中先前腾起的那点怒火,一下被水浇透了般。

  她发觉自己宁可看萧冰阳装模作样,一副嫌命长求打求揍模样。

  也不想见他如此悲凉凄怆,那是从生命底色中透出的绝望,令人窒息。

  “明日,九幽开大封,“孟尧凝眸,定定望向萧冰阳”这是你有生之年,很可能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遇逢此等机会。”

  萧冰阳神魂一震,整个人雷劈般定住,连呼吸都忘记了。

  作者有话说:

  引子:类似现代的凉茶,用果品或者草药熬制而成,解渴清热。

  里木:柠檬

  里木渴水:就是现代的柠檬饮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