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端午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22,169

  言毕,自袖子里取出一个刻有荷花图案的梨木匣子:“这是我在庙会上买的整套小瓷猫,烦你帮我送给公主。淳明公主和亲时,她将阿黄送给了淳明公主。上次见到公主,我瞧她郁郁不乐,希望这些小东西能讨她开心。”

  怀吉同赵鹏进过几次宫。然而徽柔毕竟是皇家公主,哪能那么轻易见到。即便见了,也只能远远看着,聊慰相思之苦。

  赵鹏拍拍胸脯:“放心,一定送到。”

  两人又闲话一番,然后拜别。

  出发那日,贾氏眼眶微红,依依不舍,牵着怀吉的手,叮咛了又叮咛,嘱咐了再嘱咐。

  直到李明昭出言相劝:“莫要再哭了,吉儿有上进心,这是好事。你不就想看着他学有所成,光耀门楣吗?现如今他要去进学,你应该高兴才是。”

  怀吉也再三保证,他有时间就会回来探望双亲,贾氏才好了些。

  私塾位于郊外,远远望去,黛瓦粉墙,浓荫蔽日,绿水绕郭,环境十分清幽。

  任先生的学生并不多,也就三十余人,其中有近一半人都在私塾长住。

  任先生是个教学十分严谨的老头,五十多岁年纪。身材高挑清瘦,背有些微微的驼,双鬓斑白。总喜欢穿一身洗得发白的布衫,眉头微皱,显得很严肃。

  私塾院子的大槐树下,有一块青石板。

  学生若是不肯好好学习,淘气捣蛋,任先生从来不打不骂,只消让他在石板上跪上两个时辰,管保第二天乖乖的——因为腿跪肿了,无法行走。

  也因此那块石板水润光滑,可想跪过多少学生。

  私塾里,上午讲授四书五经,经史子集。下午则会让他们进行实时辩论,或者练习绘画书法。

  怀吉上一世便聪敏好学,文采斐然。这一世更是刻苦用功,不论文武,都会花大力气钻研。

  因为在那锦上繁华的富贵地,玉宇芳林的高阁处,囚着他心爱的姑娘。

  而救她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入仕,掌权。

  端午这天,任先生给学生们休假一天。

  怀吉下学之后便坐着马车往家赶,至深夜方归。李氏夫妇一直等着,见了儿子自是一番心疼痛惜。

  而后贾氏取出一封请帖给怀吉。怀吉展开看了,是赵夫人下的帖子,邀怀吉一家明日去汩罗江畔,看舞龙舟比赛。

  怀吉自然明白赵夫人的意思,不由得苦笑。

  第二日,赵府亲自派了马车来接,载着怀吉和贾氏,去了汩罗江畔。

  江边搭建了许多彩楼,个个朱楼画阁,精致富丽。

  彩楼之内脂滑粉腻,彩绣飞舞。

  赵夫人极热情的把贾氏并怀吉迎上楼,安置妥当。

  赵静怡抿唇微笑立在一旁,长而黑亮的眼睛里都是愉悦。

  赵夫人如此重视怀吉,赵郎中曾经斥责过她:“一个七品御医之子,也值得你如此看重?哪里还有一点官家太太的矜持。”

  赵夫人振振有词的反驳:“怡姐儿今年已经十二岁,疼爱儿女的父母,这个时候多半开始给孩子相看合适的人家了。李家公子不论才学还是容貌,都甚得我心。我自然要待他好些,看得紧些,省得被别家挖跑了。”

  赵郎中嗤笑:“依你我如今的身份,我的女儿便是皇子也嫁得,做什么要去屈就一个门第低的穷小子!”

  “赵鑫,你有没有听说一句话叫‘盛极必衰,宠极必辱’?当今陛下疑心病那么重,会乐意看着我们家和豪门贵族联姻吗?太后娘娘活着还好,若她老人家宾天了,谁敢肯定陛下不会拿咱们家开刀。”

  赵鑫呐呐的说:“哪里就有你说的这么严重了。”

  赵夫人冷笑:“赵家一门莽夫鲁汉,肠子直的从头通到尾,能想到些什么?你现在嫌弃李公子门第不高,恐怕将来还要上赶着,求人家娶咱们家女儿呢。”

  说到这里,她似乎想起什么:“也是,郎中大人回家以后,把所有的精力都贡献给你的那些姨娘小妾了,哪里还有功夫考虑这些。”

  赵郎中气了个倒栽,然而他自来都惹不起家里的这位夫人,只能一拂衣袖,气冲冲的离去。

  自此,赵夫人待怀吉愈发亲切。

  贾氏和赵夫人也曾见过面,两个人相谈甚欢。

  没多久,隔壁彩楼前停下一架车撵,从里面走出一位身姿潇潇的少年郎。

  这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容貌清俊,肌肤玉白。穿着一身红色亲王服,长袖宽广,翩然若仙。

  顿时,几十名高门贵女,闺阁千金,拥向少年视线可及的那边,聘婷玉立,莺语沥沥,眼波流转,无不希冀能引起少年郎的注意。

  赵鹏悄悄和怀吉说:“这位是当今陛下唯一的弟弟,中山王。听我娘说,这位王爷尚未婚配,是京城里许多人家心里的佳婿人选。”

  他环顾左右,见没人注意这里,才撇了撇嘴:“所有人都称赞他‘温谦恭良,其人若玉’。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就是喜欢不起来。”

  怀吉低眉敛目,低声回道:“禁言。须知祸从口出。”

  这位中山王,是先帝的遗腹子,也是位十分低调的闲散王爷。

  文武百官笑称他是“三不”王爷:不贪权势,不爱钱财,不涉党争。

  唯二的爱好就是游山玩水,和醉卧美人。

  即便无权无势,因为长了一张好皮囊,也有无数闺阁女子争先恐后往上扑。

  毕竟是天潢贵胄,就算做个侧妃,也足够让人羡慕的。

  他上了楼,立即有娇媚的侍女奉上香茶。他伸手搂住那侍女,低声调笑起来。

  怀吉转开视线,凭栏而立。

  汩罗江上水波粼粼,金光碎碎。

  不远处十几艘龙舟整装待发,上面或站或坐着一些服装各异的赛手。

  少女们指指点点,评价着这家的龙舟威武,那家的儿郎俊俏,江边一派欢声笑语。

  不知是谁喊道:“快看,陛下的御撵过来了。”

  远远的,一队队人马迤逦行来,前后皆有身着重甲的御林军护卫,足有数百人之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