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离奇造访的潘龙龙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3,543

  记忆悠远浩瀚,充斥着痛苦又闪烁着幸福,一片狼藉的客厅里,颓废萎靡的于海正瘫睡在沙发上,他的身前是摆满酒瓶及零食的茶几。

  “近日,绿藤市境内,常有暴力事件发生,据相关目击者表明,深夜时分,有疑是黑势力搏杀。”

  醇厚的男声,悬挂壁面的液晶显示器正播报着晨间新闻,变幻的光刺在熟睡着的于海眼前,将他从睡梦中拉到现实。

  他拧着眉头,缓缓将自己深陷沙发的身子给拔了出来,睡眼惺忪地看了眼电视,便很是无奈的翻身而起。

  拉开窗帘,稀薄的天光照了进来,于海伸手拦在眼前,仰面看着厚重云层下的太阳,光有些晃眼,好像世界都是虚幻的。

  从监牢中释放至今已有三月之久,期间他曾抱着侥幸先后两次去找过沈芸,可换来的不过是冰冷的拒绝,没有任何理由,只是拒绝见于海这个人,一年的狱中生活,似乎彻底改变了沈芸,从前她只是个未经世事的富家女,而今经历过那么场绑架游戏及监狱生活后,早已是认识到现实的残酷,他于海何德何能能博得她的青睐,不过一自以为是的家伙罢了。

  人总会变的,更何况经历过如此磨难后,算了,都随它去吧,就当是过往云烟,他本就不是那相信天长地久的人。

  于海在心中对自己说,他闭上眼睛,自嘲地笑了笑。

  回身,他钻进卫生间,开始洗漱起来,看着镜中那张沧桑狼狈的脸,于海愣了愣,他扶着缸沿,在寒冬腊月,用簌簌的冷水冲洗着那张让人讨厌的脸。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此刻响起,于海皱起眉,想不到有谁会记得他这个无名之辈,他关上水龙头,抽起条毛巾,边擦拭着脸庞边走向房门。

  咚咚咚的声音响个不停,于海凑上猫眼,观察着门外,瞬时间,他瞳孔收缩,心中翻起恐惧。

  “于海弟弟,哥哥来看你了。”熟悉而胆战的声音,潘龙龙那个家伙不知为何又站在了他家门前,一张褶皱的脸衬着狰狞的疤痕,让人生不起好感。

  “真见鬼。”于海使劲眨了眨眼睛。

  他不知道潘龙龙这家伙到访的目的是什么,可用脚想都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他不想给他开门,他不欠这家伙什么。

  于海摇了摇头,将毛巾搭在肩上,往回走去,他不想招惹这个家伙。

  “弟弟要是不开门,哥哥可就要去伺候咱们的老母亲了。”一道戏谑的声音,潘龙龙冷冷笑着。

  于海浑身如触电一般,怒火燃起在眼眸,他冲向门边,一把拉开了大门,而后如斗牛般冲撞出去,砸在潘龙龙的小腹之上,再顺势将其按在了墙壁上。

  “我说过,不许伤害我母亲,有什么事你冲我来!”于海眼角抽动。

  潘龙龙目及他那凶狠的眼神,丝毫不怀疑如果他再叫嚣几句,这家伙会拼了命的跟他厮杀。

  “于海弟弟,哪里的话,那是咱们的母亲,我会做这事嘛,今天来找你纯粹就是叙叙旧。”潘龙龙没有发怒,反而笑了笑。

  于海愣了愣,松开这家伙的衣领,背身离去,“我跟你没什么好叙旧的,别在这浪费彼此的时间。”

  “弟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俩谁跟谁啊,怎会没什么好说的呢。”潘龙龙丝毫不顾忌的跟了上去。

  于海倒也没阻拦,这家伙从来都是这副德行,不达目的不罢休。

  “或许你没什么跟我讲的,可哥哥我那是憋了一肚子的话啊。”潘龙龙带上了门,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两手一张就陷进了沙发里。

  “弟弟最近看来有心事啊。”他看了眼茶几上的酒瓶零食。

  “你管的着嘛。”于海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的忙活着。

  “我的好弟弟啊,当初你用绑架骗来的钱糊弄我,这件事我可是一直没跟你算账呢,你知道那些钱给我带来多大麻烦嘛,要不念在兄弟情深,哥哥我早就给您抬医院了。”潘龙龙笑着说道。

  “别在这里假惺惺了,就你销赃的手段,那些黑钱根本不在话下。”于海紧绷着面孔,这家伙唠的越久越是不会有好事。

  “你把哥哥我想的太高明了。”潘龙龙摆摆手。

  “有什么话就直说,别在这里拐弯抹角。”于海开门见山。

  “弟弟说的什么话,今天我来这里真就只是给你叙叙旧,拉拉家常。”潘龙龙一本正经。

  于海冷笑一声,没有理会。

  “听说你那小女朋友已经继承了他爸沈辉的公司,现在身价几百亿啦,”潘龙龙自顾自的说着,“沈辉也真是好爸爸,去送死也不忘立份遗嘱,不过也对,那可是几百亿的财富啊,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奋斗一生都无法企及的财富。”

  “你这话什么意思?”于海转过身来,盯着潘龙龙的眼睛。

  “好弟弟,终于肯看哥哥一眼啦。”潘龙龙笑着。

  “少废话,你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打沈芸的主意,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于海面色凶毒,一双眼睛拉着锋利的纹路。

  “弟弟这是怎么了,哥哥我就随口一说,人家身价几百亿的老板,哪里是我这种小角色能撼动的,”潘龙龙嬉皮笑脸,可眼中却藏有深不可测,“倒是弟弟你,可是攀上高枝咯,几百亿的老板做你的女人,何等幸事啊,对了,这么一来,你那游戏岂不是也有着落了,梦想女人两不误,完美啊!”

  “呵呵,”于海冷哼,“我和她早就没关系了,如果你只想来试探我和沈芸的关系的话,那么让你失望了,出狱以后,我们便再也没联系过了。”

  “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关于沈芸的话题我不想多说什么。”他又说。

  “弟弟别这么着急送客啊,哥哥我好不容易来见一面,自然得多唠上几句,不过弟弟既然如此嫌弃哥哥,那么哥哥也不好多待,临走之前,送你个礼物,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潘龙龙似笑非笑,眼底有精光闪过。

  “不必了。”于海不屑道。

  “是嘛,既然如此,哥哥就不自讨没趣了,不过以后后悔了,可别怪哥哥啊。”潘龙龙双手背在脑后,起身就欲离去。

  于海一时间竟有些纠结起来,潘龙龙的举措无疑勾中了他的心,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法最是让人欲罢不能。

  “等等。”于海叫住了他。

  背对着于海的潘龙龙身心停滞,嘴角冷笑。

  “有什么事就说吧。”于海低着脑袋。

  “既然弟弟都这么说了,那哥哥也没啥好隐瞒的了,”潘龙龙转过头来,笑着说,“你那小女朋友出事了,现在还在市医院躺着呢,据说精神出现了问题,可惨咯。”

  他说着笑声提亮了几度。

  该死,于海捏着拳头,理智在那句话下近乎崩塌,他巴不得将那家伙的脑袋给拧下来。

  “你别误会啊,你那小女朋友出的事跟我可一点关系没有,据说是大半夜的见鬼,看见她那倒霉妹妹的鬼魂了,你说说吧,好端端一个人,咋就突然见鬼了,会不会是亏心事做太多了呢?”潘龙龙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令人厌恶。

  “这事轮不到你在这指手画脚的,赶紧给我滚出我家!”于海实在不想再和这家伙扯皮了,他指了指门外,声音烦躁不已。

  “哟,伤心了啊,还说没关系了呢,我看是相思成疾了吧,痴情郎啊。”潘龙龙挑着眉,旋即摆摆手,带上门离去了。

  遥遥地,长廊之中,响起了他哼起的老调。

  于海抱着脑袋,蹲在地上,诸事来袭,在他的脑海中碰撞,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无形之中,自己好像又跌入了某个局中。

  潘龙龙绝不可能因为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来找他,更不可能只为了嘲讽他两句而特地登门造访,这一切的背后要么有人在指使,要么就是潘龙龙给他设下的局,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沈辉遗留下的巨额财富,其实他早早就知道公司中的暗流涌动,沈辉死后,其女继承家业却也迫不得已入狱监禁,而公司在此情况下自然不可能群龙无首,于是乎一个忽视最高董事而投票选举的代理人就诞生了,执掌一年公司早已风生水起,随着沈芸的归来,肯定会搅起一场腥风血雨。

  “沈芸,难道,你就是因为这个而对我避而不见的嘛,你害怕我再次被卷进这深渊之中,让我这个身外之人再度陷入险境?”于海自顾自的说着。

  沉寂半晌,他站起身来,望了眼窗外渐渐明亮的光,他扣上鸭舌帽,背起双肩包,出门去了。

  “你的事我可帮你办妥了,你答应我的可别耍什么花招啊。”拥堵街道的一旁,不起眼的一辆白色面包车中,潘龙龙抱怀坐在副驾驶上,眼中是一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大军衣,口罩墨镜帽子,一样不落。

  “放心,答应你的事自然会办到,接下来就麻烦你给我盯死于海。”男子透过反射镜,看见急匆匆出门的于海,他站在街旁,左顾右盼,像是在提防着什么。

  “还真是谨慎。”他咧了咧嘴角,声音戏谑。

  “于海这家伙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有脑子没野心的家伙,真搞不懂你们。”潘龙龙瞥见反射镜中的于海,有些茫然。

  “难道,你们也盯上沈芸了吗?”他又说,紧皱着眉头。

  “不该问的别问,”男子声音没有好气,“下车。”

  潘龙龙有些发愣。

  “我说下车,接下来,通过这个电话联络。”男子稍稍平复心情,一如既往的冷冽,他丢给潘龙龙一个老式手机,旋即送客,驱车离去。

  看着面包车的身影消失在长街尽头,潘龙龙低头看了眼那上了年头的手机,咧了咧嘴角,脸色寒冷。

  “德性。”

  他将手抄进口袋,顶着寒风离去,不知何时,天空又下起了雪,纷纷扬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