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比他软
买寂2020-08-11 17:472,308

  雨师跟着孟尧地府逛一圈后,心满意足回天庭交差,找师尊汇报任务。

  谁知雷尊上神冷哼一声,理都不理。

  雨师:“······“

  陆盏再度启程云游,寻找他的梦中酒引。

  别时特意向孟尧打听,月下仙人到底遭了什么打击。一脸寒气肉眼可见能凝出霜花,还努力不显山不露水,就不怕憋出病来。

  孟尧后知后觉,咂摸出几分尴尬,不便将之前屋内具体情形说与陆盏,三言两语糊弄了过去。

  一月后,十殿轮转王上天庭面见昊天君,汇报天人五衰后,神死者与转世者名单。

  孟尧凭借自己的好仙缘,跟着轮转王白捞了趟出府机会。

  为奖励孟晓秋,平日对自己这个不着调的师傅,工作之余吃喝玩乐的全力支持,顺道也拐上了她。

  这回为防万一,孟尧特意将物哀收好后,重新沐浴更衣,拒绝沾染半分气息。

  事实证明,此举真乃神机妙算。

  刚踏进南天门没几步,迎面正巧撞上自己“心心念念”的铁面上神,看样子也是要去凌霄殿。

  “天尊。”轮转王正欲上前与雷尊招呼。

  孟尧急忙将手中薄册推给孟晓秋,压着声儿提速道”你跟着阎王,完事儿来姻缘殿找为师。“

  说完不待孟晓秋反应,也不跟轮转王招呼,直接开溜。

  孟晓秋:”······“人善者被欺,果真不假。

  十殿轮转王,十大阎王中,脾气最好,最没官架的一个,要换作别个王,孟尧今儿准是溜不掉。

  雷尊盯着孟尧背影消失的方向,定了几眼,这才与轮转王一道继续往凌霄殿走去。

  月天尘待人随和,来姻缘殿的访客,不论官阶品级,无特殊情况都无需等待通报。

  所以,当孟尧意识到自己这是被月天尘拒之门外后,顿时蒙了,随即恼怒。

  “大人,大人,”既月在孟尧身后急道”师傅眼下不便见客。“

  孟尧理都不理,自顾自径直入内,凉讽道“姻缘殿什么时候改了规矩?好大气性。”

  外殿无人,只有风过纱帘的悉悉索索声,更显寂籁。

  突然内殿方向隐约传来水声,孟尧想都没想一步上前,拉开屏风。

  一霎那的表情凝固,一瞬间的时间定格,天地良心,她虽是姻缘殿常客,但以前从来没有踏进过月天尘的寝殿。

  眼下是第一次。

  浴池内人,一动不动,仰面闭目,似是睡着般。

  孟尧心虚地咽了咽嗓子,缩起身体,打算立刻马上悄眯眯撤退。

  事后,她觉得自己真是蠢得没救了。

  月天尘千年修为,连只蚂蚁爬进去估计都能察觉,何况自己这么大阵仗,睡着个屁。

  月天尘在孟尧转身瞬间,手臂伸长一捞,将人带入水中。

  孟尧:“······“她刚记得,浴池中人是背对自己的啊,后脑勺应该没长眼睛吧。

  “尧儿?”头顶传来月天尘睡意朦胧的喑哑声音“怎么是你?”

  孟尧深呼吸,努力压下心头不快,“腾”一声站起,溅起四散水花,晶莹莹一室。

  身上湿透的衣衫,像瞬间缩了尺寸般,紧紧包裹着下面玲珑凹凸的躯体。

  月天尘下意识低头扫了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规规矩矩收至孟尧脸上,坦坦荡荡问“既月没跟你说,我不方便见客吗?”

  孟尧一晒“光一句不方便,我能猜着月下仙人青天白日,开门沐浴吗?”

  今儿目的是来解释求和的,孟尧尽可能摆出一张寻常笑颜“我去外殿等你。”

  简简单单一眼,孟尧扫过去,便是含情一睨。

  浅浅淡淡一笑,落在她眼角,便是春情缱绻的风情。

  直直白白一句“等你”,由她口中说出,便带着酥骨挠心蛊惑。

  此情此景······,着实考验定力。

  “来都来了。”月天修长有力的大手一把扣住孟尧手腕,中指根处那一圈红痕,瑰丽得仿佛血戒,水汽氤氲中,附着无尽旖旎。

  孟尧眼梢轻挑,无知即纯洁地望向月天尘。

  月天尘被这眼神盯得,突然就恼了,“躲什么躲,你不是,就喜欢看人不穿衣服吗?”

  孟尧:“······”

  从月天尘口中,不管吐出的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带着股特殊质地的从容雅气。

  孟尧莫名有点想笑,忍着不动,微微低头,眼珠不知往哪儿搁,便只能盯着他指根处的红痕研究。

  虽然嘴巴天天嚷着万花丛中过,但孟尧其实尺度极有下限。

  也不知是遗传什么不好基因,就爱过嘴瘾。

  亦或者工作环境所逼,地府众仙家,上赶子竞赛似的,一个比一个磕碜,孟尧索性将自己那点嘴瘾全献给了天庭。

  月天尘是一路无奈看着孟尧长歪的。

  不过好在她秉得住基本原则,不对朋友使坏,所以从不拿月天尘开涮。

  月天尘左手下意识攥紧,右手腕轻轻一旋,拉着孟尧的手,缓缓上移,直至掌心贴于自己胸前。

  哑声问“告诉我,比起他,什么感觉?”

  孟尧耳畔一热,猛然抬头,因为身板长太长缘故,鼻尖擦着月天尘鼻尖而过,俩人俱是一愣。

  月天尘的气息她再熟悉不过,只是这般近距离,这种状态,还是第一次。

  即便她内心再坦荡,脸上还是不自觉显露窘态。

  该有的表情一个不差,除了脸不红,心不跳。

  没人见过孟婆神脸红,她言行轻佻,却断情绝爱, 一个不懂爱的人,如何会因暧昧脸红。

  孟尧想收回手,挣了两下没能甩开。

  掌下是月天尘湿热的身体,隔着一层水汽透明的薄衫,不论从触觉还是视觉感知,都令人神思万里。

  “发烧了?怎么心跳这么快?”

  孟尧问这话的表情,像极了大夫询诊时问的那句“怎么脸色这么差”,带着正色庄容的些许不苟。

  ”比他,什么感觉?“月天尘不理,明眸潋着一池波光,继续自己未完的问题。

  孟尧:“·······”

  “比他软,行了吧?”

  月天尘抿唇,微微蹙眉,似乎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

  孟尧感概自己脑袋灵光,没下意识脱口第一反应的话”没他韧“。

  好歹千把岁的神仙,怎地这般幼稚,孟尧心想,原来月下仙人也并非看上去那般,原石完玉,旮旯里小缝小隙不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