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诡梯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2,083

  嘈杂紊乱的声音透过曲折的廊梯传入此刻寂寥的病房,陈叔微微皱起眉头,这喧嚣的杂音让他有些不适,他走向白漆刷就的房门,拧开了门把手。

  各种各样的声音瞬间便响亮了一个度,他可以随意脑补出那拥挤混乱的场面。

  “好歹是市立的医院怎的一点管教都没有。”陈叔有些不耐烦,不单单是因为着声音让他烦躁,更重要的一点是精神受挫的小姐,可经不起这紊乱声音的折腾,此时此刻,她最需要安稳平静的环境。

  “于海先生,我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剩的一直这么闹心下去。”陈叔说道,一手负在身后,佝偻着身子就要出门去。

  “陈叔,我跟你一起去。”于海叫住了他。

  “这点小事,哪里需要于海先生大费周折,让我这个司机去就成了,这院里的医生还是给我一份薄面的。”陈叔回首看着他。

  “没事,我又不是什么千金之躯,况且我之前做的事确实有些出格,找机会也该和那小护士道个歉”于海抓了抓头发。

  陈叔笑了笑,斑驳的眼睛眯在了一起,他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便往外走去。

  于海紧随其后,缓缓地将房门闭合起来,最后一丝缝隙中,他看见被白色填充的房间中,何姨背对着他看着昏睡的沈芸。

  莫名地似乎有些怪异之处。

  于海略有狐疑,可也没多想什么,扭身,迅速跟上陈叔的步伐。

  昏黄的灯光跳闪在廊梯之中,那嘈杂紊乱的声响经过这空旷的碰撞,变得尖锐刺耳。

  “电梯似乎被人卡住了,咱们走楼梯吧 ”陈叔看着一直悬停在2楼的电梯,说道。

  于海瞥了眼那定格着的数字,面色沉凝,看来出这个事多半是和这电梯有关了,他拐进安全通道里,在死气沉沉中下行。

  很快,寒风呼啸着送来潮水般的喧嚣,那是聚集群众的议论纷纷,一些惊恐的言论,含糊之中,于海似乎听到,谋杀、鲜血几个狰狞的词节。

  他神经绷紧,严阵以待地迎接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他知道,出事了。

  果然,一切都如意料中的一般,拐过刷着3F字眼的架空层,于海二人便看见了汹涌的人潮,整栋楼的声响都来自于此。

  映眼是攒动的人头,及那尽头大开着的电梯,一个工人架着梯子在其中处理着什么。

  “维修个电梯也有这么多人围观嘛,这年头,大家都闲得慌啊。”陈叔腹诽道。

  “没这么简单,陈叔,咱们赶紧挤进去看看吧。”于海迫切想要得到答案,这个节点发生的任何事件都紧紧叩着他的心。

  “于海先生还真瞧得起我这把老骨头。”陈叔背手锤了锤自己的背脊。

  于海干笑一声,一时竟是忽略陈叔也是上了年岁的半百老人了。

  “不打紧,在我原先的村子里,这把岁数的男人可还是家中的顶梁柱呢。”陈叔舒展舒展筋骨,便和着于海一同往人堆里头挤去。

  过程不可谓不艰难,连于海这正值青壮年的男人都有些吃痛,更别谈陈叔这上了岁数的家伙了,二者都没有说什么,挤进最外层的一圈后,目光直入电梯之中。

  并没有过于狰狞刺目的画面,电梯井的地表是一摊发黑的血,且其上还不断有血在滴落,那攀在梯子上的工人正着手将电梯井盖给拆下来,很快,随着一阵扑面的烟尘,及浓重的血腥味,那幽深冷冽的长井暴露了出来。

  于海近乎下意识地往里走了一步,想要一窥究竟,不过两个医生眼疾手快地将他拦了下来,“这位先生,请待在电梯外。”

  “咳咳咳。”一阵干咳声,陈叔从于海的身后走出,撇了两名医生一眼,要说起来,这医院可没少收沈芸小姐的赞助支持。

  “原来是沈芸小姐的朋友。”两名医生,脸色瞬时和善起来,这钱与力的权柄玩弄起来还是百试不爽。

  “还请不要随意走动,破坏相关踪迹。”他们告诫道。

  让一个外人看上一看应该不打紧。

  “嗯。”于海点头,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他先打量了一番地表的血,暗红,且有些凝固,想来过去有些时间了。

  他的目光向上,落到幽深的电梯井中,工人正探出脑袋在其上观察着,半晌,他缩回身子来,摇了摇头,“除了些血液外,没有尸体残肢之类的。”

  “知道了,把顶给复原吧吧。”一位医生皱着眉头。

  “嗯。”工人点头,抬手就要将那掀起的电梯顶盖给合上。

  “等等,”于海叫住了他,“麻烦让我看看,放心,不会有任何其它的举动,只是看看。”

  这台电梯他清楚记得就是与陈叔乘坐而上的那台,可半个小时前还再正常不过的东西,怎的就开始滴血呢?

  他必须察个究竟。

  “30秒。”医生报了个时间,并没有多说什么。

  场外围观的群众就这么看着那突然冒出的家伙钻进电梯井中,也并没有质问什么,下意识地都当于海是有关工作人员了。

  脑袋钻出电梯,进到幽深的电梯井后,首当其冲的冰窖般的寒冷,它刺在于海的头皮上,带来阵阵麻痹。

  借着稀薄的光,他看见边角一突出的铁栓处聚着暗红的血泊,并沿着沟壑往缝隙中流去,缓缓地化作血珠滴落下去,除此之外,没有半点其它事物。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血积压?”于海神色茫然,他微微仰面,看向逼仄幽深的井道,七面钢门嵌在墙中,而在那尽头是凹凸不平的石面。

  他皱着眉,脑中思绪翻飞。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一分多钟,至到医生再耐不住性子开始呼喊他时,于海才意犹未尽的退了下来。

  “麻烦了。”于海低声说,目光上下扫视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