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白烛红焰 暗夜听令
云云兮2020-04-17 17:392,757

  苏玥回到护国公府时已是丑时,为了不惊扰府内的守夜和不知是否入睡的父亲,她从南侧院墙翻入疾步回到自己的闺房,摘掉蒙面,脱下夜行服,坐在屋子里就这昏暗的烛光擦拭自己匕首和剑上的血迹。

  她就一个人坐在原处,默不作声地,尽量保证自己的不再烦躁。不知道已经擦拭了多久,阿央才轻步而来提醒她洗澡水已经烧好了。

  她点了点头,待阿央离去将空间都还给她一个人后走到内室的屏风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每次出密令或者换下禁军服之后都要重新沐浴之后才能喘过一口气来。她将自己整个身体泡在水里,憋着气在水下沉思几个时辰前发生的事情。

  夜幕降下,更者警鸣,雪夜下街道上连个乞丐和酒鬼都没有,死一般寂静下,十几名蒙着面、着衣角绣着暗梅夜行衣的刺客聚集在皇城内腰缠万贯的富商贺府前。刺客内为首的那个人目光略显疲倦,自接到皇命之后她用了一天的时间紧急调查何氏一家,希望可以从中挖出什么不为人知的黑暗,好给她的内心一剂安慰。但是……并没有。

  风雪中,阿央点燃一根白色的细蜡,放在贺府正门旁背风的地方,暗红的烛火下她举起暗夜令牌:“蜡尽之时,府内不得留有一个活口。同时,府内角角落落的金银钱币必须尽数寻出,若有遗漏,以死谢罪。”

  说罢她落下暗夜令,身后的暗夜是从如风一般从身旁而去,苏玥站在原地闭上眼睛,只想着时间可以快点流逝。最终她还是踏进了贺府,杀人寻财不是她要做的事,暗门隐格才是她的主场。

  这种富商的宅邸之下必定有藏钱和逃命的暗道,苏玥刚破了暗道又在东宅书房内开了个书架后方的暗格,只听得院内一女声惨叫,回头一看竟有一人影从门前跑过,阿央随即跑了出去,站在门前拦住反手一刀割喉。而苏玥还站在暗格前不紧不慢地从里面掏出十多根金条和十几本账簿,借着月光大概瞄了几眼,心情更加沉重。清清白白白手起家,世世代代奋斗打拼,结果一朝辉煌毁于与其毫没有半点影响的天灾。

  苏玥皱着眉头走出书房,估摸着门口的那只蜡也快要燃尽了,差点踩上地上还没凉透的尸体,鲜血沾污了她的鞋底和衣角,惹得她更加烦心。平时杀人之前阿央都会提前来踩点下迷香或者执行的过程中就用暗夜特制的迷药裹于石弹上,尽量保证被杀之人安详地离世,若要处理的人罪大恶极,苏玥也会让他保持时刻的清醒感受到身体每一寸的疼痛,在身体和心理的折磨中死去。但是像今天这种中途还能跑出来几米的却是少见,苏玥低头看向那死去的人,暗夜侍卫们正在做尸体的最后处理,由于是阿央及时处理的,所以有些麻烦。

  这死去的女子穿着上来看应该是刚刚从外面回府不久,头上的朱钗首饰还没卸完全,脸上的妆也是半花,估计是正洗漱的时候赶上了他们屠府。草草一眼瞄了下她的脸,却让苏玥皱起了眉头,弯下腰想要看的仔细,可是尸体脸上那一条细长的伤痕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正月初三,有一娇惯小姐在街上闲言碎语、大喊大叫,嚣张跋扈地说着不会放过她,最终却死在了她的手里。

  苏玥将脑袋伸出水面,不停地扬水清洗自己的身体和双手,即使今晚她并未沾染亡灵,却觉得自己邪恶至极。

  不过是个被宠坏了的大小姐,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苏玥试图用贺家大小姐的顽劣来给今晚找个理由,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说服自己。

  次日,她一脸倦容地站在皇极长廊上,看着昨晚她抢来的银两一箱一箱地抬上车。

  “苏将军怕是没休息好?”崇王站在一边打趣,这次苏玥连个白眼都懒得给他。

  早朝的时候大臣们对谁来看护这批救灾的物资押运到氓城并代表皇室安抚百姓这件事争论不休,谁都知道这是一件送上门的好事,更何况还有她苏玥带兵跟着,只要揽下这事,便静等赏赐就好。可朝堂之上早已自成帮派,老臣们或有为自家孩子请命,只说上几句,而那些皇子的门客却话中带刺,见谁怼谁。于是这荣光便落在了看热闹的怀念明身上。

  苏玥看着旁边这人一脸喜事将至的模样,便知道他早已将圣上的心思猜中了。说不定哪个皇子手下的门客早已投奔于他,暗中唆使、明面挑食,为保他渔翁得利。

  “苏玥。”

  回过身,她已经好久没见林沐之如此冷着一张脸。不禁暗叹,怪不等圣上把他放在众矢之的的位置上当傀儡,这张冷漠的冰山脸一看就不是玉面小生而是一个会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阴谋家。

  “你怎么来了。”

  “你不要去。”他若再晚来一刻,估计她就已经出发了。

  “这些救济的银两必须由我亲自护送,这是皇命,不可抗命。”

  “圣上那边我会去说。”他伸出手攥住她的手,两个人都异常冰凉。

  “我都不怕,你在怕什么?或者吏部知道些什么?”

  互相明白,却互不信任,世界上最奇怪和脆弱的感情估计就是他们俩了。苏玥注视着他的眼睛许久,似是看出了什么,也似乎什么都没有读懂,弯下腰在他耳边轻言,“白烛红焰,腰缠万贯的贺家昨晚被江湖上的仇家灭门了……这批救济的银两也必须由我亲自护送……若中途出了岔子,我死不瞑目。”

  她直起身,依旧四目相视,暗夜禁军在执行任务之前都会点上一支特制的白色蜡烛,但却燃烧着异样的红光,她相信,他听得懂。

  转过身,崇王已经有所怀疑地向这边望着,她拍了拍林沐之的肩膀,“这路上,我会给你带礼物的。”

  ……

  这一路上,风雪已经小了一半了,还好氓城也并不远,快马加鞭中不停歇的话三天就能到,可是怀念明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娇贵起来的身子开始犯懒,非要在中途歇息一阵。

  “马上就到了,你就差这点煤炉香了吗?”苏玥推开他的房门,一股劣质的煤炭味充斥着,也不怕把自己憋死在里面。

  “那前方大雪封路了吗?正好连赶了三天的路,将士们也累的半死,那就歇一下脚,暖暖身子,等一等呗。”

  苏玥无语,这一路出来劫运的匪徒刺客以及饥不择食的百姓已经被暗夜挡了一波又一波,他怀念明心疼将士,她就不心疼手下吗?多拖延一天,他们就要多拼命一天。

  “绕个远,今晚天黑前就能到。”

  “要不你先去,我休息一会再追你。”

  “你真是活的太安逸了!你每耽误一刻,氓城里饿死冻死的人就多一个,你就不怕我回去在圣上面前弹劾你吗!”

  怀念明瘫在一旁,若无其事地抬眼看她,转眼换了副阴险的表情,“那你就去呗,正好我也有事要汇报给父皇。我那囚在离安寺的皇兄,好像还留下了个东西……”

  苏玥一惊,但未露出心虚之情,面前之人直起身,“母后失去了个儿子,便把全部筹码都压给了我,你说怎么就偶然之间知道了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不可以把他杀了,然后伪装成被山匪截道?这是个好主意,苏玥侧身抬手握住袖子里的暗器,反正皇帝自疼爱的儿子也不是他,正好这种伪装死亡的事也是他们暗夜最拿手的了。

  “殿下,氓城守正大人朱大人求见。”

  苏玥回过身,看着洋洋得意的怀念明,心里一阵暗骂,再回眼身旁这个叫做慕羽的自梦羌就与她作对的侍卫,心里更是厌烦。

  “看我作甚?还不带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