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重逢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32,151

  魏国的国力并不强盛,皇帝也从来不关心百姓的疾苦,一天到晚只知道寻欢作乐。上行下效,有些钱的人家都是这种风气。

  在其他孩子眼里新奇有趣的冰雕楼台,怀吉只看到了“奢侈”两个字。

  刚才那个孩子一直跟在怀吉身后几步远。他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支冰雕的茶杯看了看,问怀吉:“建这样一座阁楼要花不少银子吧?”

  这个孩子长了一张白白嫩嫩的圆脸,虽然锦衣华服,但是并没有一般世家子弟的矜持娇贵。反而总是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好相处。

  怀吉对他很有好感,就压低声音回答:“应该要费不少银子吧。”

  那孩子环顾四周,见宫女太监离的很远,才微微叹气:“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怀吉有些诧异,这倒是个与众不同的。

  那孩子上前几步说:“我叫赵鹏,今年九岁。我爹原来在济阳府任知府,今年才回京城述职,补了兵部郎中的职位。你呢。”

  赵鹏都快把家底兜给怀吉了,怀吉也把自己家里的情况告诉了他。

  赵鹏兴奋的说:“那我管你叫怀吉哥吧。”

  然后和怀吉咬耳朵:“京城里的人特别势利又爱拿腔捏调,一杯茶都能说出十八种喝法,烦都烦死了。不过我觉得你就和他们很不一样。”

  怀吉莞尔一笑。

  赵鹏突然打了个喷嚏。赶紧抬袖揉了揉鼻子。紧接着又打了四五个,他惨嚎:“完了完了,该死的鼻炎又犯了!”

  怀吉看他把好好的一副袖子揉得皱皱巴巴。实在看不过去,就把自己的手帕递给他。

  赵鹏接过来使劲的摁着鼻子。

  他皮肤本来就白,此刻鼻子红彤彤的,好像雪地里栽了颗胡萝卜。配上水濛濛的眼睛,那模样又可笑又可爱。

  赵鹏拿手帕捂住口鼻,一边打喷嚏一边往外跑:“怀吉哥对不起,我先走了,改天我请你去我家里赴宴。”

  怀吉目送赵鹏离去,一个人逛了会儿,觉得很无聊。便下了楼,想在园子里透透气。

  阁楼不远处有一个池塘。

  因为是冬天,池塘上布满了冰雪,露出几杆枯枝败叶,分外萧条。

  怀吉想起很多很多年前。

  徽柔满怀憧憬的说:“如果不做公主,那我做什么呢……就让我做一株荷花罢,年年生在秋江上,着孤帆远影,看云卷云舒,自由自在,这样多好。”

  他温柔的回答:“若你是荷花,那我就做你花叶底下的波浪,这样我们便可以岁岁年年,随风逐雨长来往。”

  那时生活虽然已经有了苦难磨砺,他们被困孤城,却还能做彼此的光源,救赎温暖着彼此。

  那一点点的甜,是放了砒霜的蜜糖。甜的让人心颤,品多了就是死亡。

  他只恨自己那时太克制,太隐忍。既然结局注定是死,为什么不能再勇敢一些?让两个人过得再快乐一些?

  就算做赴火的飞蛾,也要无怨无悔,义无反顾。

  怀吉拿手指在空中一笔一划,勾勒着徽柔的模样,仿佛心爱的少女就在眼前。

  枯荷残雪,湖水已冰。

  徽柔,影子被冻住了。

  冬天太漫长,春天什么时候才会来?

  “哥哥。”是谁轻轻拽了拽怀吉的衣摆?

  有个声音稚嫩娇软,又甜又脆,得不到应答,就再唤了一次:“哥哥。”

  哥哥……

  这声音穿过遥远的时空,和记忆里的那座孤城,孤城里的那个小女孩慢慢重合。宛如一道光,划破沉沉暗夜,一直落到怀吉心里。

  怀吉恍恍惚惚低下头,看到脚边站着个两三岁的小姑娘。一头细软的碎发用镶了珍珠的彩带扎起,挽成两个小揪揪。身上穿着胭脂色的绣花短袄,月白色长裙,领口袖口都镶着狐狸毛,遮住了半个下巴,更显得一双眼睛乌黑澄澈,灵转动人。

  小姑娘肉乎乎的小手牵着怀吉的衣带,见他不说话,稍微偏偏头,用软软的,带着疑惑的声音又唤道:“哥哥?”

  怀吉浑身轻轻颤抖,双唇开合几次,都发不出一个音节。只觉得荒芜了很多年,长满杂草,落满霜雪的心,终于跋涉过漫漫严冬,刹那间百花盛开,柔条破芽,芳菲无尽。

  泪水模糊了眼睛。怀吉抬手掩住,任它们从指缝间一滴滴坠落。

  “哥哥,你哭了吗?”

  怀吉蹲下身,把那个柔软娇小的身躯搂进怀里,头深深埋在她颈间,哽咽着流泪微笑:“哥哥很高兴,徽柔。春天……来了。”

  小姑娘在他怀里挣扎了几下,没挣开,声音闷闷的传出来:“哥哥见过徽柔?”

  “见过。在很久很久以前……”

  怀吉扶起小姑娘。让她稍稍离开自己的怀抱,手指轻轻抚摸她细嫩的小脸,小心翼翼的,带着一点期待问:“徽柔还记得怀吉吗?”

  “怀吉是谁?”小姑娘瞪大眼睛问。

  怀吉有一瞬的失落,转而又笑了起来。他指着小姑娘身后,示意她转头:“徽柔看看那是什么?”

  小姑娘转身,咬着手指低头看了一会儿,才犹犹豫豫的说:“是影子?”

  “对,是影子。”怀吉的声音温柔似水。

  此时晴光方好,照的小姑娘面容潋滟生辉。远处隐隐传来孩子们的嬉闹声,更衬的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岁月静好。

  怀吉专注地凝视着她,语气轻且坚定,仿佛在同她宣誓一般:“怀吉是徽柔的影子。徽柔在哪里,怀吉就在哪里。只要徽柔回头,怀吉永远都在。”

  他把小姑娘重新揽进怀里:“这一次,怀吉会一直陪着公主,再也不分开。”

  小姑娘并不能领会他话里的意思,蹙起好看的眉头,费力的重复:“怀吉是……影子?”

  “嗯。”怀吉起身走了几步,让那道小小的影子投射到自己脚下,微笑着说:“徽柔要这样说‘影子在怀吉脚下,徽柔在怀吉心里’。”

  她不记得自己了,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只要自己还记得她就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