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辩论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32,175

  另一个学生不服气,起身反驳:“仁政,周礼,果真可行?”

  第一个学生傲然:“国有圣君良相,仁政可行,周礼亦可行。”

  另一个学生冷笑:“寄希望于圣君良相,你这是推崇人治?”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的越来越激烈。渐渐的许多学生也加入进来,现场一片混乱。

  这种辩论怀吉上一世经历过很多,并不太热衷,只是偶尔参与几句。

  任先生的目光落在怀吉身上,出言唤道:“怀吉,你来说。”

  怀吉起身,对着先生和学生们施了一礼,不卑不亢地说:“学生以为,天下之道,不在空谈,而在立行。天下人生而好利,才有货物土地纷争。生而贪欲,才有盗贼暴力于杀戮,生而奢望,才有享受声色犬马。人性之恶,需以律法规正,以律法防范恶意,以法制疏导人性,人性方能向善有序。”

  一个十余岁的孩子能说出这样一番言论,这下不只是学生,就连任先生都静默不语。

  葡萄架下的老者,躺在藤椅上晃晃悠悠,听着里边激烈的辩论,闭目休养。直到怀吉说出那番话,他的嘴角才勾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几天后,周先生辞行,任先生设宴为他践行。叫了怀吉和另一个学生侍奉茶水。

  两个人开怀畅饮,从日暮时分,直喝到月影西斜。

  另一个学生受不住困,托怀吉留些心,有事唤他,便溜回去了。

  怀吉守在门外,听着里面从高声笑谈,渐渐到寂静无声。心里有些担忧,就推开门进去,想看看两个人怎样了。

  桌子上杯盘狼藉,酒水滴滴嗒嗒流下来,溅在周先生的半边腿上。他摊着四肢仰躺在椅子上,呼呼沉睡,对此一无所觉。哪里还有半分平时的儒雅模样。

  任先生趴在桌沿,对着周先生不停的笑,而后拿手指戳着他,又笑又骂:“老狗,放着高官厚禄你不要,偏要自讨苦吃……活该!”

  说着说着头一栽,也醉死过去了。

  怀吉无奈,只得取了两床薄毯,给他们盖上。

  这一年的秋日,怀吉参加院士,考中案首。

  放榜后,怀吉登上京城最高的聚贤楼,遥望皇宫。

  细雨下的绵绵密密,四处一片朦胧。雨渍花落,红散香凋。

  怀吉心里几份凄迷,几份感伤。

  上一世,他与公主最后别离时,公主侧身微微挨近他,轻声说:“后宫与集英殿之间隔着一道宫墙,宫苑内长着一株很高的桃花树,枝叶伸出了墙头。以后每年的立春、花朝、寒食、端午、七夕、重阳、立冬,我都会亲手用彩缯剪成花胜,挂在那株桃花树上。每逢那些节日,你就去集英殿外看看,看见花胜,就当见到了我。”

  那时,尚且有苑内的桃花树,树上的各种花胜,来替他们传递彼此的心意。

  可是现在呢?

  重重宫门似蓬山,将他们阻隔在了山的两边。

  怀吉深深吸气,徽柔,靠近你,我已迈出第一步。以后,我一定会离你越来越近。

  怀吉中了案首,李氏夫妇欢喜不已,宴请亲朋好友庆贺。

  宴席完毕,诸位夫人坐着饮茶时,石夫人笑着说:“妹妹真是好福气,生了令郎这样一个有上进心的孩子。容貌出众不说,还聪敏好学。也不知谁家女孩儿好命,能嫁到你家做媳妇。”

  其余人纷纷附和,有两个夫人还半玩笑半试探,要和贾氏结儿女亲家。

  石夫人用手肘碰了碰一旁正在饮茶的赵夫人:“家里有适婚女孩子的,可得抓紧了。等到李家公子考中状元郎,不知道会被多少人家榜下捉婿,到那时后悔可就晚了。”

  贾氏但笑不语。

  晚上,言语闲谈中,贾氏将这件事说给怀吉听。

  石夫人同赵夫人是闺中密友,她那番话里的含义,贾氏听得明明白白。

  虽说贾氏对赵家嫡女很满意,但也不是个贪恋权贵的人,这种事还是要问过儿子的意见,才能决定。

  怀吉沉默良久,突然起身对着母亲跪拜在地。

  贾氏吓了一跳,急忙拉他:“你这孩子,有什么事说便是了,做什么行这样的大礼?”

  怀吉执意不肯起,抬头望着她说道:“儿子有一个请求,希望母亲成全。”

  贾氏连连点头:“成全成全,地上凉,你快起来。”

  怀吉本来心里伤感,这下几乎笑出声来:“娘也不听听我求的是什么事,就应承了?”

  贾氏叹息一声,抚摸着怀吉的脸,说道:“你从小就比别人懂事,从没让我操过心。如今肯行这么大的礼向我求一件事,必是要事。我怎么能不答应?”

  “娘,”怀吉将脸枕在贾氏腿上,声音轻且认真:“儿子将来只想选一位自己欢喜的人,共度一生。不问富贵,无谓贫贱,你同父亲,可能应允?”

  贾氏没想到儿子提出的竟是这样一个要求,微微怔住。

  自古以来儿女的婚事,无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很少能自己做主。

  然而贾氏却深知,两情相悦有多么重要。她和夫君李明昭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及至成亲之后,婆婆待她宛如亲生女儿。

  后来夫君被举荐进太医院任职,离开家乡进了京城,身份远不是从前能比,也没因此嫌弃过她,更没有拿乱七八糟的女人烦扰过她。

  在贾氏的心里,光宗耀祖,封妻荫子固然重要,但孩子的心愿也很重要。

  思量再三,贾氏终于做了决定:“好,娘答应你。不过,”她有些恍惚的说:“吉儿,娘希望你幸福啊。”

  怀吉眼眶红了。上一世,他父母缘薄,小小年纪就被卖入宫里,历经风雨。

  这一世何其有幸,有一双如此疼爱他的父母。

  怀吉去向任先生拜别时,任先生取出一封推荐信给他:“我有一个至交好友在青云书院任职,你若愿意,就去他那里,他必定会尽心尽力地教你。”

  京城附近有两家书院,分别名为南岳和青云。

  南岳书院贫寒子弟多一些,青云书院贵族子弟多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