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栖彩楼 10
林小钗2020-02-12 20:271,327

  “还挺不错,正好用得上!”身着中衣金鸡独立的献玉从芳信身后探出头来,瞅见阿晋身后还有一方做工精良木轮椅,似乎也挺好玩。

  芳信转头脸色就变了,如临大敌道:“姑娘怎么下地了,穿得这样怎能出来?” 嘭地关上了院门,她自幼被娘亲教导男女有别,若不是渔家女,只怕连脚都要裹了。

  穿得哪样,芳信惊恐的眼神就像她没穿衣服似的,献玉无奈地叹了口气,朝门外努努嘴。

  芳信打开门,一把从阿晋手中抢过拐杖,嘭地又把门关上。

  门外的阿晋嘴巴张了张,哑然一笑,兴奋地跳上木轮椅,双脚使劲儿滑呀滑,滑走了。

  献玉拿着拐杖试试,也觉趁手,比当独脚龙强多了。阿晋不送过来,她自个儿也打算做一根,算这小子知恩图报,倒是芳信怪得很:“你与阿晋结仇了?”

  “那倒没有,只是你看他长成那样,还害姑娘受伤,不高兴。”芳信撇撇嘴。

  这丫头的不高兴,究竟是为阿晋长得那样,还是为她受伤,献玉也懒得分辩,反正有这拐杖,栖彩楼哪里去不得,乐颠颠地便去洗漱。

  见献玉要洗漱,芳信执意不让她动手。忙忙地左右捣腾,献玉干脆闭了眼睛,寻思着栖彩楼若如芳信所言,估摸得花好些时辰转悠,这一回她定要探明深浅,稳打稳扎地逃出栖彩楼。

  “姑娘头发长了,气色也好多了,刚开始那会儿洗得水都发黑。这养一养,白里透红呢,真是好看。”芳信拿了几枝珠花对着铜镜比照。

  倒不是养一养的事儿,是婆婆给的黑油膏用没了。也罢,不在军营也无须再掩饰。献玉睁开眼睛,见芳信还在给自己梳头,又不是名门大户的小姐出门。罢了罢了,拨了珠花,利索地挽个单髻,拄着拐杖,勾住芳信的肩,兴奋地道:“走,随本姑娘逛逛!”

  苍山那处浓荫遮避的山亭里,椅栏而靠的龙七举着千里镜,望着献玉一瘸一瘸地拐出院门。许是这些日子更闲了,三两盏茶的工夫,便要从镜中瞧瞧栖彩楼各处,扫到青榕馆时又忍不住多看几眼。

  他可以确定,献玉右肩的箭伤源自安南无疑,为何会有这伤,令他着实好奇。要收作贴身护卫,身世必然要调查清楚。

  黑瘦精干的郑国华恭敬地立于龙七身后,回禀完所查献玉身世消息,候了半晌,只听见龙七手指一下一下地叩着千里镜,他忽觉嗓子干痒,咳了两声。

  龙七闻声侧过头来,问道,“如此高强的武艺竟出自一个酿酒婆婆?”

  “好几个佃户都道酒婆婆拳脚了得,庄中无人敢招惹。”

  “酒婆婆现在何处?”

  “一年前,有佃户见二人先后逃庄便上报庄头。此番,献玉一回来便被捆了发卖,酒婆婆至今杳无音信。”

  “算起来,石海腾也是一年前没的。”龙七眸底深遂。

  “石海腾一死,石络纬那根病秧子就被征了乡勇,随军安南,死生不明。石二当家,行事暴虐乖张,听闻大哥死了三月就把寡嫂占了。”郑国华语露鄙夷,一脸不屑。

  “石络纬刚被征入伍,献玉和酒婆婆便逃庄。” 龙七的嗓音一贯静沉、不紧不慢,眼眸闪烁思绪如飞,战争结束,献玉出现了,石络纬和酒婆婆却消失了……“生死不明的石络纬如何签下卖身契?其间之事再查。”

  “是。”郑国华应着,转身离去。

  “华叔且慢。”龙七又叫住了他,“转告彩娘,近日和兴记勾走星虹记好几个伙计,安南又新定几千箱丝货,阿晋长于盘账,外头风声也过了,遣他去丝坊大柜帮衬帮衬,混在栖彩楼怕是埋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