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喜乐平安
云云兮2020-04-17 17:373,710

  这新年一到,气氛就烘托上来了,宫人们一大早清早就开始忙活,在各个宫殿前挂上天灯,除了除了皇极殿、毓庆宫和长春宫外一些地位尊贵的妃子宫外也会挂上万寿灯。除了挂灯,还会在一些宫殿外贴上对联,有些寓意吉祥的装饰和食物也一批一批地送进各个宫苑。

  苏玥最喜欢这个时候,那些叽叽喳喳的嫔妃们都还没起,前来贺春的皇家子弟也都没来,宫人们虽然里外忙活但还是能听见欢声笑语,走在宫廊的每一处都能看见有小公公爬高挂上各色的宫灯,有站不稳的苏玥和苏柯就伸手扶一把,像极了在家里过年。

  “我看了今年的戏折子,都是你喜欢听的戏,有空你就去吧。”

  “算了吧。”苏玥将老头编给苏柯的平安结给他带上,“今年朝贺结束后,圣上要和皇后娘娘接受子孙拜礼,接着去皇祠祭祖,再于重楼之上与民祝礼,接着还要举办家宴。比去年繁琐多了,我还是跟着吧,怕你一个人盯不过来。”

  苏柯因是御前总侍领必须寸步不移,但她却是暗夜禁军的统帅,就算明面上跑去听戏,暗地里还得跟着,还不如直接大大方方地跟在两侧,偶尔还能跟着一起热闹热闹,见一见新年想见的人。

  当然……也能见到新年不想见到的人。当崇王和厉王一起从远处向她走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不过这兄弟二人放在一块,虽然人品差到不相上下,但这外貌长相一对比,倒是厉王更像个谦谦公子,看起来顺眼多了。

  “呦,这不是我的嫂嫂嘛。嫂嫂,新的一年,别来无恙啊。”

  谦谦公子个屁,苏玥压着心中的怒火,努力地扯了个微笑,低头作揖,“大婚之日礼数未成,臣只是一小小护卫,殿下真是折煞臣了。”

  “不过前不久听宫里的小宫娥传,二哥倾心于你啊,苏将军明眸皓齿、天生丽质,又身姿矫健、一身豪气,确实会让男儿为之动心啊。”

  “不敢当不敢当,我与崇王殿下因皇命结识,泛泛之交,厉王殿下还是不要拿臣说笑了。”

  怀念明那厮当时无非就是利用她来挡桃花,没想到那允蝶公主不仅在长春宫闹了好几日,还上告皇上要治苏玥的罪。虽然已经在殿前解释清楚了,但还是在宫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她苏玥的清白名声怕都是要被皇家给败坏干净了。她抬起头虽然脸上还堆着笑,但是眼神恨不得要把一旁憋笑的怀念明吃了,怀南意见此也破觉得有趣,刚想再调侃几句,只见林沐之一言不发地从身旁经过,正想起来自己有事找他,便大步凑上前去。

  苏玥也侧头向林沐之看去,正与后者四目相对,心中各种复杂情绪翻涌而上,不由得避开了他。前几日在巷子口,正逢天色昏暗,他的目光又和平时带着笑意的不同,那双眼睛与当日刺客过于相像,于是她才一不做二不休上前就用力踢了一脚。她的匕首是淬过毒的,虽然不致命,但足以让伤口一个多月不能愈合,可林沐之的双腿似乎真的是没有知觉的,以至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也可以面不改色地看着她。若真是装的,那这些年来测探他腿的人应该不计其数,估计也早已练就了忍耐力,所以解释得通;若他不是装的,那岂不是每次见面都会很尴尬。

  尤其是苏玥轻瞥了一眼,瞧见他手里依旧握着她随意买来的手炉,心里就更加别扭,只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回避他。回过头正好又和怀念明对视,自己的复杂情绪被他尽数看在眼里,于是立马趁对方还没来得及开头说话指向不远处,

  “殿下您的公主来了,臣就不碍她的眼了,恕臣先行告退。”

  圣上接受子孙拜礼只要苏柯进入殿内护卫就好了,苏玥就站在大殿之外候着,偶尔闲来无聊向殿内瞄上两眼,能看出里面的人都阿谀奉承、各怀鬼胎,只有厉王和林沐之不知道之前谈了什么,但肯定是谈崩了,两个人都阴着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林沐之感受到了殿外的目光,侧头看向苏玥,淡淡一笑,惹得她忙回过身避开目光。

  “大人,不好了。”阿央疾步走来,在苏玥耳边低语。

  “掉几个人跟我走,其他人继续守在圣上身边。”

  “是。”

  正月初一,天子脚下,那个她们守了大半年的黑市据点竟然被人给捅了。据点里的人皆数被杀,那些能够证明和厉王有关系的人连尸体都被带走,更别提账簿和买卖交易的商品。

  苏玥在出宫之前特地换了身行头,蒙着面以确保没人能认出她来,从宫里出来的这一路上,街道上门可罗雀,并没有像往年一般热闹,快马加鞭地到了城西才发现百姓们都挤在那小院子的门口,指指点点地议论这桩惨案。

  “什么人,未经调令不得入内。”

  苏玥也没客气,直接推开拦着她的胳膊,走进去在骆大人开口前拿出暗夜令直接挑明身份。骆大人头上密布虚汗,看样子也是刚从朝拜上匆忙赶来,见到令牌惊得直接叩首作揖。

  “大人请。”

  “我给你最多两个时辰,将皇城上下都恢复成平时新年喜庆的模样,不然影响到了圣上重楼祝礼,下一个被围观死的人估计就是骆府了。”

  骆大人瑟瑟发抖,应了声就匆忙出去了,往常这种案子都是由官府衙门掌管,由于今天日期特殊才上报给他,没想到竟然惊动了禁军。若是不把后事处理好,估计自己全家都小命不保了。

  “大人,我们的人刚刚来报,厉王这两天一直在亲自监管重楼祝礼的事宜,未出宫门也未与外人接触,应该是对今天此事并不知情。”

  “他还想接着重楼祝礼此事邀功,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

  苏玥进到院子里,对现场和剩下的尸体仔细勘察,并无明显的打斗痕迹,看这些尸体的方向,倒像是灾祸突发受惊想要仓惶逃出,却无一人幸免。向屋子里只走了两步,便在门上看见一毒飞镖,还好苏玥戴着手套直接伸出双指将其拔出。

  “这是……暗营的暗器?”

  苏玥摸了摸木门上的口子,嵌入的并不深,而且这暗器上并无血渍也并未淬毒,像是……杀人之后故意留下来的。她马上就近找了个尸体,发现其身上并无过重伤痕,只有颈间一道细细的勒痕,除此之外他们的指甲发黑,指尖还残留着一些不明粉末,又探了探其他尸体,皆是如此。

  为了防止从伤口端查到凶器而尽量避免致命伤口的出现,同时还在一具尸体上伪造多重死因,这像极了暗夜的作为。

  这是故意做给她看的……警告她不要再暗查厉王的事。

  “看来我猜的没错,圣上不止一支禁军。”苏玥将那飞镖收起,“把这里收拾干净,然后到死牢里抓一个还没画押认罪的人直接顶上来吧。”

  皇室子弟里,厉王才是圣上的亲儿子吧,为了防她深查竟然安排这一手,苏玥冷笑,圣心难测,她突然想到怀南梧跟她说的那些话,不知是喜是悲。

  尸体都做了处理,阿央也亲自到死牢抓来一人顶包,在和骆大人交代完之后,正赶上重楼祝礼,只是苏玥没法站在重楼之上与父亲度过短暂的新年时光,只得趁老爷子还没回家之前潜回护国公府,稍作清洗,洗去这一身血腥味。也要趁早溜回宫去,假装一个悠哉悠哉的“无事将军”,好不让哪些心思细腻的皇子权臣起了疑心。

  终于熬到了皇室家宴的时候,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兄长知道她心事重重便劝她先去找点吃的。宫内的戏台子还在咿咿呀呀地唱着,苏玥路过的时候听了几句,确实是她平日里喜欢的曲子,但是此刻的她已经心思再去听上一小段。抬起头,正看见林沐之在前面。

  怎么老觉得对方是故意让她看见他的?就像是……今日的事是故意做给她看的……

  于是上前一步,“我有事问你。”

  “什么事?”

  “今日厉王找你何事?你又与他说了些什么?”

  “无非是因为我上任吏部,说了些奉承和威胁的话,具体内容不用我说,你也能想象的到吧。而我呢……只是提醒他不论做什么都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还有……”

  “喜乐平安。”林沐之看穿了她的心思,不想再听她质问些什么,直接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什么?……”苏玥被这突如其来的祝福搞的一阵迷茫。

  “喜乐平安。”林沐之放大了些嗓音,却依旧温柔似水,“我听闻苏家二位将军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守在宫里,不能回家与亲人共度佳年,你虽然表面不在意,但毕竟是个女孩子,有些心思都藏着。”

  干嘛这一副看穿了对方的表情……搞的苏玥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哥!”

  只见一小女子笑眯眯地跑过来,着一身浅淡的玫红长裙,外披一白绒锦缎的小袄,长发高高束成马尾,琉璃眼眸闪闪发光,一看便是未经尘染的闺家小姐。见她与林沐之亲昵无比,又经过称呼推断,面前之人应该是前不久刚进皇都的林家大小姐林一诺。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她们二人是亲兄妹,在她的目光投过来的时候,苏玥竟觉得自己粗陋无比,恨不得立马消失在空气中。

  “嫂嫂?”她凑过来握住她的手,传来阵阵花香,“嫂嫂今夜还要在宫中当值?不如和我们一起到毓渊宫过年吧。”

  “啊?”

  “一诺,不得胡言乱语。”林沐之满脸黑线,“姑姑该等急了。”

  林一诺应了一声噘着嘴,依依不舍地转身,推着林沐之离开,留下苏玥一个人站在原地,远方戏台子的曲子缓缓飘来,倒显得这一刻莫名荒唐。林一诺走出了几步,又折返回来,塞给她一个东西。

  “你若得了空就去毓渊宫,我哥这几天都在那陪姑姑过年。”

  说着便笑秘密地跑回去,还不忘回头做了个鬼脸。

  苏玥低下头,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来里面竟然是一把白玉雕花的梳篦,与前几日她在集市上看中的那把小梳子有些相像,但质地雕纹更加精致。当时被人抢先买了去还觉得可惜,没想到却被林沐之记在了心里。

  她笑了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心里涌来一股莫名的情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