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
云云兮2020-04-17 17:393,183

  崇王护压赈灾物资、安定百姓有功,特大封赏,如此大功便在朝堂之上站住了脚。苏玥站在朝殿之外撇着嘴看那些墙头草般的老臣上前阿谀奉承。钱是她弄到手的,护送是她苏家军和暗夜做的,安顿百姓办理灾后事宜的是朱大人,结果功劳都是他的。

  “啧啧啧,什么也没干,就出城走了个七八天回来就变成赈灾的大功臣了。”

  “圣上也赏了苏家和朱大人。”苏柯摸了摸她的头,知道自家妹子这幅嘲讽的模样背后在想些什么。

  “那和崇王受到的封赏相比只是沧海一粟。”苏玥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望了望,“林沐之……最近都不来上朝吗?”

  “自你走的这一周我就没在宫内见到他,近些日子有些人传他旧疾犯了,你也知道他就是病秧子。”

  苏柯虽然这句话说得云淡风轻,但还是心里有些幸灾乐祸。就算没落下残疾他那玉面书生的模样他们行军之人也看不上,更何况还是一个病秧子,这等身体还想娶苏玥?真是异想天开!

  苏玥也知道兄长话里有话,好再他和父亲都不知道她还未送还聘书,也不知道她允了林沐之一段情缘,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先把她打残再跑去灭了整个林府?

  不过她现在脑袋里最大的思绪是在思考林沐之的身体状况,在听了怀念明的话之后总是很在意,可是她也知道太子交给她的东西是她在这深宫的皇室争斗中最重要的保命符。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是第一眼见了林沐之,就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瘫坐在轮椅上的废人,如此隐藏身份的危险人物却总是能用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就勾走她的心。

  苏玥摇摇头,不再想林沐之,她有更重要的事去做。一转身,正和身后的人撞了个满怀。

  她揉了揉鼻子,正想抬头打骂,却正好看见一张艳丽贵公子的脸,忙回过身低身作揖:

  “厉王殿下,还请恕罪。”

  怀南意下巴微微抬起,一眼也没看她,只在喉咙间挤出一声“嗯”。然后便合上手中的扇子,照着苏玥的肩膀用力推去,将她推到一边,然后姿态闲雅地从一旁走过,好似什么也没发生。

  苏玥揉了揉肩膀,暗骂了一声,正这时怀南意站住脚一脸讥讽地回过头,

  “啊,本王进来帮父皇处理朝政太过疲劳,未一时认出是嫂嫂,还请恕罪。”

  厉王提高了音量,惹得周围人都开始旁观看好戏,苏玥更加尴尬,废太子一事也算过去许久,可总有这种贱人时不时就在人多的场合提及,让大家都来看她这个未成礼数的笑话。刚挤出个微笑想要回怼他,却没想到他直接加了一句,

  “哦,我最近听闻嫂嫂和我那个自幼腿疾的哥哥郎情妾意,不知是这事是真的两个人心心相依还是本王听来的风言风语?”

  苏玥已经听到后面有人在指指点点的嘲笑了,也听见了怀念明的声音,白了个眼回头,却正撞上身后黑着脸的父亲,这才惊慌失措,原来厉王是故意说给护国公听的,大家嘲笑的也是父亲。

  “胡说些什么!”正这时有一威严之声从人群外响起,人们寻声见人却只见是久未出长春宫的皇后娘娘一脸怒气地站在后面,忙跪拜称臣。

  “虽礼数未成,玥儿与梧儿无缘,但也是我长春宫的孩子,谁若再传些风言风语的胡话,便是对本宫不敬,对皇族不敬,别怪本宫依法处置。”

  “儿臣惶恐。向母后赔礼,也向苏将军赔不是。”厉王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低下头却微微侧过来看向苏玥,然后走过来伸手将苏玥扶起,在她起来的时候贴着耳边细语,“有些事,不要太好奇,好奇是会害死猫的。”

  然后笑着拍了拍苏玥的手,又命下人将周围人散去,便转身离开,留给苏玥一个傲冷的背影。

  苏玥恨得牙痒痒,她明白厉王的意思,对方已经知道她在暗中查他。一个没有母家势力,独靠父亲偏爱的皇子,怎么敢一直如此自负地站在这里,早晚有一天,他会和他兄长一般变成皇权的一颗弃子,他越是威胁,苏玥就越是斗志十足,她已经迫不及待看他战败于皇室争斗那一天了。

  皇后娘娘也没有过多理会厉王,毕竟是与自己儿子争斗的胜利者,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她本来也没有多喜欢苏玥,一个自小在军营中长大的女儿家,一点也不大家闺秀,根本配不上皇室,不过仇人的仇人便是朋友,更何况依靠苏家的力量很有可能帮怀南梧重见天日,所以也装模作样地走到苏玥身边,握住她的手,像一个慈爱的母亲一般嘘寒问暖。

  苏玥一见皇后娘娘便浑身不自在,便只得“嗯嗯、是是”地搪塞,正瞧见皇后娘娘身后的允蝶公主一脸忧郁,便笑着转到皇后身后,牵起允蝶的手借个由头便逃走。

  “我们之间只能是这种互相做借口的关系吗?”

  走出了很远,允蝶甩开她的手,噘着嘴就近在一旁的长廊坐下。苏玥回头看着她,挑了挑眉毛,

  “怎么,你还想跟我交朋友?不可能啊我告诉你,朋友什么的是这世上最麻烦的了。”

  “明哥哥不喜欢我……”允蝶快哭了出来。

  苏玥扑哧一笑,“怎么了,什么事啊让你突然认清事实了?”

  “但是他也不喜欢你!你也别痴心妄想了!”允蝶抬起头,咬了咬嘴唇,觉得此刻无比丢脸,“他谁都不爱,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

  苏玥仔细端详她的模样,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但是打断她,等着身后的巡视婢女走过,忙呼了一口气,也坐到一旁,她可想再多活几年。

  “你明哥哥是拿我当挡箭牌你看不出吗?要不你趁还没丢脸丢大的时候就提前回去?”

  “我不要!我好歹也是一国公主!为了他我已经偷偷跑出来了,而且也在这得罪了不少人,我必须要嫁给他!而且我相信日久生情,他早晚有一天心里会有我的!”

  苏玥黑线,已经想不到该说些什么了。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谁也劝不住、谁也拦不住。

  “我要你帮我!”

  “什么?”苏玥一惊,“我怎么帮?我已经很尽量地躲着他了,可在这宫里难免碰面……”

  “不,你不用躲着他,我自有办法。”

  苏玥才不信她,不,是梦羌之人都不可信。

  “不过公主,我帮你可以,您也得帮我一件事。我听闻梦羌有一神草……”

  “嗯你说的是雪益草吧,传说那神草长在梦羌极北的峭壁上,百年得一株,可解百毒,治百病……”允蝶猛转过头看着她,看了一会儿又似乎是是看懂了什么,然后点点头,“你是为了林家长公子吧!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还真是……你放心,这草我会帮你想办法。”

  “谢谢您嘞。”

  苏玥内心慌张,现在连允蝶公主这种没有眼力见的人都能一眼看出她的心思,那厉王是不是也暗中知道了些什么所以今天才说了那些话?那她的父亲是不是也能一眼看出女儿的小伎俩?那皇帝呢,是不是也心知肚明?她开始审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心态和表现,确实过于反常,流连于男女情事之间不是她的风格,这些牵牵绊绊要早些铲除的要好。

  送走公主,她便到城南的茶楼里听曲儿。与其说是听曲,不如说是在蹲厉王的手下。若不是他在早上那般威胁,她也不会加大对他的暗中监视。如今结了仇,不如直接捅他一个据点,省得他总是趾高气昂的站在她面前。

  已经喝了三碗茶,才瞧见一个乞丐模样的人走进茶楼,小二上前撵他,他却伸手摆在桌子上一枚元宝,然后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上,鬼鬼祟祟的扫视整个茶楼的。苏玥和阿央往暗处靠了靠,然后拄着脑袋看向下面,那人一直坐在下面像个普通人一般喝茶听曲儿,耗时间耗得苏玥又多喝了两碗茶。

  刚放下茶碗,只见那人站起身来,在邻桌抓了一把瓜子若无其事地向明处走出,然后坐在了最前排一个富家公子模样人的身旁空座。那富家公子一脸嫌弃,叫下人塞些钱打发乞丐,乞丐却悠哉悠哉地坐在一旁不为所动,还拿起公子哥的茶喝了一口,又觉得太难喝吐了回去,然后一脸嘲讽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只看那公子哥的下人上前就是一脚,惹得周围好是热闹,不知是为了台上的戏叫好还是哄笑这番打斗。

  乞丐被人连打带骂地打出茶楼,虽然是被人一脚踹出去,但人群散去似乎毫发无损地直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大步走开。苏玥见惯了这种小伎俩,还以为会有什么新花样,平白在这里喝到饱,于是特无聊地摆了摆手,命人将去那乞丐抓起来。

  阿央刚转身出去,又匆忙回来,俯身在耳边低语,

  “长公子确实病重,您不去看看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