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栖彩楼 6
林小钗2020-02-10 19:252,526

  小艇在西门码头靠泊,已是亥时。阿晋第一个跳上岸,小跑着进了西门。献玉紧随其后,见阿晋慌不择路的样子,颇为奇怪,“他跑什么?”

  “回火房干活呗。新来的伙计都多吃点苦头。”芳信一面跳上岸,一面道,“听说没爹没娘的,连个姓氏都没,只知道叫阿晋……”

  “死丫头嘴巴碎,还不快扶我一把。”李妈妈叫骂着打断,芳信忙上前扶她下小艇,李妈妈还疼得哼哼唧唧,半个身子驮在芳信身上,瞪了献玉一眼吩咐芳信道,“去华彩堂回话。”

  芳信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姑娘一同去?”

  “不去。”献玉自然知道肥婆子不会有好话,但她不在意。瞟了瞟正在归置摇撸的扫地老头,当下加快步伐追阿晋而去,既然打算半夜跑路,最好先祭祭五脏庙。阿晋是火房的伙计,弄点吃的容易。

  阿晋这小子仗着腿长,撒丫子地跑,硬逼得她使了三成功力,直到火房侧门前才追上,刚要叫他,却见他猛地栽了个跟头,火房里传出哄堂大笑。

  献玉后退几步,透过窗棂朝里望去。

  “死娘娘腔,连个门槛都跨不过,哈哈哈……”一个五大三粗的马脸婆捧腹大笑。

  门槛上不知是谁放了两块横木,撂高不少。阿晋只道自个儿大意,怪不得谁,闷头闷脑地爬起来怯怯地质问马脸,“瓦娘,你为何不等我?”

  “放屁,明明是你在花船里爽得不肯回来。”瓦娘反咬一口,又朝里头坐着的油光满面的肥肚婆诉苦,“厨头,娘娘腔偷懒耍滑,在花甸躲了一下午的活。”

  “你……厨头……我没有……” 阿晋又惊又气,一时语无伦次,“我对完账便……”

  “还敢顶嘴!”孙厨婆涨红了油脸训斥,抓起一把花生米砸向阿晋,劈头盖脸地骂道,“别以为你会算几口账,讨得彩娘喜欢,就不把老娘放在眼里。告诉你,那一车柴劈不完今晚上你就别睡了。”

  “一车?”阿晋目瞪口呆,明摆着就是让他劈一整夜。

  “不想劈也行,”孙厨婆的眼睛里放着绿光,狎笑着,“今晚给老娘暖暖被窝,让老娘松快松快。”火房里人都哄笑起来,阿晋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言不发地瞪着孙厨婆。

  孙厨婆行至阿晋身边,抬手朝他脸上摸去,阿晋欲往后退,不料瓦娘早已堵在他身后,阿晋只得闪到左侧。

  孙厨婆虽摸了个空,却也不恼,胸有成竹地道:“三天,老娘等着你跪下来求。”说罢朝另几个懒懒散散摘葱剥蒜的帮厨火夫吆喝,“走,陪老娘玩几把去。”

  忒不中用,由着人取笑欺负,看在那顿包子的份上,怎么也得替他出口气。献玉闪身而入,靠着门框笑眯眯地道:“走什么,姑奶奶也能陪你玩。”

  孙厨婆见她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不屑地骂道,“哪里来的垃圾婆,赶紧滚,别脏了老娘的地儿。”

  瓦娘见状过来驱赶,献玉随手抓过案台上一碟花生米,不慌不忙地扔了两颗入嘴,顺手扔出去两颗。

  瓦娘脚底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孙厨婆欲要冲过来,抬脚移步间肥胖的身子咚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呲牙咧嘴地惨叫连连,“唉哟……老娘的屁股……唉哟……老娘的腰……”

  瓦娘从地上捡起一颗带血的牙,哭道,“牙……大牙没了……”

  其余几个帮厨火夫面面相觑,忽听得有人低声道,“她……就是昨儿打伤护院的姑娘”。众火夫闻言惊怕,更是一动不敢动。

  “你,过来。”献玉朝阿晋勾了勾手指。

  阿晋虽是一头雾水,依然乖觉地走到她身边。

  献玉二话不说,揽着他的肩朝众人道,“这是姑奶奶的兄弟,日后谁弄掉他一根头发,便剐谁一块肉。”

  孙厨婆想站起来,疼得又站不起来,恨恨地道:“你敢!”

  话音甫落,一颗花生米砸中她额头,立时鼓起白果仁大的包,孙厨婆手一碰,痛得险些哭出来。

  “你猜姑奶奶敢不敢?”献玉捉狭地又捏了一粒花生米在指尖。

  阿晋忙扯住献玉的衣袖,不安地冲她直摇头。

  孙厨婆瞅见空档,顾不得疼痛,仓皇地跑了出去,其余人等亦一溜烟地跟着跑了。

  献玉纵声大笑, “一群欺软怕硬的婆娘,不给点教训,哪能长记性。”

  见阿晋如受惊的小孩还扯她衣袖,顿生侧隐之心,自觉比他虚长几岁,老气横秋地道,“姐姐生下来就没爹娘,但谁敢欺负我,必就以牙还牙。你虽长得比姑娘还俊,却还是男子汉大丈夫,无人可依更当自强,豁出命去也罢,岂能让一帮臭娘们随意欺辱?”

  阿晋怔怔地、眼眶微红。家逢变故,幸得七爷搭救,好不容易有了栖身之处,又因这张脸受人讥笑奚落,遭人欺辱。自觉身类浮萍无依无靠,既不敢声张,又无从反抗。乍得萍水相逢之人相护,还是一个身世比他还惨的姐姐,一时间憎恨、羞愧、温暖、激动、喜悦……百感交集,眼角不觉潮湿。

  献玉见他久久不言,安慰地拍拍他的肩,笑道,“芭蕉大的事儿,过去了过去了。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快整些吃的来,饿了饿了。”

  “姑娘何必为我得罪孙厨婆,” 阿晋吸了吸鼻子,担忧地道,“她烧得一手好菜,甚合宾客的脾胃。姑娘们为得客人欢心,少不得讨好她,你倒好……还未迎客便结了梁子。”

  “臭小子如此啰嗦,到底给不给吃?”献玉自不能透露半分逃走之意。

  阿晋四下张望,见架上剩着些冷包子——那是他晚饭, “两屉叉烧包?”

  献玉自无不可。

  阿晋拿去灶前张罗,舀了几瓢水入锅,架上蒸屉,又奔去灶前添柴,火光映着他的脸,熠熠生辉,煞是好看。不知觉,便能让人看得呆了去。阿晋往灶了添了两根柴,起身道,“劳烦姑娘看着火,一会子便能吃。小的去劈柴。”

  献玉点点头,不多会儿,蒸屉溢出香气,她的肚子也跟着咕咕直叫,揭开锅,白胖绵软的叉烧肉包直叫她吞口水。眨眼间,两屉包子入肚,献玉甚觉舒坦,二月的广州稍显寒意,灶前暖和,饱暖间忽觉倦意袭来,两眼一合,眯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浓重的烟味将她呛醒,呛得她猛咳几声,眼泪险些掉下来。

  着火了!火房里烟雾弥漫,眼看就要烧到她的裙边,献玉闪身跳开,火房里多是干货米油,火舌舔过之处,炸裂声不断。

  献玉下意识地寻水盆灭火,转身却又顿住,此刻是不是趁乱逃走的时机?犹疑间,阿晋跑进来一边大声呼喊救火,一边拎起一桶水往里冲,献玉愣了一下,火已窜上房梁,火舌扑面袭来,臭小子不要命了。

  阿晋一桶水还没浇完,带着火舌的断梁纷纷砸下,眼见着美少年要变焦少年。飞脚踹向断梁,一掌将他推出梁下,谁知刚躲过一根断梁,又砸下一根,头上咚地一声闷响,眼前一黑失了知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