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崇王惯用小伎俩
云云兮2020-04-17 17:393,511

  氓城对于皇城而言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它是进出皇城的必经之路,可谓是影响着后方一切经济和贸易,也是皇城掌管外界和信息重要枢纽。如今大雪封城,想出去的出不去,想进来的进不来,很有可能会造成皇城瘫痪也会给城外不法分子制造可乘之机。氓城守正朱利朱大人是个清官,听闻曾经于扬州中举,小有作为,后受护国公委命守于氓城,这一守就是半辈子。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没想到这一晃你就长这么大了,眉目如画,亭亭玉立。”

  “哎呦叔叔,您可就别夸我了。”

  多亏了朱大人提早绕城而出,不然按照崇王那个懒惰的模样,定是要在城外多耽搁了。由于朱氏与苏家是旧识,所以这一路上朱大人一直在苏玥的身边,笑谈他们那辈人的故事。斜眼瞄了一下怀念明被晾在一边,苏玥别提心里有多痛快了。

  “咳!咳咳!”

  怀念明也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皇子竟然被一个地方官给忽略了,而且明明可以去氓城最出名的酒楼里吃酒,却被苏玥直接带队到了朱大人的府上,竟然还让他无法拒绝朱大人一家的盛情相邀。可是这朱大人家里确实过于清廉,虽然宅院是皇家赏的,但内部却足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导致他坐在这没一会便觉得寒冷,还吃了一口不知道是什么的菜辣的他眼眶含泪。

  “哈哈哈哈哈哈!”苏玥只看了一眼便明白过来,“这赤椒就如同你们梦羌的烈酒,入口是绵延香醇,可不出几秒便会辣蚀整个身体,如此天寒地冻的日子,若是不吃上几口,怕是会被冻僵的。你应该是在皇城这几个月吃的太过清淡了,所以适应不了了。”

  在皇城内规矩束缚她可以给他面子,但出了皇城苏玥才不在乎怀念明的身份,对于她而言对方只不过是个徒有虚名的傀儡皇子,若是哪天圣上不需要他了,可能还需要她来处理干净。可是朱大人还是在意官度礼制,连忙请罪,并喝斥下人将那盘菜换掉。

  “叔叔,天儿也不早了,你给我们安排一下住处,旅途劳顿,将士们该早早歇着了,明日一大早还要救济灾民呢。”

  “好。”

  怀念明在她苏玥的眼中不过是个“将死之人”,但她还是拍连累朱大人,便找个茬就把他支走了。转过头看向怀念明,一脸嘲讽。

  “说到梦羌,你和允蝶公主的婚事将近了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怀念明刚缓过来,懒得和她作对。

  “这可是今年黎朝第一大喜事,我这么爱凑热闹的人当然一直记着呢,先道声喜了。”

  说罢她双手抱拳,一脸假意。把这天底下最烦人、最骄横的公主娶回家,就冲这一点,值得敬佩。

  “我在氓城外跟你说的话,你是一点没放在心上吗?”

  苏玥刚想起身离开,却被这一句绊住了脚。

  “呵,我劝你最好打消念头,如果你想活着回去。”

  离开皇城之前,圣上可是放过话,若是崇王在中途做了些有损皇家清誉的事,就不用让他回来丢人显眼了。如今他若是依旧拿大皇子这件事威胁她,就别怪她不留情面。说罢,她从腰间掏出一块令牌拍在桌子上,那是皇帝特赦的行军令,见此令牌如见圣上,她完全有理由反杀了他。

  怀念明眯着眼看着苏玥离开的背影,阿央上前将行军令从他手里抽出来,也快步跟上。

  “殿下……”

  “慕羽你不觉得事情朝着有趣的方向发展了吗?”

  次日,怀念明、苏玥、朱大人等人一齐到城中发放救济物资和银款,怀念明像是背了一夜的演讲稿,物资都快分发完毕了,他还在台前喋喋不休,彰显皇族威严和爱民如子的心,惹得百姓众人频频回首叩拜。

  苏玥揉了揉太阳穴,喃喃自语,“这是准备了多少词?”

  正此刻,一只穿云箭从空中直射向怀念明的背后,好在阿央反应机敏踏空而起直接抓住了那只箭,凌空翻了一圈落地。这一支箭打断了崇王的演讲,也打断了百姓的叩拜,纷纷逃命乱作一团。

  “保护殿下!”慕羽大喝一声,带着人上前将怀念明围着护送下来。

  “朱大人,你带着你们的人赶紧疏离和安抚好百姓,这边就交给我吧。”

  “那你要当心啊!”

  “放心吧。”

  待朱大人带兵前去疏离百姓,苏玥才踏上前到阿央身边,只瞧得那剑头上淬着毒,红竹箭杆上插着金色的羽毛。她太熟悉这种剑了,这是厉王专属的箭只,她曾经暗查厉王的时候在他府上还特地注意一番,这种箭必须要求拉弓之人有强大臂力,以致命中之后一箭穿膛,才能保证箭头的毒溃烂伤口,让中箭之人无力回天。怀南梧宫变那天清理战场时发现了很多死于此箭的尸体,这才导致苏玥下定决心一直追查他。

  “将军,这……”

  苏玥默不作声地那到手中,用力将竹箭折断,像是这箭普普通通并无来历和说法,随手扔在雪地上,踩着它走到了怀念明的身边。

  “你在皇城这些日子做了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吗,这么招人恨?”

  “你少说这些风凉话。”

  “看你这般悠哉悠哉,像是知道是谁像你放的箭……或者,你知道对方放了一箭就走了。”

  “哼,朝堂之上以我作为威胁来警醒自己的不计其数,我是猜不出是谁。但是我知道他们不敢让我死在氓城,我此次前来是代表皇家,若我死了驳了皇意,圣上定会叫人挖地三尺将他翻出来,他不敢就此将自己送上死路。”

  “你可还真抬举你自己,”苏玥憋笑,“你就不怕这事圣上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他们任意为之了?”

  “不会,允蝶还在宫里。”

  没想到,这令所有人厌烦的允蝶公主倒成了怀念明自保的最后一张牌。

  回到朱府,苏玥坐在一旁不停地喝茶吃点心,又觉得意犹未尽,又命阿央去温壶酒。怀念明坐在正前一脸嫌弃地看着她,普天之下竟有如此不顾形象、不拘小节的女人,还真是开了眼了。再转头看向朱大人,他竟然一脸慈意地看着苏玥,就算是与护国公交好,但这般父爱泛滥简直莫名其妙。

  “我说,今天的事,是不是应该对我有个交代?”

  “啊,殿下……”

  “嗯,嗯嗯,”苏玥抬起手组织朱大人说话,又回身结果阿央递来的酒,直接喝了一口才把糕点顺下去,“没什么好交代的,这刺客怎么来的您心里也有数,就算要交代也是向氓城百姓交代,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

  还能怎么交代啊?说厉王要杀你,但是碍着保全自己所以放只箭警告你?还是说厉王闲的过来提高一下存在感?她早就交代阿央和朱大人抓一个无名无姓无人牵绊的乞丐顶罪了。

  “你……”

  这个女人只有在梦羌求他回来的时候才看着顺眼,如今这幅不把他放在眼里,肆意妄为忤逆皇族的模样,真的是让他不满。

  “早些休息吧殿下,不好在外面逗留明日我们就启程回去。”

  苏玥摆摆手,笑眯眯地看了看朱大人,心里暗叹自家父亲若是如此慈爱该多还,只可惜那老头轻信了“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歪理邪说。若不是今日这一箭,她还真想在这多待几日,更何况听说朱大人的儿子也快要赶回来了,她还真想感受一下普通人家热热闹闹的氛围。

  ……

  氓城五百米外小茶楼,怀念明又犯懒瘫在屋子里拖行程,苏玥无语推开门,暗道一声不好,还没来得及捂住口鼻,只感觉双腿无力,贴着门框滑了下去。突然想起那晚怀念明甩出的银针,都怪她大意忘记了这人善于用毒。

  “我这有比好交易,你要不要听听看?”

  “我只听命于圣上,所以与大皇子并无深交,我不知道皇后娘娘对你说了什么?总之你想要的东西没在我这。”

  “林沐之……好像和你关系还不错?梦羌有一神草可以治他的腿……”

  “你想多了,只不过是共同为圣上做事罢了,他的腿与我无关。”

  “那东西在我手里……”虽然话说一半,但苏玥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狠狠地瞪着他那张邪魅的脸。

  还是林沐之长的顺眼,苏玥一笑,起身伸手锁住他的喉咙,拔出刀刀尖指着他的额头。怀念明确实很会用毒,从在氓城的每一顿吃食或者一些她接触的事物上都或多或少地下了毒,如今再利用这迷香,确实很容易制服一个人。可她可是暗夜,自小从毒坛子里摸爬滚打来的,这点小伎俩根本奈何不了他。

  她贴着他的耳边,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

  “皇后娘娘好像跟你说了很多呢,你好像也不安分地调查我很多呢。不过我之前不是提醒你凡事都要多动动脑吗?你那只箭做的很像,但你还是轻视了怀南意在皇城的地位。想要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也不在我这,你想想做什么我也不感兴趣,只要你不来招惹我,我保证你能多活几天。”

  她松开怀念明,一脸冷漠地将他扔在屋子里。她来氓城之前特地命人寸步不离地盯着厉王,厉王也是出人意料地老实,一直都没有什么可疑的行动,甚至这次送上门的好事他也不屑参与,顺水推舟地将崇王送了过来。而且那只箭虽然长得和厉王的一模一样,上面的毒用的也是同一种,但怀念明不知道原版的箭并不是实打实的红竹制成,而是用人血又染了一成色。

  苏玥回到房间,轻呼了一口气,从颈上拽住一条项链,看着那泛旧的金坠,想到的不再是大婚前后的太子殿下,而是怀念明的那句,

  “梦羌有一神草可以治他的腿……那东西在我手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