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白衣少年2
夏一跳2020-07-22 13:512,618

  那少年说完喜滋滋的看着林敬,就像是做了好事等待表扬的孩童一般。

  林敬蹙眉片刻后,随即便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就是撰写那本《江湖实闻录》的人,不过,我曾经以为写这种无聊排行榜的人,应该也是很无聊的人才对,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也喜欢做这种无聊的事?”

  那少年一听,一改方才的满脸喜色,义正言辞道:“这怎么会是无聊之事呢?你们都不知道,现在的老百姓都多么向往这江湖中的事,可是奈何自己没有一身武艺,现在半路出家也为时已晚了,所以很喜欢看眼下这江湖中发生的各种奇闻异事。我呢,好歹念了几年的私塾,肚子里还颇有文墨,所以便以身犯险,孤军一人进入江湖,替咱们寻常百姓觅得第一手信息,以便能够及时的传递给大家。”

  容婳听了半天,终于是明白了怎么一回事,随即疑惑道:“那江湖之中这么多的事,你不可能每一件事都知晓啊,你就只有一双腿,也跑不遍整个江湖啊。”

  一提到这些事,那少年又立即眉飞色舞道:“这就得看咱们的老百姓喜欢看什么了,江湖中也有很多无聊的事,不过老百姓最喜欢看的,还不是就是那些什么大宗大派之间的恩怨情仇。比如说,前些日子,明尊魔幻重出江湖却又被凌虚阁和龙吟城联合绞杀,当时我写了一本《明尊和她的弟子们》”,一度在市面上卖到了脱销,好多人定金都给了,催促我赶紧出下一个系列。这不有钱能使鬼推磨吗?我不就冒着风险来收集消息了吗?”

  原本一个俊朗灵气的少年,在一提到银两的时候,两只眼睛笑得只剩下一条缝,和长街上一些唯利是图的商人差不多。惟一的区别的是,他因为年轻,即便是因为贪图利益,却也因为那一张俊俏的脸,所以看上去不会令人讨厌。

  林敬道:“你跟着我们就为了收集第一手资料?现在江湖中可是传言,凌虚阁乃心狠手辣的杀人恶魔,你就不怕我将你狠心杀死,然后再抛尸荒野?”

  那少年笑了笑道:“若是旁人,我自然是怕的,但是你,我不怕。”

  林敬闻言,也来了兴致道:“为何独独不怕我?”

  少年到道:“很简单,因为我了解你。现在凌虚阁乃是江湖之中的第一大派,而且因为阁主那岚岳铲除墨幻有功,所以很多老百姓将你视为侠义的化身,而我为了好好的将你的事迹写出来大赚一笔,所以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来研究你。所以,我很笃定,你不会杀我。”

  林敬道:“是吗?那你倒是说说我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那少年双手抱于胸前,面对着林敬的询问,镇定自若道:“你们那岚一家来自北荒,因为和龙吟城有着赤华珠这一纠葛,所以整个那岚一族都讲将报仇雪恨视为唯一的使命,可是,你却是个例外。因为你竟然娶了仇人的女儿,虽然问世间情为何处,直教人生死相许,但是,这种超然的气度也是很多江湖前辈所不能及的。很多人这一生都放不下心中的仇恨,所以留下了很多的遗憾,而你却不一样。你就事论事,就算是杀父之仇,却也是一码归一码,未有被仇恨迷失心智。最重要的是,现在江湖中传言,凌虚阁弟子烧杀抢掠其实都是被人陷害的,都不是真的,而我写这些江湖中的事,可不是靠听信谣言,而是靠自己的眼睛去看。”

  容婳惊叹于他小小年纪,可是说起这些大道理来却头头是道,不由得自心里佩服道:“没想到你还真是有颗七窍玲珑心,看什么都这么通透。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就知道眼下江湖之中的传言都是假的?”

  那少年得意一笑道:“那你知道为什么只有我能写这些江湖中的事,而且还不会被杀人灭口吗?”

  容婳道:“为何?”

  少年道:“很简单,因为我写的都是真实发生的,不会因为听信一些谣言就瞎写一通,实话告诉你们,我有很多的眼线,他们会给我传递消息,而且你们很多江湖中的人,还会花钱向我买消息。”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容婳做了一个清点银两的动作,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

  容婳叹了一口气道:“怎么?现在就开始赚我的银两了?”

  少年道:“没办法啊,现在行走江湖靠的是什么?还不就是消息吗?谁的消息灵通谁就能掌握主动权,你们凌虚阁查了都快一个月了,也未有什么进展,所以是可以考虑考虑走点别的路子了。”

  容婳见这少年如此贪财,反而不想遂了他的心愿道:“打探消息首选肯定是小雪盟了,你不过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论江湖阅历,人脉关系,岂能和小雪盟相比。”

  那少年闻言,竟然也不气不恼,而是胸有成竹道:“但有一点小雪盟就比不上我?”

  容婳好奇道:“哪一点?”

  少年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方才是在找那个背上背着长刀的朋友吧?他到底是去了凌雪阁呢?还是心血来潮去了紫云台拿神兵利器了呢?我可是刚好知晓他到底是去了哪个方向的,就是不知道等你去了小雪盟打听消息回来,那朋友是不是早就消失于此了?”

  林敬暗自思忖了一阵后,才若有所思道:“好,你的这个消息我买定了,不过,我还想再买一个消息,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少年道:“很简单,当初我收到消息,说你们在听风镇的清川客栈,所以我便马不停蹄的赶了去,谁知道客栈早已经人去楼空了,错过了一场好戏。但是,在我打算先行离去的时候,竟然偷听到凌虚阁阁主半路杀人的事迹,我心想着这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大事件啊。这要是写出去必然是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所以,我便花了重金打探到了你们前去的方向。不过,一路跟到这凌虚阁脚下竟然跟丢了,害我在这深山里被风雪冻了一个晚上,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竟然在半路上遇见了凌虚阁的马车,所以我便一路寻来,就这样在这里遇见了二位了。”

  容婳和林敬心知,这位少年所说的马车,必定是昨日被茶楼门口之人驾去的那一辆。不过,眼下也来不及计较,反而是寻到蓟连得踪迹比较重要。

  于是,林敬将手中的长剑插回了剑鞘之中,直接扔给了那少年道:“我现在身上的银两已经没了,先拿剑抵着,等找到我的那位朋友之后,再付账于你。”

  那少年被林敬突然扔过来的剑给吓了一大跳,却也还是伸出手去接了,不过,因为不曾习武的缘故,双手的力道不足,俨然就跟接了一个大鼎似的,还连连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他原本是一个俊俏的少年,却因为长了一双月牙般的眼睛,所以看起来却是比姑娘还要标致。

  眼下,他接过林敬的剑,便用他那月牙般的眼睛仔细的瞅了一番,也不知道看没看明白,半晌之后,便用一副少年老成的口吻道:“是把好剑。”

  林敬道:“既然如此,那就前面带路吧。”

  那少年随即点了点头,朝方才容婳和林敬前来的方向行去,边走边纳闷道:“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是专门来给你拿剑的呢?我明明是债主啊,怎么还做起了属下的伙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