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地缚灵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2,022

  “好,我马上就到。”雄厚的男声在寂静的廊道中响起,一西装革领正与人通话的中年男人从一处病房中走了出来。

  他的目光落在陈叔身上,冷冷一笑,随之轻蔑扫过于海。

  “姜总慢走。”陈叔很礼貌的躬身。

  男人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向电梯,随意一扫见皆在底层,便往楼梯道赶去,急促的脚步声随之响起。

  “他是谁?”于海绷着脸,他可以明显感受到那男人的不屑。

  “姜旭,沈小姐最强劲的对手,死死握着公司的权柄。”陈叔轻声说。

  “他就是姜旭嘛。”于海目光深邃,对于姜旭这号人物他早早便仔细搜罗过消息,在沈辉死后,其女接连入狱,开始执掌公司,且风生水起,可眼瞅着这继承沈辉遗产的最大股东就要出狱,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习惯了身居高位,怎可能甘心屈服,二者在公司可谓是明争暗斗,唇枪舌剑。

  “不是什么好人,别看听闻小姐出事来的这么快,可多半是来确认情况,好谋划他那些鬼点子。”陈叔没好气的说,转而他摆了摆手,走向那透着荧光的病房。

  “进来吧。”他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于海心脏狂跳,久别重逢的欣喜紧迫与大病的忧虑碰撞在一起,复杂难明,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走进那魂牵梦萦之所。

  入眼是一片雪白,白色床单,白色的墙漆,白色的灯光,白色的飞雪以及那闭瞌着眼眸昏睡在床的苍白人儿。

  于海鼻尖酸楚,眼眶发红,他十指扣着掌心,心中万分悲痛,他迈着仿佛被灌了铅的双腿一步一顿地走向沈芸,到最后临至跟前时,莹白的泪水滴落在了白色的被褥上。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纵是说也是无人听的悲剧。

  他小心翼翼地握住沈芸有些发坑的手,目光怅惘柔和,“沈芸……”

  他说,阔别经久以来的第一句话,是在病床边。

  “这位就是于海先生了吧。”眼角爬满细纹的中年女人,她的面色同陈叔一般和蔼,声音透着丝丝亲和。

  “请……请问您是?”于海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啊,我是沈芸小姐请来的保姆,专门伺候她的起居,你也知道小姐她每日操劳公司的事情,根本没时间照顾自己,”女人微微笑着,“对了,我叫何花,农村来的,名字有些土。”

  “哪有,何姨,”于海强颜欢笑,“沈芸她情况怎么样了?”

  何花微滞,面容有些苦涩,“没有生命危险,过些时候应该就会醒来,只是她这次精神创伤很大,很有可能成为一生的阴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海神色凝重,从潘龙龙嘴中,他得知一些简略的事,说是噩梦见鬼了,可这世界哪有什么鬼魂。

  “这……”何花欲言又止。

  “何姨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别把我当外人。”于海说道。

  “宅子里最近邪乎的很,常常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别说是小姐,就连我三更半夜都常被一些古怪的异动惊醒,可壮着胆子找出去却什么都寻不见,”何花开口就是怪力乱神,玄乎其玄的事,“小姐她这些日子那也是天天做噩梦,开了安眠药和一些精神药品也是不管用,噩梦每晚都找到小姐,好像缠上她了一样,而就在昨夜,我听见那意外死去小姐妹妹的卫生间传出了细碎细碎的声音,当时没想那么多,偏头我就睡过去了,毕竟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可再被惊醒时,响起的却是小姐那撕心裂肺地叫声,我当时立马便冲了出去,看见小姐昏死在那卫生间的门前,身体还抽搐个不停,我立马将小姐扶起,拨打了急救电话,而再看那卫生间时,却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一番言语下来,不知情的恐怕还以为在讲什么民间诡事,于海脸色紧绷,眼瞳中尽是茫然不解,他是唯物主义的坚决贯彻者,断然是不会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的,有的只是装神弄鬼的人罢了。

  “你确定宅子里半夜有异动吗?”于海眉头紧锁。

  “确定,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半夜起来去上厕所,行至半途,猛然听见身后响起稀碎古怪的声音,好像磨牙,又好像莫名地低语,猛地回头,我竟是看见一道黑影,还没等我大喊,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何花蹙着眉,回忆着那令她胆寒的画面。

  “会不会是你太紧张,心理暗示的结果?”于海愈发困惑,照这么一来,若是真的岂不坐实鬼魂一说。

  何花揉了揉额角,仔细回忆着,半晌,她叹了口气,“也许吧,当时听见那异动我确实十分紧张,或许是我看错了也有可能。”

  “宅子里会不会有人偷偷潜了进来?”于海问道,或许是有人大半夜偷偷潜进宅子,装神弄鬼。

  “不可能,小姐对于这方面把控的很严,而且小区的安保也做的很到位,不可能让陌生人潜进来的。”何花很果断的否定。

  “奇怪。”于海捏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单单只是一个人觉得闹鬼邪乎那还可以说精神恍惚,压力太大,而两个居住的都察觉了宅子的邪乎,这样的话,事情可就难说了。

  总不可能两个人都精神恍惚吧。

  “早些年,咱们都管这种事叫地缚灵,那时候也有些死过人的凶宅闹这些灵异事件。”陈叔开口说道,他为于海冲了杯白开水。

  “谢谢,”于海接过,轻轻抿了一口,“对了,陈叔,地缚灵是什么意思?”

  “死去的灵魂不得安息,却又逃脱不得,束缚原地,凶威与日俱增,这就是地缚灵。”陈叔慢条斯理地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