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姜旭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2,089

  “何姨知道这些吗?”于海看了眼,替沈芸整理着床褥的何花。

  “咱那地没这么多讲究,说就是说邪乎,闹鬼,没的这么多名头。”何花应道。

  “老一辈的人不比你们年轻人,都迷信这些东西,毕竟是听着长大的,或许这件事可以用科学的手段查明。”陈叔笑了笑。

  “我知道,只是这事实在太过玄乎了,”于海低眼看着茶杯中升起的白雾,这件事似乎从哪里看都像是一起超自然的事件,能把一个大活人吓得精神恍惚直接昏死过去,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幻觉能做到的,“何姨,家里有没有装摄像头什么的?”

  “这个呀,”何花寻思一道,摇了摇头,“没有,小姐不知怎的特别讨厌在家里装摄像头。”

  于海愣了愣,想起田鹏在沈辉家中做的那些手脚,暗中装配摄像头偷拍下沈辉处理尸体的画面,后又拍摄下其割腕的场景,无怪她这么讨厌在家中安置摄像头。

  他叹了口气,面容苦涩。

  “何姨,最后问一遍,你真的能确定宅子里有莫名地异动及响声吗?”于海神色凝重,一对眸子死死盯着何花的眼睛,想从其中看出一丝异样。

  “千真万确。”何花没有任何犹豫,斑驳的瞳孔让人看不出任何端倪。

  “既然如此,何姨明知宅子里闹鬼,为何还要义无反顾地待在里面?”于海问道,他不能放过任何有嫌疑的人,何姨作为宅中负责起居的保姆遭遇如此惊魂情况,完全是可以逃之夭夭的,为何还要守在宅中。

  “于海先生,我觉得我并没有义乌需要向你解释这么多,”何花的声音似乎有些累了,“小姐是个好人,对我一无用之人也是情同父母,出了这种情况,我怎忍让小姐一个人遭罪,往死里说,我也就条贱命,反正活够了,死了就死了吧。”

  她缓缓说着,目光下垂落在沈芸那苍白的脸上,声音渐渐有些疲惫。

  “于海先生,何姨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小姐的事的,”陈叔在于海的耳边低声说,“何姨是个可怜人,早些年丈夫出轨跑了,扔下她和一五岁儿子相依为命,可祸不单行,不出几年,那儿子便患上重症死去了,为此何姨也是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往后跌跌撞撞浑浑噩噩的活了几年,所幸遇见了沈芸小姐,否则何姨可能就再也无法在这苍凉世界里坚持下去了。”

  他说罢,长长的叹了口气。

  于海低着眼帘,一下想起了自己的生平过往,那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现在还在养老院过着麻木空洞的生活,除了肉体的延续,灵魂早已枯败。

  “抱歉。”他轻声说。

  “没事,”何花笑了笑,脸上的皱纹堆在一起,莫名有些温暖,“都是过去的事了,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于海跟着也笑了笑,是啊,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可今时今日,望穿前路,也只有重重的迷雾。

  宅中闹鬼这一事件就已经将前路彻底笼罩了。

  “对了,刚才那姜旭过来探望沈芸,做了什么吗?”于海问道。

  “姜旭啊,那家伙可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来探望病人非但没有带任何东西,反而还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要说做了什么嘛,那家伙弯腰凑在小姐耳边神秘兮兮的不知说了些什么,”何姨追忆着,一幅幅画面在脑中翻转,“更奇怪的是,说完那句话,小姐竟是浑身如触电一般的颤抖起来,好像很惊愕又好像很害怕,后来,他电话响了,也就没在这耽搁直接走了,全程也不过一两分钟。”

  于海额头叠起皱纹,眼中充满迷雾。

  “于海先生,这件事我实在无法阻止,姜旭现而今是小姐公司的二把手,来探望小姐,我一个下人哪有资格阻拦。”她又说。

  “没事,何姨你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就行,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能掺乎的,”于海摆手,随后十指交叉托着下巴,“公司的事你们了解多少?”

  “这个你问问陈叔,他每天负责小姐的出行,多半会知道些。”何姨看了眼十分安静待在一旁的陈叔。

  “于海先生,小姐公司的事,我也只是听闻一些,小姐平时根本不会提起这件事,姜旭掌控公司整整一年,除了股份上的不足,其它方面已经稳稳当当的坐稳董事长这个位置了,而小姐作为一个有犯罪前科且不懂半点经商头脑的人自然遭到了公司的联合排斥,可奈何小姐股份上占有绝大话语权,股东们也不得不让她担任董事长一职,可相应的是无穷无尽的麻烦,甚至生命威胁。”陈叔说着,声音到最后变得很低,像是在惋惜。

  “生命威胁?”于海神经紧绷。

  “据说姜旭和城中的黑帮勾结在了一起,我负责小姐的接送常常能在公司外窥见一些凶神恶煞之人。”陈叔声音苍哑。

  于海神色木纳,无声地打了个寒噤,他想到了莫名造访的潘龙龙,后者极有可能就是陈叔嘴中姜旭勾结的黑势力,至于潘龙龙为什么要将他拉入局中,他就不得而知了。

  无形之中,一张巨网似乎在天顶张开。

  “沈芸,你不会有事的,只要我还活着就没人能伤害你。”于海不再去询问任何,他看着沈芸那面无血色的脸,轻轻用手抚过她的额头。

  他不会让她受到伤害,这是他唯一觉得这世界值得留恋的地方了。

  “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才不与我相见嘛,”于海苦笑着,“你太傻了,有些事情注定是无法逃避,该来的总会临到面前。”

  于海的额头缓缓贴在了沈芸光洁的额头上,一股沁人的凉意袭来,逐渐消融在于海的滚烫中。

  那偶尔还异动梦呓的女孩在此刻彻底平静下来,好像温驯的家猫。

  陈叔何姨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并没有阻拦多语,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