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大雪封山
子悦V2020-03-31 14:322,216

  胡清越跑得慢又住得远,几乎是最后才赶到等赶到时才发现大家都围在工地食堂附近。说是食堂,其实也不过就是几根木头撑了个棚子,四处透风,此刻满地狼藉。

  “该死的!”

  “看清了吗?是什么东西?”

  “是狗熊!就看见个影子!有那么大!吓得我一身白毛汗!我一敲盆就顺着那边山上跑了!”

  听着工友们议论咒骂,胡清越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大雪封山,山里头的动物找不到食物,日子也难熬。特别是黑熊这样刚刚结束冬眠,正急需补充食物的大家伙,在山里找不到充足的食物,就跑来掠夺工地上的口粮了。

  山上空间有限,好不容易开出来稍微平坦些的地方,施工作业都不够,恨不得一处分作几处用,食堂能占用的面积自然也有限,全靠山下及时送补给上来。

  冬日里为防止大雪封山倒是会特意腾出地方多储备些粮食,可天气稍微回暖,路途通顺,大家便赶紧腾了地方出来堆放施工工料,谁知道这场倒春寒竟然这么反常,山下的路又被大雪封了个严严实实。

  黑熊吃得倒是没多少,却糟蹋了大半。食堂职工气得一面骂一面趴跪在地上,把还能用食物都的一点点捧起来。

  “大伙儿都帮帮忙!”苏段长招呼道:“这些粮食,可都是全国人民从嘴巴里抠出来支援铁路建设的!”

  其实不用他说什么,大家都默默已经地从地上收捡。

  等收拾完,天也快亮了。

  苏段长便招呼了些人去队部开会。队部也只是间草棚,里面有张油漆斑驳的书桌和几条缺胳膊少腿被修补过的长凳,更多人只能站着或者蹲下。

  后勤处的人先叹气,“柴油、汽油、煤油都没多少了,顶多再支撑个三两天……还有粮食,本来还能勉强维持个五天的样子,可今晚上被熊瞎子这么一祸害,顶多够用三天!”

  工程处处长也叹气,“到处都停下来了,隧道掘进也实在困难,这样下去,工期不知道得延误多久!”

  有人带了头,大家便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这雪也不见停。谁知道得下到什么时候?”

  “可不是!就算马上就停了,这么冷的天儿,没有个十天八天也化不开!”

  “这可怎么办!”

  一时间,队部里愁云惨雾,长吁短叹。

  苏段长敲了敲桌子,“都叹什么气?遇到困难就只能叹气了?”

  赵书记也猛地站了起来,“对!遇到困难,咱们迎难而上!”

  “不用等雪完全融化,只要把沿途的路标弄好,暗冰路段撒上砂石,带上防滑链,车就能开上来!”运输处的人扬声说道:“实在不行,肩挑手扛,我们也坚决要把物资送上来!”

  “雪这么大,原有的路标肯定损毁不少,得先派人下山,联系底下的人带上新路标,沿途做好标志!”

  “对,洞子里施工不要停,哪怕每天掘进一公分,也是成绩!其余的人,就去除暗冰,”

  苏段长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下,目光扫视过所有人,该派谁下山去呢?

  “我去!”

  “我去!”

  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热血沸腾,争先恐后,苏段长和赵书记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欣慰。

  有这样的生力军在,任是攀天梯,也能修通!

  “都莫争了,我去吧!我是党员!”邓科站了起身,“而且我对这儿附近山路最熟悉。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道,肯定莫得问题!”

  苏段长点了点头,“那好,你回去准备一下,这就出发!”

  邓科点点头,又往外走,却又被苏段长给叫住了。

  他从书桌里拿出几本书,“这些你拿回去,等你回来,好好学习一下。”

  邓科眼睛一亮,在裤腿上擦了擦手,才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轻轻地翻动着,都是些有关铁路修建的书籍,里面还做着不少详细的批注。

  “行了,等回来再慢慢看吧!”赵书记拍了拍邓科的肩膀,“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来!”

  邓科刚从队部走出来,就被突然冒出来的胡清越吓了一跳。

  胡清越探着脑袋看了看他珍而重之捧在手里的书,邓科立即把书往怀里抱。

  “哎?这么小气干什么?我眼睛又不带钩子,还能给你看坏了?”胡清越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我说,这么专业,你能看得懂吗?”

  邓科不作声,把书抱得更紧,好像生怕胡清越会抢走。

  胡清越被他的动作给逗笑了,“你这人,不光脾气怪,还小气得很!我听说,你还是从前修成渝铁路的时候,参加工地扫盲班才识字儿的,是不是真的?”

  邓科瓮声瓮气地说:“穷人家的娃儿,读不起书,参加扫盲班咋个了?又不丢人!”

  “当然不丢人!”胡清越又补充了一句,“穷人家也不丢人。社会主义,就是要为贫苦百姓谋福利,我们修铁路,也是要让沿线的穷人,都越过越好的!”

  邓科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她,虽然她今天态度特别好,可这些空话谁都会讲。

  “你莫挡到路,我忙到下山!没得时间跟你闲扯!”

  “哎,邓科!你等一下,你能不能帮我带点东西下山……”

  胡清越话还没说完,邓科就走掉了。

  大雪覆盖的秦岭山脉,更显得巍峨苍茫,似乎又带上些不可侵犯的威严,默默伫立在天地间,俯瞰着着山间一切生灵。

  积雪完全覆盖住小道,一脚踏错,下面可能就是万丈深渊!

  邓科凝神盯着脚下,小心翼翼地前行。

  前面那段路,应该就是最难走的,有近百米只有不到一公尺宽,平时尚不觉得,现在路边横生出来的枯草荆棘上也覆盖着层层白雪,表面看起来,倒像是比平时宽了不少。可实际上却是危急暗藏。要想平安通行,就只能侧身紧紧贴在崖上,横着挪动过去。

  邓科缓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把棉衣扣子敞开几颗,又随手扯了路边几根长长的枯草搓在一起,把笨重臃肿的衣服勒得紧了些,再检查了下腰间的工具,确保不会被凸出的岩石勾住,才小心翼翼地迈出第一步。

继续阅读:10 我不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国动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