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尊卑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22,188

  重宁帝坐于金络之上,络上设三层黄缎幨帷,后树有十二面大旗,旗上各绣金龙。端的是尊贵无比,奢华异常。

  怀吉同众人下楼,跪伏在夹道两边,恭迎圣驾。

  御林军中,赵武骑在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上,目不斜视,面无表情。

  赵武身后跟着的人竟然是石广安。

  经过怀吉等人时,石广安微微垂目看了一眼,又赶紧挪开视线。

  直到重宁帝登上彩楼坐定,众人才纷纷上楼。

  赵鹏瞧出怀吉的疑惑,悄声和他解释:“你去进学没几天,这小子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筋,好端端的,非要进御林军,说是历练。他从前也不是这么有上进心的人啊。”

  怀吉但笑不语。石广安想必是将他那日的话记在了心里,他觉得很欣慰。

  重宁帝身周妃嫔环绕,衣香鬓影。

  赵鹏见怀吉频频注目,遂凑近他耳边轻声说:“我方才瞧见宋嬷嬷了。”

  言毕,冲怀吉挤着眼睛笑。

  怀吉躬身一礼:“那就有劳贤弟了。”

  赵鹏闪身跳开,连连摆手:“不客气不客气。”

  然后拉着怀吉的衣袖,朝那边小跑过去。

  到了那座高大富丽的阁楼前,恰是赵武值守,他板着脸,例行搜了赵鹏的身,然后进去通禀。

  片刻后,赵武出来,皱着眉头叮嘱:“老老实实别惹事,否则回家饶不了你!”

  赵鹏冲他扮个鬼脸,牵着怀吉一溜烟跑上二楼去。

  阁楼之内,珠光宝气,晔晔照人。一位位美人环佩叮咚,言笑晏晏。 当真是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侧厅金丝楠木桌上铺着一张瑶席,徽柔穿一身桃粉色的罗衫,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和几个宫女簸钱玩。

  铜钱在席子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她的视线也随着铜钱起起伏伏。小小的身子坐在那里,十分乖巧,看着便叫人心生欢喜。

  怀吉的视线一瞬间就被吸引过去,再也挪不开。

  记忆中的画卷缓缓打开,画卷里的小姑娘同几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儿玩簸钱。

  众人凝眸看着她抛子、拨子的动作,速度不快,也平平常常,便逐渐笑开来:“原以为公主有何绝招……”

  “好了!”小姑娘忽然一声轻呼,最后一抛,压下子后竟双手一齐覆在铜钱上,因动作过猛,连带着上身也向前倾,像是一下扑了过去,完全破坏了刚才的雅坐姿势。

  她笑眯眯地让伙伴们猜正负,没有一个人猜中。

  小姑娘双眸明亮,嘴唇微抿,带着一抹克制的得意,不肯揭晓结果,笑盈盈的看过来:“怀吉,你来了!”

  徽柔,我来了。

  可是我们隔的那么近,又那么远。

  近到我抬眼,眸心里便清晰的倒映出你璀璨的笑颜。

  远到我伸手,怎么努力也无法触碰到你柔嫩的小脸。

  怀吉眼眸湿润,唇角含着浅笑,贪婪的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赵鹏同惠嫔请安完毕,跑到怀吉身边,探头探脑往帝妃聚集的方向看了看,嘴里嘀咕:“宋嬷嬷没出来吧?二姑姑忙着伺候陛下,顾不上徽柔妹妹。你等着,我抱她出来给你玩。”

  他几步进入侧厅,从怀里掏出几颗松子糖,逗引小姑娘:“徽柔妹妹,我带你出去玩会儿,好不好?”

  徽柔把手里的铜钱扔开,抓了糖就往嘴里塞,含糊不清的说:“好,好……”

  赵鹏抱起她,转身欲走,宋嬷嬷旋风般冲进来,抬手拧住赵鹏耳朵,笑骂:“小兔崽子,又想把公主往哪里抱?上次的事情,我还替你瞒着呢。皮痒了?那我告诉你爹爹和兄长去。”

  赵鹏疼的呲牙咧嘴,赶紧放下徽柔,连连求饶:“嬷嬷,我就是看着徽柔妹妹可爱,想多陪陪她……”

  宋嬷嬷扫一眼怀吉,刻板的脸上露出一丝轻蔑,意有所指的说:“公主是天上的月亮,尊卑有别,注意身份。”

  怀吉退后几步,对着宋嬷嬷举手施礼,而后转身离开。

  赵鹏急忙追出来,扯住怀吉的袖子,懊恼地说:“你是不是生气了?宋嬷嬷就是那样,嘴上虽然刻薄了些,心却是好的。”

  “她并没有说错,我为何要生气?”怀吉摇头,神色十分平静:“我和公主确实尊卑有别,她不让我和公主接近很正常。”

  只是,终有一天我要打破这尊卑,与她并肩同行。

  这的确是件无解的事。赵鹏挠挠头:“要不,我去求求老祖宗,让她老人家想办法把徽柔妹妹接回家里来。”

  “不必了。”怀吉微笑望着他,再次重复:“以后都不必了。我会靠自己的努力,走到公主面前。”

  赵夫人的意思,怀吉很清楚,想必母亲也是乐见其成的。

  他既无意于赵家女,再利用赵鹏就显得卑鄙了。

  下午,石广安找机会溜过来,同他们说了几句话。

  在御林军里呆了两个月,他比以前更黑,也更结实了。

  分别时,石广安冲怀吉举了举拳头,说:“看着吧,我一定会比从前更好。”

  怀吉含笑点头。

  傍晚怀吉又连夜赶回私塾。

  天气越来越炎热,没多久就到了蝉噪树苍苍,卷帘屋舍凉的时候。

  这天下午,三三两两着天青色学生服的学生,说说笑笑朝讲堂走去。

  一角的葡萄架下,坐着个身穿儒衫,精神矍铄,长相和蔼的老者,正在品茗乘凉。

  这位老者姓周,字紫清,是任先生的朋友,学生们都尊称他为周先生,已经在私塾里住了七八日了。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喜欢和学生们闲聊。说话幽默风趣,待人又十分和善。学生们也喜欢找他说话。

  路过的学生们都同他打个招呼,他也颔首致意。

  这天下午,任先生布置了一场辩论,内容是:天下动荡大争,要害何在?

  让学生们自辨。

  其中一个学生起身,侃侃而谈:“不兴仁政,不识周礼,以杀戮征战为快事,此为要害。”

  说完,他看一眼任先生,见任先生捋着胡须,微微点头,便得意洋洋的坐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