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打猎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22,132

  怀吉前世今生都一直循规蹈矩,保持着谦谦君子之风,头一回遇上赵鹏这样跳脱的朋友。再加上很快又可以见到徽柔,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便兴致勃勃地说:“可以。可是我没带骑射服,恐怕多有不便。”

  “这个我早想到了。我今年新做了三四套,都干干净净没上过身。你穿我的就好了。”

  两个人个头年纪都相仿,倒也合适。

  怀吉又问:“有彩头吗?没有我可不耐烦和你们比试。”

  “我叫哥哥把他最好的那把刀拿出来做彩头,你得帮我赢下来。我老早就想要了。”

  “好,没问题。”

  两人击掌,相顾一笑。

  马车一路向前飞驰,怀吉难得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

  赵府的别苑建在鹿鸣山的半山腰上,从山脚下修了一条五六人宽的石道。马车沿着石道一路向上,及至别苑门口才停下。

  门口已经等了很多人。

  以赵鹏的哥哥赵磊为首,身边簇拥着七八位少年郎。后面是十几个侍从,每人手里牵着一条狼狗。

  赵磊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相貌英武,蜂腰猿臂,一身松绿色的窄袖劲装,衬得他身姿十分矫健。

  他盯着怀吉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瞧了个通透,眼神审视又挑剔。

  怀吉很有礼貌的同他见礼,他才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吩咐下人带两人去换衣服。

  趁换衣服的空档,赵鹏低声和怀吉解释:“大哥哥就是那样的人,看着冷淡傲慢,其实古道热肠。相处多了你就知道了。”

  怀吉笑而不语。

  他上一世在宫里待了十几年,什么样的冷眼委屈没有忍受过。这根本不值一提。

  换完骑装再出门,怀吉才惊讶的发现,赵静怡也来了。她今天穿着紫色骑装,长长的头发像男孩子一样挽起,戴着狐裘帽,骑着一匹枣红色小母马,很有些英姿飒爽的味道。

  石广安紧挨着赵静怡,手里拿着一把玄铁制的弓,正在同她讲弓的出处来历。

  赵静怡本来听的津津有味,看见怀吉,顿时眼睛一亮,策马到他跟前,眉开眼笑:“李公子,你来啦。”

  怀吉无奈,只能和她礼貌的应对。

  石广安面色立刻阴沉下来,恨恨瞪了怀吉一眼,似乎想拨转马头离开,又舍不得。

  赵家在后山开辟了一个小围猎场。里面投放着一些山鸡,野兔,孢子,梅花鹿等小动物,供孩子们玩耍取乐。

  行动前,赵磊先拿出彩头给众人看过,果然是赵鹏心心念念的那把镶金嵌玉的错金小弯刀。

  赵磊神情严肃的说:“雪天路滑。为防不测,必须四人以上同行狩猎,每人配五只猎狗。午时必须回我这里报到。”

  少年们纷纷答应,调转马头朝雪地冲去。

  赵静怡挽住缰绳,追上怀吉和赵鹏:“我和你们一起。”

  石广安也跟上来:“还有我,还有我!”

  一行人朝南面开阔的地方跑去。

  正是北风卷地白草折的时节,众儿郎都拿出看家本领角逐。

  跑出一段距离,领头的猎狗突然冲一个地方狂吠。

  怀吉凝神一看,是只毛色灰白的兔子,正在雪地里觅食,听到犬吠声吓得迅速逃窜。

  他从背后取下弓搭好箭,正要满弓射出,身边一只镶着白羽的竹箭已经“嗖”的一声,稳稳扎在兔头上。

  兔子蹬了几下腿便不动了。一只猎狗跑过去,叼起了兔子。

  怀吉侧首看去,赵静怡将将放下手里的弓,冲他抿唇一笑。

  小姑娘虽然年纪不大,但已初显风情,花容绰约。一双眼睛尤其好看,又长又弯,睫毛细细密密,总带着和善的笑意。

  怀吉垂下眼,避开她的视线,转而寻找别的猎物。

  石广安从狗嘴里接过兔子,对着赵静怡憨憨的笑:“二妹妹,拿这兔皮给我缝个帽子吧。”

  赵静怡有些嗔怪:“你箱子里的兔皮帽子不下十个了吧?连顶顶上好的虎皮帽熊皮帽都有,偏还眼馋这一个。我瞧李公子头上那顶帽子单薄的很,便是要缝,也该先给李公子缝一个。”

  石广安欲怒,又不敢怒,讪讪片刻才说:“那就别缝了,仔细手累。”

  冬日寒冷,并没有多少动物可供打猎消遣。一个时辰的功夫也不过猎了七八只野兔并两只山鸡。

  怀吉运气好,打了只孢子回来,喜的赵家姐弟一个劲儿的夸他。

  石广安冷哼一声,纵马朝山林深处奔去。十四五岁的少年郎已经情窦初开,对赵静怡颇有好感。怎能容忍在心爱的人面前输人一等?

  他定要猎一只更大更好的猎物回来。

  即使三个人在后面一直呼唤,他也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少年心事,怀吉其实是能分辨出一二的。想到当年自己对公主初初暗生情愫时,却得不到回应的酸楚,怀吉决定找个时间和他说清楚。

  石广安虽然是四个人里年纪最大的,却是个冲动莽撞的性子。不管不顾向前奔了好一阵,竟然冲出了猎场的范围。

  前面的路略微有些坎坷,连树木都渐渐稀疏起来。

  在一处向阳的坡地上,一只梅花鹿一边啃食着裸露出来的枯草,一边警惕地四处张望。

  石广安大喜,弯弓引箭,朝鹿射过去。

  那只鹿听见马蹄声,动作敏捷迅速的向坡下跑,躲过了这一箭。

  石广安怎么甘心,紧追不舍,跟着射出了第二箭。

  可惜他准头不太好,第二箭射在鹿臀上。那鹿发了狂,一头朝他的马撞来。

  石广安所在的位置是个斜坡,积雪成冰。马儿受惊躲避时,后踢一滑,崴了腿脚,他便被从马背上颠落,咕噜噜朝坡下滚去。

  斜坡极陡峭,坡下有一道深沟,表面看去浮着一层厚厚的积雪,内里怎样谁也不清楚。

  变故发生的太突然,石广安几乎懵了。

  他本能地双手乱抓乱拽,希望可以阻止下滑的力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