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赵府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32,160

  “草民新学了一种踢蹴踘的花式,特来找殿下一起玩耍。走走走,草民在宫里呆不了多长时间,迟了可就玩不上了。”

  赵鹏一边说,一边拉着太子,慢慢走远。临行时还对怀吉挤了挤眼睛。

  众人长长舒了口气,但看怀吉的目光,不免带了几分埋怨。

  片刻后,皇后派人把他们送出宫去。

  贾氏在宫门口等的都快疯了,看见儿子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

  回去的路上,怀吉靠在贾氏怀里问:“母亲,你知道今上育有几位公主吗?”

  贾氏想了想说:“有十三位公主。咱们的这位陛下呀,公主生了一个又一个,皇子一共才生了三个,还夭折了一个。剩下的这两个比金子都金贵。”

  “徽柔公主排行第几?”

  “徽柔是陛下最小的公主,十三公主。”贾氏有些奇怪:“你问这个做什么?”

  怀吉把头依偎进贾氏怀里,没有说话。徽柔的事情,他还没想好应该怎么说,只能不说。

  贾氏以为他累了,把他往怀里又搂了搂,也不再说话。

  给太子选陪读的事情,因为太子的胡搅蛮缠而不了了之。

  回宫没几天,赵鹏果然让家仆过来下了请帖,请怀吉去赏雪。

  赵鹏家往上数三代都是武将,当时虽然身居要职,但在京城这个地界还是被人瞧不起。

  后来赵鹏的姑奶奶进宫侍奉先帝。那是个极善于揣摩圣心的女子,靠着自己的聪慧和手段,从低份位嫔妃,一步步坐到宠妃的位置。

  先帝驾崩,临终遗命,传位皇长子。而这位皇长子正是赵家姑奶奶的养子。

  赵家出了位太后,身价立刻翻了几番。

  赵鹏的父亲走了迂回路线,先是外放做了地方官,然后再回京述职,终于如愿进了文官的行列。

  怀吉去父亲的库房里挑了两锭上好的徽墨,并一把镶金嵌玉的匕首,前去赴宴。

  赵府的建筑不像一般权贵人家,只追求精致富丽,而是疏阔大气,偶尔有飞阁流丹点辍其中,更添意境。

  赵鹏邀请了四五个人来府里做客,赵夫人亲自出来招呼,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孩子而有所怠慢。

  赵夫人是将门虎女,三十出头,长着江南烟雨的秀丽容貌,言行举止却很爽朗。

  估计怀吉长的好,举止又文雅,很合赵夫人眼缘。赵夫人拉着他嘘寒问暖,刨根问底,死活舍不得撒手。

  赵鹏嘀咕:“知道的晓得母亲这是关爱晚辈,不知道的还以为母亲在相女婿呢。”

  赵夫人笑吟吟的瞥他一眼,转而又看向怀吉:“我到真有这个意思,就怕咱家那两个女张飞唐突了人家。”

  怀吉面色一红,赶紧后退几步,连称不敢。

  左侧不远处坐了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浓眉大眼,身形健壮,皮肤不像京城的贵族子弟那样白皙,反而呈小麦色,看起来很憨厚。

  他本来正在和另一个少年议论,京里哪家兵器铺子匕首打制的好,听到赵夫人的笑谈之语,立刻沉默下来。

  赵夫人亲自开了宴席,嘱咐他们随意些,便离开了。

  宴席结束后,有两个抱怨没吃饱,于是赵鹏又让家仆在花园暖阁里设了烤肉架子,一群人烤肉吃。

  那几个孩子家里都是武将出身,本来就不是规规矩矩的主,心思也不在吃上面,呆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其中一个拍拍一直闷闷不乐的那个少年说:“石广安,我听叔父说你最近正在练习骑射。咱们比箭去,如何!”

  石广安看一眼怀吉,见他温文尔雅,自有一派君子之风,大概觉得他就是个无用的书生,便昂头说:“就咱们两个有什么意思,要比就大家一起,人多才热闹。”

  赵鹏心痒痒的想去,又怕怀吉为难,忍痛说:“算了算了,今天这么大的雪,视线不好。要不咱们改天吧?”

  怀吉微微一笑:“无妨。雪虽大,却没有风,不妨碍射箭的准头。”

  上一世的他手无缚鸡之力。重活一世,他不止修文,也研读兵书,还曾让父亲花重金请人回来教他武艺。

  射箭也是练过的。

  赵鹏高兴的跳起来,小手一挥:“走,还等什么!”

  赵府原本有个不小的演武堂,但孩子们谁都不耐烦去那种地方,偏偏想去花园里折腾。

  仆人立下箭耙,一群小少年立刻束发挽袖,雀跃着跑去射箭。

  茫茫白雪上,潇潇寒风中,孩子们有模有样的比试。

  石广安有心要和怀吉较劲,奈何怀吉安安静静,不争不抢,一直避着他。

  没多久,赵夫人也来了,身后还带着两个女孩子。一个只有六七岁,挽着双髻,玉雪可爱。一个十余岁,身穿黄色大袖衫,披着镶了狐狸毛的斗篷,婷婷袅袅,姿态娴雅。

  赵鹏拿肩膀撞了怀吉一下,努努嘴:“快看,我娘把我大姐小妹都带来了,铁了心要招你做她女婿呢。才第一次见面,太心急了吧?”

  想了想又揄挪:“要不你选一个算了,其实我也愿意让你做我家姑爷。”

  怀吉默然不语,心里却下定决心,以后不来赵家了。

  赵夫人果真引着两个女儿和怀吉见礼,先指着大的那个说:“这是长女赵静怡。”

  又指着小的说:“这是次女赵静悟。”

  赵静悟草草行过礼,就去缠赵鹏,嚷嚷着让他教自己。赵鹏不敢不从,只能哭丧着脸告诉她怎么开弓,怎么发力。

  赵静怡则落落大方的笑着说:“李公子如果累了,就坐下喝盏茶。那就是群猴儿,讨人嫌的很。”

  怀吉婉言谢绝,依旧调弓弄箭。

  赵静怡也不离开,站在一旁默默看了片刻,然后说道:“公子试着将右肘稍稍抬高半寸,身体微微下沉半分,看看会不会更好些。”

  怀吉依言照做,果然准头比先前好了些。他回头,冲赵姑娘感激的笑了笑。

  赵静怡也很高兴,毕竟年纪也不大,自觉同怀吉算是关系近了一步,便同他笑谈起来,怀吉也礼貌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