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考教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22,167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到是什么都会一点。”

  对面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怀吉一大跳。待看清那人是谁,他又惊又喜:“周先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那人正是任先生的好友,周紫清。

  “我来这里本来是想找几本书的。书没找到,却看到了这个。”周紫清扬了扬手里的书:“《四书直解》,是你在看吗?”

  怀吉礼貌的回答:“回先生,学生闲来无事翻翻罢了。”

  “哦?”周紫清挑起一边的眉尖,笑着说:“翻一翻罢了?你翻的倒是仔细,连批注都写了这么多。”

  “一些粗陋的见解,到是叫先生笑话了。”

  怀吉虽然没有同这位周先生谈过学问,却知道他是个深藏不露的人。

  “那日你在私塾和其他学生辩论,我都听到了。难为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犀利独到的言论见解。”

  周紫清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屋外雪花簌簌,越发显得这敲击声清脆入耳:“我刚才看了你对《四书直解》的眉批,发现你也颇有心得。因此想要考教你一二。”

  怀吉连称不敢。

  周紫清摸着上唇的两缕八字胡,沉吟片刻说:“现如今工部尚书马斌致仕,今上欲从百官中选拔一位顶替他的位置。你认为应该从哪方面着手,进行选拔?”

  这是关乎国际民生的大事,怀吉犹豫片刻,说道:“学生才疏学浅,不敢妄议朝政。”

  “不过是闲来无事,随便聊聊罢了。你有什么想法尽管直言,就算不小心被旁人听到,谁会把一个十来岁孩子说的话当真?”

  怀吉想了想反问:“先生以为,应该从哪方面着手呢?”

  “许多臣子都举荐工部侍郎刘涛,说他不论是名望资历,还是受百官拥戴的程度,都是最佳人选,你觉得呢?”周紫清笑眯眯的把皮球又踢回给怀吉。

  “学生曾听人说,刘侍郎外放做官时,常常搜刮民脂民膏,收贿受贿,尸位餐素,百姓苦不堪言。之所以名望好,受拥戴,不过是因为懂得上下打点而已。”

  停顿片刻,怀吉还是决定说下去:“所谓名望,勤政爱民者有名望,学术有成者有名望,谨言慎行者有名望。朝廷选拔人才,单从名望和资历入手并不妥当。”

  这番话明显让周紫清有了兴趣,他鼓励怀吉:“嗯,说下去。”

  怀吉深吸口气,继续说道:“学生以为做官当报效朝廷。如果饿殍遍野,就算顿顿喝菜汤,也算不得好官。如果百姓富足,夜夜笙歌,就算顿顿吃肉也是好官。”

  “这番言论倒是与众不同。”周紫清有些动容:“那么历朝历代,清官为何寥若星辰?”

  怀吉叹息:“官场风气江河日下,国库空虚,官员贪墨,河漕失修。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刷新吏治,单靠名望和官员的拥戴,来核定人选,只怕会……”

  “政权不保”四个字,怀吉咽了回去,这些话已经不是他这个身份该说的了。

  这番话说完,藏书阁里长久的静默。

  直到院子里传来“咔嚓”一声,枯枝被雪压断的声音,周子清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含笑问怀吉:“你可愿意做我的学生?”

  怀吉有些惊愕,越发觉得这位周先生的身份琢磨不透。

  周紫清摆了摆手制止他要说出的答案:“无妨,你考虑考虑再做决定。夜深了,回去歇息吧。”

  言毕,又像来时那样,悠悠闲闲下了楼。拿起油纸伞,慢慢走进黑夜里。

  怀吉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并没想过这样一个平常的夜晚,会成为他人生中一个巨大的转折点。

  东风吹暖娄江树,三衢九陌凝烟雾。

  很快就到了怀吉和徽柔重逢的第二个新年。

  一大早,徽柔就坐在紫檀水滴雕花拔步床上,朝着窗外不停张望。

  含梅过来给她拢了拢被子,笑叹:“你这孩子,不随娘娘去给太后拜年,反倒称病窝在这里,眼巴巴的盼哥哥。太后真是白疼你了。”

  “梅姨你不懂,那是因为太后常见,可是哥哥不常见。”

  徽柔说的一本正经:“我对太后娘娘的喜爱,一点也不比怀吉哥哥少。”

  含梅哈哈大笑:“多大点的小人儿,已经学会拍马屁了。”

  徽柔也跟着笑的眉眼弯弯。

  远处传来“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给这寂寂深宫,增添了一点喜气。

  随着鞭炮声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身穿深紫色锦衣的少年。

  他背着药箱,站在殿门口,冲宫女行礼的身姿,挺拔从容,比身后的皑皑白雪更耀眼。

  “哥哥,哥哥!”徽柔冲着怀吉使劲挥手。

  怀吉抬头,对着她灿然一笑。

  “哥哥来啦!”徽柔高兴的跳下地,就要往外跑。

  “小祖宗,外面冷着呢。穿这么单薄跑出去,真病了怎么办?”

  宋嬷嬷赶紧拦住徽柔:“李公子马上就进来了,公主就连这一点功夫都等不得?再说公主下地乱跑叫人瞧见,又要被人拿去说嘴了。”

  徽柔嘟着小嘴又躺回床上,琉璃般清澈的双眼却紧紧盯着门口。

  “公主不听话,可是没有压岁钱了。”

  怀吉的身影从屏风后转出来,从袖子里取出一个荷包,在徽柔眼前晃了晃。

  徽柔跳起来就去抢荷包。怀吉将荷包高高举起,小姑娘跳来跳去,也不过勉强能拿手指扫一下荷包底下的穗子。

  抢不到荷包,小姑娘索性抱住怀吉的胳膊,一边使劲往下拽,一边娇娇的说:“哥哥,你就给了徽柔嘛。徽柔给哥哥拜年好不好?”

  怀吉嘴角含笑,目中脉脉,满是爱怜:“那徽柔给哥哥说两句新年的祝词,叫哥哥听一听。”

  徽柔退后几步,站到怀吉面前,拉过他的手,把自己白嫩嫩的额头在这只手上磕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徽柔祝哥哥在新的一年,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羊开泰,四季平安,五福临门,六六大顺,七星高照,八方来财,九九同心,十全十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