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太子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32,222

  小姑娘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肃眉敛目,想必是在努力理解怀吉话里的意思,片刻后,指了指脚下交缠在一起,不分彼此的影子,认真说:“哥哥也在徽柔心里。”

  怀吉几乎又要落下泪来,重重点头:“嗯,徽柔在怀吉心里,怀吉也在徽柔心里。”

  小姑娘“咯咯”笑着,去踩交叠的影子。

  怀吉唇边含着浅笑,站立不动。看她如翩翩蝴蝶缠绕身侧。

  心中惟愿繁华落尽,与君老。细水流年,与君同。

  “公主!公主!”

  一名嬷嬷领着十数名宫人太监,急匆匆奔过来。

  小姑娘展开双臂迎过去,扑到嬷嬷怀里:“乳娘,我在这儿。”

  嬷嬷一边给她披衣裳,一边低声埋怨絮叨,看得出非常疼爱她。

  小姑娘拽住嬷嬷的手,拉到怀吉面前,带着一种要把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和别人分享的喜悦,说道:“这是哥哥。”

  嬷嬷打量着怀吉,又看了看身后的冰雕楼台,斟酌着问:“这位公子,从何而来?”

  怀吉礼貌的躬身行礼:“在下李怀吉,今日是奉皇后娘娘懿旨进宫。”

  嬷嬷想来是听说过皇后要给太子找伴读的事情,遂点点头,行了福礼,抱起小姑娘走了。

  小姑娘一只手揽着嬷嬷的脖颈,一只手使劲儿朝怀吉挥舞,用自以为别人都听不到的声音朝他喊:“哥哥,记得来看徽柔。”

  怀吉也冲她挥手,含笑点头。

  少年的身姿挺拔,澹澹如明月,朗朗似清风,镌刻在了小姑娘懵懂的眼里,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以至于很多年后,她想起今天这一幕,都会感叹命运的神奇。

  怀吉朝小姑娘离去的方向站了很久,心里眷恋不舍,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世,她终究又被困在了孤城里。

  幸好,他在孤城外。

  如果他竭尽所能也无法解救她于孤城之外,那么就帮她打碎这孤城。

  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正当怀吉准备回阁楼,再随便走走做样子时,一个年龄六七岁,穿着朱红色常服的男孩,身后浩浩荡荡跟着几十个宫人,大摇大摆从廊桥上走来。

  能在皇宫里摆这么大谱的孩子,除了当今太子,不做第二人想。

  怀吉撩袍跪下,叩首行礼:“草民恭迎太子殿下。”

  阁楼里的人急忙跑出来,呼啦啦跪了一片。

  宫人在一株梅树下设了座椅,铺上锦垫。太子坐下,傲慢的审视了一遍跪着的众人,也不叫平身,只仰起头,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听母后说,她给我选了几个伴读,孤特意来瞧瞧。你,”他抬手指向其中一个孩子:“都会些什么!”

  那孩子赶紧往前爬了几步,惶惑的回答:“禀殿下,草民会吟诗,会作画,会下棋……”

  “这么说,你比孤学问还好喽?”

  太子手里把玩着一支玉如意,指尖顺着灵芝的纹路来回滑,语气带着一点森冷。

  那孩子一颤,后面的话就噎了回去。

  太子勾勾嘴角示意另一个孩子:“你呢?”

  另一个孩子深深埋下头,声音低如蚊蚋,结结巴巴:“草民,草民……就读过些许书……”

  “连孤都不如的人,也配给孤做伴读!”

  太子似乎铁了心要挑刺,目光在人群里转来转去,落在怀吉身上。

  可能是怀吉淡然的态度让他越发看不顺眼,他拿下巴点了点怀吉:“你,出来。”

  怀吉起身,走到太子面前,再跪下,礼仪标准,无可挑剔。

  太子斜眼看着他,慢条斯理的问:“叫什么名字?”

  “回殿下,草民李怀吉。”

  “画梅花图那个?”太子伸出手去,旁边的宫女赶紧把手里端着茶递给他。

  太子揭起茶盖抿了一口,突然就暴怒起来,把手里的茶碗狠狠砸向宫女:“贱婢,这么冷的茶也敢拿来给孤喝!”

  那盏茶直直飞出去,砸在了宫女的额头上。

  太子虽然年幼,手劲儿不大。宫女的额头还是被砸出了个大包,茶叶茶水糊了满头满脸,冒着蒸蒸热气。宫女并不敢擦拭,急忙跪下请罪。

  可见茶水虽然不烫,也不算凉。

  这位太子殿下不知在哪里受了气,把他们这些人做了迁怒的对象。

  众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怀吉只听说过太子玩劣,没想到他脾气竟也这么暴躁。

  这可是一国的储君,可他哪里有一点为君之相。

  宫女被人拉了下去。太子继续问话:“既然你梅花画的很好,想必画工了得。”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荷塘:“就给孤画一幅荷花图吧。”

  怀吉知道,自己如果真画了荷花图,不管好坏,都能成为太子发难的理由。还不如一开始就拒绝。

  他不卑不亢地说:“草民自幼随家父习医,于画画一道只是偶有涉猎,并不精通。草民的梅花图画的好,得益于外祖家中有一片梅花树,草民很喜欢,每日观赏揣摩,所以画的比别人好了些。至于其他的,草民实在不敢班门弄斧,辱了贵人的眼睛。”

  太子将信将疑:“真的假的?母后今天在孤面前把你夸成了一朵花,孤就不服了,你真有那么好?不会是个草包吧?”

  原来竟是冲着自己来的?怀吉心里苦笑,为了让这位太子殿下消气,只得先给他顺毛:“娘娘谬赞,草民愧不敢当。娘娘当着殿下的面夸赞草民等人,也是出于对殿下的一片拳拳爱心。父母之爱子女,必为其计深远。殿下想必能体谅娘娘的一片苦心。”

  太子虽然混账,想必也知道母后是真心对他好,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五分。但是又觉得自己这么大张旗鼓的过来,本来是想杀几个下马威,却一拳捣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不得劲。就打算从怀吉身上再找点儿茬。

  这时,一个宝蓝色的身影急匆匆走过来,到了太子跟前行礼后,笑嘻嘻的说:“殿下原来在这里,叫草民好找。”

  竟是方才嚏喷打的震天响的赵鹏。

  太子见了他似乎也很高兴,想去拉他又觉得不够矜持,别别扭扭站在那里,问:“你找孤有什么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