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不妨我们就凑活在一起吧
云云兮2020-04-17 17:374,206

  正月初三才得了空,苏玥和苏柯安排完宫内值守的换班才兴高采烈地离宫回到护国公府。父亲应该还像往年一般坐在正厅里等他们吃新年的第一顿团圆饭。苏玥为了能让父亲更高兴点,特地嘱咐阿央,提早就将当差的官服换成女儿衣,还特地戴上了之前父亲送的步摇。

  可刚进府里下人们却异常安静,也没有闻到久违的饭香,两个人满脸疑惑地走到正厅,只见父亲背着手站在里面像是等了他们很久。

  “爹?”

  “跪下!”

  “我是不是又哪惹父亲生气了?”

  苏玥小心翼翼地凑到兄长耳边,苏柯也满脸纳闷地摇摇头。这一年来父亲因为她当差和官职的事没少生气,可每次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实在猜不出今天又是因为什么。正在这时周管家拿着父亲的佩剑走过来,苏玥和苏柯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因何事严重到要请家法,马上乖乖地跪在原地,但还是一脸不明所以。

  周管家默不作声地将佩剑送到苏玥面前,苏玥便更加疑惑,想询问发生了什么,面前老者却只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抬头看向父亲,他顺手甩过来一本帖子。

  “你和林家的长公子到底是什么关系,庆王今天一大早就送来聘书了!”

  护国公陪了一早上的笑脸,如今怒气倾泄而下,惊得兄妹二人不知所措,苏玥更是慌张,忙将双手举在头顶,急忙解释: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啊,只不过是当差的时候多见了几次面,爹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语速越来越快,甚至带上了哭腔,“爹,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或许,或许是不是和之前赐封太子妃一样是圣上的安排呢。”

  “这件事只有我们两家知道,若是捅到了圣上那,你以为你今天回得来吗!”

  “可是……”苏玥也想不明白,眼眶里含着泪,特别着急地看着父亲和兄长。

  “爹,我证明,玥儿和长公子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在各自当差的位置上见过几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若是碍着身份和面子不好意思去说,我去庆王那解释。”苏柯也急了,根本想不明白这背后的操作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不去招惹他,他们能误会?过完年,你就跟我去圣上面前告假辞官!”护国公气的扬袖而去,“今天你就一直在这跪着,好好想想一个大家闺秀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爹!”

  苏玥放下藤鞭,跪在地上捡起聘书,白纸黑字地写的明了,不知如何是好,这怕是她人生中最荒唐和慌张的一刻。

  “你先起来,爹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一会儿我陪你去庆王那把聘书送回去,再解释清楚。”

  “小姐……”周管家在一旁轻声,“林长公子在府外找您……”

  还没找他他倒是自己送上门了,苏玥起身拿起地上的藤鞭怒气冲冲地冲出府外,只见林沐之一身单薄地坐在寒风中。少跟姑奶奶我装柔弱,她抬起手就甩了过去,初七惊得忙上前去挡,那鞭子却只在空中抽的“啪——”地一声。

  “我也是刚知道,这才匆匆过来跟你解释,”林沐之早就做好被打一顿的准备了,见她心软便让初七让开,缓缓张口,“一诺在姑姑面前乱说话,姑姑又与父亲说了些你的故事,父亲想都没想便自作主张。你也知道我这身体状况,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女孩子倾心于我,父亲也是着急,还请你见谅,我替他向护国公府赔不是,你若还气着,便打我一顿。”

  苏玥翻了个白眼,恨自己刚才干嘛不打他一顿,这下可好,若真拿他撒气还不成了个欺负弱小的主了?

  “你等着,带着你的聘书走。”

  刚才气的太匆忙竟把聘书落在正厅之上,欲转身去拿却被人拽住了衣袖。

  “你还欠我一顿饭,不如现在还清,以后你我二人便是陌路人。”

  你还想讨一顿饭?苏玥刚想拒绝,面前之人竟开始轻咳,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真是个无赖……

  于是林沐之便心满意足地带着她穿过城街到一家小铺面前点了一碗阳春面。苏玥看着他,还以为他要去馆子里讹她一顿,却没想到一碗清汤寡水的面他竟吃的如此开心。可毕竟是在露天的铺子上吃面,他林沐之又有棉襦又有暖炉还有一碗热腾腾的面,苏玥没一会就觉得被冻透了,便起身到附近的馆子里讨了一壶清酒。

  正值新年,可这种稍微有点规模的馆子依旧生意兴隆,座无虚席,于是这温酒的时间便长了点。回来的时候正好有两名名门出身模样的大家闺秀从身旁路过,偶尔回头朝林沐之的方向看去,窃窃私语,有说有笑。

  苏玥的听力倒是极好的,本以为她们是倾慕于林沐之的长相,却没想到听到一番讥讽只言。回到小铺上,看见初七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估计他们也听见了。

  “久违的味道,”林沐之放下碗筷,竟然一扫而光,她离开这会儿又自己要了两万,也吃得见了底,“自离开皇城便再也喂品尝过这味道。”

  看着对方满脸因为她没吃到而婉兮的表情,苏玥心里却五味杂陈。是不是因为腿疾不便,因为太后仙逝被赶出宫所以贪恋以前这些美好的味道?

  “你不气?”

  “这么多年了,早有了免疫。”

  回去的路上,苏玥沉默了许久才开口。可又瞄了一眼初七的模样,那张脸将无可奈何表现地生动。也是巧了,正撞见刚刚那俩小姐从坊铺子里走出来,苏玥摇了摇手中一滴未尝的酒,快步走上了前,直接撞在那两个人身上,撒了她们新布料满满的酒,又假装没站位直接扯烂了一大块。

  “谁啊,不会看路吗!”其中年龄看起来稍大一点的小姐大声怒吼,看了看自己被毁的布料,抬起头看见苏玥却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呦,我当时谁呢,原来是苏将军啊。”

  认识她?苏玥定睛仔细瞅了瞅面前这俩人,确定自己没在宫中见过,肯定是哪位与后宫嫔妃没有半点血亲的不重要的大臣家的女儿,或者是上不得朝政的商贾之家。

  “你谁啊?”

  连她苏玥都没见过的人,凭什么如此趾高气昂?

  “我只是个平平凡凡的小女子,哪有您那么出名啊,从小跟军里那些粗鄙的男人们一起长大,好不容易要嫁人了,结果中途出了岔子,变成了没人要的老女人。”她特地提高了嗓音,尖酸刻薄地嘲讽着她,引来了周围百姓的围观,“怎么,买醉消愁啊?”

  “你!”

  苏玥抬起手就要扬她一巴掌,却被面前俩人恶人先告状。

  “呦,还要打我?果然是个一言不合就恼羞成怒的练家子。”

  这话音刚落,之间一指甲大小的石子直接飞了过来,贴着那大小姐的耳朵就飞了过去,直接打在后面一言不发却满脸讥笑的另一个闺秀的脑袋上,疼得后者捂着脑袋满脸泪花。

  “你竟然动手打人!”

  开什么玩笑,苏玥一直站在围观的人群中,连动都没动。因为这些年她在市井间还是做点乐善好施的事,所以民众的口碑还不错,所以大家几乎直接就看这俩人的笑话。那大小姐一看大家竟然和预想的不同,对她们指指点点,直接就急了,抬起手就要抓苏玥的头发。苏玥下意识地一躲,她竟然直接撞上飞过来的第二颗石子,划过她那看起来也不怎么样的精致的皮肤,瞬间留下一道血痕。

  接着就看着这人哭着捂着脸,指着苏玥说了一大堆诅咒的话,她又看了看一圈围观的人,放下狠话就跑了。

  “苏玥!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好,我等着。”

  人群散去,苏玥回过头见林沐之已经被初七带到稍微偏僻的地方了,她一脸无所谓的颠儿回到他身边,误以为那两颗石子是初七打出去的,于是拍了拍初七的肩膀道谢,再低下头,林沐之正皱着眉头看着她。

  “你放心,这些事困扰不到我,以我爹和我哥的身份地位,她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为什么要去提我出这口气?”

  “因为气不过。”她想都没想,“你的腿疾又不是你自愿得的,他们凭什么嘲笑你。”

  “你不也一样!”林沐之第一次在她面前生气,这倒让苏玥一惊,“都是听惯了无所谓的事,就由他们说好了,明知道讨不回什么说法,何必还要上前去非要让他们扯开伤疤,聪明一世为何非要糊涂一时!”

  “我替你委屈!”苏玥卸下了气,他说得对,她刚才就是像傻子一样上赶着自取其辱,眼睛也没有底气盯着他,“你和我不一样,我从小自军营长大,后来随父从军收服南疆又回到宫里当差,还有赐……都是我自愿的,我在受命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后果,想好了自己会被众名门闺秀嘲讽,这是我的官职、我的职责下应该受的。可你不一样……腿疾不是你自愿的,你本应该满腔抱负舒展才华,你本应该随心所欲畅游天下,可偏偏落得只能被禁锢在这轮椅之上,皇室没人惦念你了就把你赶出去;如今又因为你腿疾,因为你远离朝政多年,所以你不懂规矩,所以你好欺负,所以又把你从那么远的地方调回来,放在风口浪尖上,任权臣恨,任兄弟威胁。”

  “初七,你先回府。”

  苏玥以为是林沐之怕下人看见她这等胡言乱语的糗样,便也没想太多,依旧自顾自地说她如何替他委屈。可是她凭什么替他委屈呢?自己怕是发疯了吧,更不敢直面他,双手毫不自信攥着衣角。

  林沐之的目光已经恢复如一往的宠溺之情,伸手就将她拽到自己怀里,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小脑袋,轻轻将唇贴了上去。

  “你你你!”苏玥惊了,一把将他推开站了起来,又怕力气过大将他撞到后面的墙,忙伸出双手拽住轮椅,半弯着腰看着面前的人。

  林沐之笑得灿烂,“你没有拔出刀杀了我,难道不是心里有我?”

  “那是因为我根本没反应过来!”苏玥羞恼,松开手站直了身子不在看他。

  林沐之伸出手,握住她的手,一脸看穿了她的模样,“我喜欢你,可能是一见钟情,也或者我们曾经匆匆见过,那晚在御膳房见到你,我便时刻惦记你。我这模样只能远远地望着你,可是你偏偏向我走来的。”

  “我只是顺路!你不要断章取义。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苏玥红着耳根,直接甩开他的手,他却又勾了勾她的手指。

  “一诺那丫头不懂事胡言乱语,我父亲也是着急,更何况你也收了我的礼,所以才闹出这么大的乌龙。”

  “什么礼……那是你妹妹硬塞给我的。”

  “如今我娶不到,你也嫁不出去,不妨我们凑活一下,若你动了心,便将错就错,我会亲自和父亲一起去圣上面前请罪,不会影响你和苏家的未来;若你终无法将自己托付于我,你便那时候再把聘书还给我,反正也只有你我两家知道这事,也不会影响你和苏家。”

  我怎么就嫁不出了……你这不是无赖吗……回身甩开手便想反驳,怎知面前人像是猜到她心思一般,根本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初七,我们回府吧。”

  什么?他一直没走,就一直听着看着?看见初七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苏玥的脸蹭地一下“烧”了起来,忙双手捂脸,她才不要看这主仆二人可恨的表情。

  “你不反驳,我就当你默许了。天色尚早,我就不送了。”

  林沐之一脸得逞的笑着,抬手轻轻动了动双指,示意初七带他回府。只留下苏玥一个人在原地又羞又恼。

  无赖……真的是无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