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紫云台
夏一跳2020-07-22 13:513,218

  只不过这位蓟连也是一位警惕性非常强的人,不管林敬如何旁敲侧击,他始终未有透露自己此次来江南的目的,更未有同意林敬与他同行的请求。

  他越是如此,林敬对他的兴趣便越是浓厚,不光是因为陆一舟的嘱托,更多的是因为这位蓟连实在太令人好奇了。他来自于滇北的身份,随身携带的非比寻常的长刀,以及他问三句只回答一句的孤傲性格。

  容婳自然心知林敬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于是,她装模作样的品了两口粥,故作好奇的问道:“老板,听说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处紫云台,那里藏着很多上古遗留下来的神兵利器,不知道是传说还是真的存在呢?”

  苏阳佯装思索了半晌后,才诧异道:“这位夫人所说的紫云台,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还没有机缘一见。不过,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但是却很少有人前去,毕竟大家都只是想做安分守己的普通小老百姓而已。不过,我看三位乃是练武之人,倒是可以去那紫云台看看,这样的话,对日后闯荡武林也是大有裨益。”

  容婳一直微不可查的留意着蓟连的各种动作,表情,然而他却丝毫未有表现出任何的兴趣,一看便是志不在此。

  紫云台地处一处万丈悬崖之巅,传说是各种上古神器的蕴藏之地,可是因为山巅常年多山岚之气,且永不消散,所以很多慕名而来的人,都只见进去的身影,却从未见有人从里面出来过。但是,即便是如此,却也从来未有阻挡过好奇之人的脚步,每年在紫云台消失的人不计其数,可是却从来都不缺少跃跃欲试者。而站在凌虚阁的山门口,刚好可以望见紫云台的山峦之气,容婳曾经也很好奇,那紫云台究竟是不是妖魔鬼怪住的地方,要不然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诡异之地?

  可是,因为无人从里面出来过,所以便无人能够解答她的这个疑惑。

  然而,她试探性的提出紫云台,蓟连却根本就不感兴趣,想来应该也不是冲了紫云台而来。

  林敬也佯装好奇道:“听老板你这么说的话,那是不是谁去了紫云台,且能够平安出来,就能够在江湖之中一鸣惊人了?”

  苏阳颔首道:“那是自然的,众所周知,紫云台是一处进得去却出不来的地方,若是三位真的能进去且平安出来,那必然是会在江湖上掀起一阵风雨,且不说什么一呼百应,但至少会令人刮目相看啊、”

  林敬手捏下巴,故作心动道:“那这么说来的话,这紫云台还真是值得一去啊,婳儿,你说呢?”

  容婳方才一直留心着蓟连,发现他原本面目表情的脸,终于在林敬说到一鸣惊人之时,蹙眉凝神了一阵,似是在认真思考着什么。眼下听闻林敬如此相问,她也赶紧附和道:“可是,你也知道冬日之时,我的寒疾易发作,所以若是我们两个人前去的话,我恐怕会成为你的累赘。”

  容婳已经把话递出去了,林敬也会意道:“那蓟连你怎么考虑的呢?反正你也是难得来我们江南一趟,那可以随我们一起,这样一来的话,我们相互有个照应。日后若是平安归来,至少还是整个武林的第一人。”

  蓟连将眉头都快蹙成了两把霜刀,良久之后,才终于缓声道:“不必了,我对这些没有兴趣。”

  他的回答完全在容婳和林敬的预料之中,因为如果他真是如此轻易的就上钩了,那必然是用不着林敬亲自出马了。她方才和林敬一唱一和,一来是想试探他是否真的志不在此,二来,也是想知晓他究竟心中是作何所想。

  果然,他还是什么守口如瓶,根本就不愿意多透露些什么,即便他们抛出能够在江湖之中一鸣惊人的这个诱惑,蓟连却还是无动于衷。

  林敬冲着容婳无可奈何的挑了挑眉,示意道:“看来他真的不是慕容家的人,要不然的话,岂会错过这种扬名立万的机会?”

  容婳也耸了耸肩,两手一摊表示道:“可是,如果他不是慕容家的人,那真正的慕容家家主又会是谁呢?”

  此前,他们还在龙吟城之时,便收到陆一舟的飞鸽传书,说近日以来,有位叫蓟连的少年,频繁出现在各门各派栽赃陷害凌虚阁的案发现场。他总是冷眼旁观着,那些冒充凌虚阁弟子的乌合之众,做烧杀抢掠这些恶事,却从来不曾出手阻止。

  按道理来说,但凡习武之人都有一定的血性,怀有一颗除暴安良的侠义之心,尤其是像他这种,一看便是身手不凡,身背长刀的少年。可是,他却从来出手过,就那么像是没事人一样,看着那么多的恶事发生。陆一舟曾经暗中偷袭过他,有试探过他的武功修为,发现远远在他之上,所以才千里飞鸽传书,请求林敬出手相助。

  而容婳和林敬在接到陆一舟的信件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出发了,却因为大雪停歇在了听风镇,因此巧遇了当日的慕容家事件。于是,二人猜测,或许陆一舟所说的那位少年,便是这慕容家家主。可是,在离开听风镇之后,又接到陆一舟的信件,说这蓟连已经到达了凌虚阁的山脚下,歇在苏阳掌管的客栈里。这可让容婳和林敬犯了难,那晚他们分明是先慕容家离开清川客栈的,且一路上未有做任何停留,没有理由是会被慕容家抢在前面的。

  不过,因为半路上遇见了阿冲被莫名其妙的杀害,所以,容婳和林敬便不能十分确认,是不是在那时被慕容家抢了先,于是,在和苏阳汇合之后,才千方百计的试探。

  可是,连着这两次的交锋,却一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探出来,着实让容婳和林敬大为受挫。

  不过,林敬向来也不是会服输的人,即便这位蓟连早已经表明了不想同路的决心,他也有办法最终与他同行。

  蓟连似乎没有什么心思要和林敬纠缠下去,简单的吃过早点之后,便替三人付了账,将那长刀斜背在肩上,微微向林敬和容婳点头示意,便转身朝茶楼门口走去。

  林敬见状,急忙上前攀了攀他的肩膀,却被蓟连极快的闪身避过,只留下林敬的手尴尬的停滞在半空中。

  不过,林敬却也未有觉得有什么难堪,而是顺势拍了拍自己衣摆上的尘土,笑吟吟道:“我林敬今日欠蓟连你一个人情,山水有相逢,下次若是再遇见,一定要给我一个偿还的机会。”

  蓟连微微点了点头,算作是应允了。

  随后,便径自推开了茶楼的大门,独自踏着落雪远去。

  待他离去之后。容婳这才迎上前来道:“快,要不然他可就走远了。”

  说着便携剑去追,却被林敬抢先一步,越到了她的面前,容婳来不及停下,便直接和林敬撞了个满怀。林敬被容婳撞得轻哼一声,道:“婳儿,你先别着急,先坐下来把这碗粥给喝了,这可是我花了半个时辰熬好的,可不能浪费我的一番心意。”

  苏阳也在一旁猛点头道:“不错,阁主很早便来到了厨房,自己一个人生火熬粥,说是因为夫人您近日以来都没什么胃口,所以给您熬点粥养胃。”

  容婳心下感动,却又不想跟丢蓟连,只好杵在原地,疑惑道:“这……人若是在不去追的话,可就真的要跟丢了。”

  林敬见状,只好将容婳拉强行拉回座位上坐下,故作玄虚道:“人什么时候都可以去追,但这粥若是凉了可就不好了。这可是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向我的徒弟学来的,虽然是比不上小徒孙你的手艺,但是却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所以婳儿你可千万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

  容婳闻言,只好端起那碗粥又喝了起来,却又觉得有点不对劲道:“这粥和我方才喝的没有什么区别啊,而且这也不像是师父的手艺,根本就不是我们龙吟城的做法啊。”

  林敬疑惑道:“不应该的啊,这可是老白一把手教给我的,不可能我林敬在厨艺方面真的是个白痴的啊,没有理由的啊。”

  他说着便也伸手接过容婳的碗,舀了一勺尝了起来,谁曾想刚送进嘴里便忍不住吐了出来。

  他气愤道:“怎么可能?这不是我做的粥,苏阳,我的粥呢?”

  苏阳也是满脸匪夷所思道:“阁主您熬到最后就只能盛出一碗粥了,你盛了出来后,我见蓟连也下楼了来,所以便把我自己熬的也盛了一碗出来,紧接着夫人也下楼来了,于是,我……”

  林敬道:“于是你怎么了?”

  苏阳冷汗涔涔道:“于是,我可能把您熬的粥端给蓟连了,把我的熬的粥端给夫人了……”

  林敬用手不停的指点着苏阳,好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苏阳急忙惊恐道:“阁主,是我的错,这不因为下雪都有大半个月没来过住客了,手艺有点……生疏了。”

  林敬无可奈何道:“罢了,还好这间茶楼是开在这山脚下的,要是真的开在大街上,那凌虚阁早就被赔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