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泥塑尸体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2,699

  薄雾笼罩着城市,空气干冷刺骨,万像尚未复苏,有些地方却已忙的不可开交。

  一处偏僻的外环区域,警笛声络绎不绝的响着,黄色的封条沿着破败的工地拉开,四下是神色凝重的警员。

  吴宇柯穿过封条风尘仆仆地赶来,伴着一声声吴队,迎面而来的是脸色有些苍白的苗佳,看起来应该是没休息好。

  “具体情况怎么样了?”吴宇柯一边询问,一边戴上手套走向案发现场,虽说早有心理准备,可触目的一刻,他还是有些惊愕。

  那是一具被泥浆塑起的人形,除了鼻梁眼睛,其余的地方皆如水泥柱子一般被浇了起来,手段不可谓不残忍。

  “见鬼!”吴宇柯揉了揉额角,这出现在日本黑势力埋人的常用手段,今日倒是让他给见识到了。

  “根据死者的眼瞳及暴露其外的部分肌体判断,死亡时间应该就在昨夜。”苗佳走在他的身边。

  “还有呢?”吴宇柯观察着那被塑起的人形。

  “凶手行事极其缜密,现场并未发现指纹及毛发等一切可调查的线索,事发地两公里半径,没有摄像监控,唯一可用的也早在一月前损坏,而在距离案发地一公里左右的山区发现疑是凶手搬运死者的车辆。”苗佳沉思一番,悉数报备着。

  “除了报案的人,附近还有目击者吗?”吴宇柯走向那泥塑人形的一边,一辆老旧的混凝土搅拌车,他闭上眼睛,脑补着昨夜发生在这里的惨案。

  手段狠辣的凶手将被捆绑着手脚的死者托载至此,而后将其浇灌成了水泥柱子,不,不对,吴宇柯想起那裸露在外的眼睛,眼神涣散,惊魂未定,显然死前处在巨大的恐惧之中,那么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浇灌死人,另一种那就是凶手将他活浇了,在他活着的时候,一点一点将他浇成水泥柱子,而如此一来,更多的问题就出来了,死者纵然手脚被捆也应该会本能的挣动反抗,那么凶手是如何完美地将他浇成笔直的一体,亦或他被下了麻药,在最后一刻才惊醒过来?

  单凭想象,吴宇柯无法洞悉案发的经过,唯有通过尸检,得出相关报告,才能加以推测完善了。

  他回过神来,看着望着他面孔,发呆的苗佳,“怎么了?”

  “啊……”苗佳慌乱的低下头来,一抹绯红闪过脸颊,吴宇柯闭眼沉思的样子,深深吸引住了她。

  “没事,没事,你继续说。”她又说,低垂着眼睛。

  “不是我问你嘛,你个丫头。”吴宇柯有些发笑。

  “噢噢,抱歉,吴队,有些走神。”苗佳理了理额角的发丝抬起头来。

  吴宇柯看着他,咧了咧嘴,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尚未有相关目击者,此地过于偏僻,而且事发深夜,根本就没人造访。”苗佳挺直了背。

  “那报案的人,把他叫过来,我有些事要问问。”吴宇柯抬眼看了看搅拌机的泥浆出口。

  “这个……”苗佳欲言又止。

  “怎么了?”吴宇柯收回目光。

  “报案者通过电话联系我们后,仅仅告知此处有尸体后,便挂断了,而且再回拨后,号码已经成了空号。”苗佳蹙着眉。

  “查得到对方所处位置吗?”吴宇柯神色凝重,就这样看来,这个报案者极有可能就是凶手。

  “对方经过特殊手段处理,无法进行定位。”苗佳摇头。

  “报案者的声音也经过处理吗?”

  “对,是一种机械的声音。”苗佳点点头。

  “又是桩重案啊。”吴宇柯扶额,案件迷雾重重。

  “蓝山一带确实很久没这么混乱了,不过吴队放心,此处的消息警部已经严密封锁了,不会给社会带来恐慌,我们只需要全心破案就行了。”苗佳说道,由于地处偏僻,加之出案时间早,基本没有媒体会注意过来。

  “那这工地是怎么回事?”吴宇柯皱了皱眉,如此荒凉不景气的地,怎么会有建筑工地呢,虽然看上去已经荒废很久了。

  “是这样的,吴队,早些年这里据说是要建一个工厂的,可因为一些问题,迟迟没法开工。”苗佳说道,这个工地的相关情况她已经打听过了。

  吴宇柯站在水泥搅拌机旁,打量着那人柱子,“这么说,这案子现在毫无头绪咯。”

  “嗯。”苗佳很诚恳的点头,据警方掌握的信息根本推断不出任何有关凶手的信息。

  “死者可以剥离出来吗?”吴宇柯双臂抱怀。

  “有一定难度,需要几天时间。”苗佳看了眼手中的本子,相关法医已经察看过尸体的情况了,要剥离出来首先得x光透射,照出死者的身形,而后还要小心雕琢,将泥浆给剥落下来,才能不损害到死者的尸体。

  “能剥离出来就行,”吴宇柯沿着案发现场走动,“苗佳,这件案子,你怎么看?”

  “我?”

  “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或许你的会给我些启发。”吴宇柯说道。

  “依我看,这件事极有可能和城中的黑帮动乱有关,自田鹏团伙瓦解后,城中便一直不太平,毕竟那么大的黑色产业链空荡下来,肯定会引来饿狼环伺的。”苗佳缓缓地说,一年多前,田鹏团伙瓦解,偌大的黑势力集团在一朝间分崩离析,其下的各项黑色产业皆是纷纷瓦解,而空荡下来黑市自然引得一些潜藏的二流黑势力蚕食,为此近些日子没少有械斗案子发生。

  “苗佳,你想的太片面了,那些黑势力彼此厮杀,或许会有伤亡,但绝对不至于暴露在公众眼中,一旦发生,代价可谓极其沉重,如此胆大妄为的行径绝不是一个组织,帮派会做出来的,这只可能是单方面的谋杀亦或嫁祸之法。”吴宇柯否定了苗佳的观点。

  “吴队,你的判断会不会太过果决了,可能是一股势力为了立威才这么做的呢。”苗佳看着他的眼睛。

  “也许吧。”吴宇柯并没有多说什么,案件疑点重重,如果是只是单纯的黑势力厮杀的话,为什么还要想方设法的引起他们注意呢,好像自己杀了人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言说之际,四下忙碌的身影又多出几道,一年前同他一起负责蓝山女尸案的杜磊也是闻声赶来,此刻他正观察着那凝固在泥浆中的尸体,一旁是报备着相关信息的警员。

  “杜队。”吴宇柯招了招手。

  “吴队,好久不见啊,蓝山女尸案一结,很久没出现这种大案子了。”杜磊礼貌回应着,走到了吴宇柯的身边。

  “相关消息你也了解了吧。”吴宇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眼眸中的沧桑一如从前。

  “太少了,可用作调查的线索微乎其微。”杜磊皱着眉,单从案子的情况来看,比之蓝山女尸案严重困难了不少。

  “杜队有何高见?”吴宇柯盯着那具尸体。

  “不敢妄下定论,”杜磊摇了摇头,“先等尸检报告出来吧,这家伙只留个鼻梁眼睛在外,连相貌都无从得知,怎的更进一步发掘啊。”

  吴宇柯瞥了他一眼,这家伙变了许多,不如从前说话那么盖棺定论了。

  “这边基本也找不到可利用的线索了,通知大家将这具尸体运回去,加紧剥离吧。”杜磊说道。

  “嗯。”吴宇柯点头,旋即招呼着苗佳去领来一众警员将尸体小心搬离此处,想要彻底剥离他,就在此处动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走吧。”杜磊扔下句话,便穿过封锁线而去。

  吴宇柯微怔,思绪翻飞,跟了上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