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你倒是喜欢招惹桃花债
云云兮2020-04-17 17:374,186

  “少爷,厉王那边派人请您前去一叙。”

  林沐之自上任吏部掌侍以来,不少权臣都派人来邀,但他也一一拒绝。吏部曾与这些老臣同流合污,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见不得光的秘密,都不用深挖,只需轻轻一碰,便会土崩瓦解。这些人怕了他,却又不敢大张旗鼓地讨好于他,全都静观其变等着他的下一部动作。

  “你说我要是去了,是不是有一部分人就能松了一口气了。”

  林沐之看了看厉王的邀帖,毫不感兴趣地将其扔到一边,抬手将手里的宝蓝色手炉交给初七,示意再填块暖碳。

  “可若是驳了厉王的面子,恐怕……”

  “他还真以为圣上能一直对他的为所欲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林沐之冷笑,谁不知道当时若不是皇帝站在他那头,囚禁离安寺的就是他了,“就说我事务繁忙,不便赴宴,特送此礼,以表歉意。”

  说着他将右手旁的木盒递了过去,初七接手才发现里面是一只泛旧的朱钗。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厉王如此凶狠狡诈,竟还有一个可以让他柔情似水的女人。林沐之在宫变前就查到了厉王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也自知他接手吏部后必然会受其威胁,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提前出手,也让对方知道他早已不像小时候一样好对付。

  “哥!”正这时林一诺跑了进来,正瞧见放在一旁的手炉,满眼放光地将它拿了起来,“这手炉虽然通体宝蓝,没有雕刻花纹,但样式却和普通手炉不同,还挺好看的,哥,送我呗。”

  “不行。”

  “哥!~”林一诺扑进他怀里,眼睛眨巴眨巴地对着兄长撒娇。

  “不行,”林沐之也很坚决,这屋子里的什么东西都可以送给她,唯独这个手炉不行,一边推开她一边从她手里将手炉拿回,“你怎么来了?不留在家陪爹?”

  “你走了之后家里就剩我和爹了,爹你还不知道,虽然是一王爷但每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不是今天和一群文人墨客交流文学,就是明天召集一帮老头去垂钓。太无聊了,我拽着他入都一同来找你和姑姑过年。”

  林一诺一边说,一边试图将那手炉偷来,结果被其主人发现,抬手轻轻打回。她不高兴,噘着嘴凑到初七身边,“从未见我哥如此护着一件东西,难道那手炉有什么特殊来头?”

  初七笑了笑,低下头假装说悄悄话,“是一姑娘送的。”

  “姑娘!”林一诺听到这话眼睛都放了光,忙看向兄长,见其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更加好奇了,“是谁家的姑娘,长的好看吗?”

  “咳,初七,你没事干了吗?”

  “哦,臣这就去把东西送到厉王府上。”初七慌张地挠了挠头,临走前还不忘使坏,“少爷今天是腊月二十七,您可别忘了。”

  “腊月二十七?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我们是不是要出门?”

  “不是,”林沐之有些心烦,皱了皱眉头,“你老实带着,不然我叫人把你送回去。”

  “哦。”

  ……

  口是心非的林沐之还是出了门,坐在茶楼之上,嘴角略带笑意地看着街道上的那个女孩子。准确地说……是个女扮男装的俊俏公子,身后跑来一“小公子”急冲冲地为她披上墨色的棉斗篷。上次听她喃喃自语时听了个名字,于是决定今天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等到了。

  “你说,她是不是不怕冷啊?”

  那张小脸总是冻得通红,有时候察觉到冷了就就近找酒喝两口,若是没有就哈口气搓搓手,总是不记得多穿上几件。

  林一诺坐在一旁,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己兄长此刻满脸爱意的模样。又看着那下面的“小公子”,四处张望了几番,便转身进了对面的楼里,这行为倒是挺有趣,惹得她对这姑娘有了些好奇。

  对面便是倚红楼,黎朝最著名的青楼,只招揽书香门第、富贵豪门等来此吟诗赏酒共谈风花雪月,其外观与其他风月场所不同,外观好似江南宅院,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哪位读书人的雅阁,而里面的装修却富丽堂皇:参天古树伫立中央,枝干上却缠满了红鸾帐布、水晶碧玉,檀木做梁青丝为帘,歌舞升平、香烟绕梁。

  每月二十七的戌时,正堂上总会挤满了人,权贵雅士坐在前排和包间,而那些普通平民也可进来站在后面,都只为一睹花魁的雅容。坊间传闻:“听其一曲,死也逍遥”。

  戌时一到,倚红楼就会瞬间吹灭一半蜡烛,月光正好顺着房顶打开的缺口倾泻而下,只一声琴弦拨动,余音绕梁,正堂之上有一美人兮从天而下,云袖轻摆,纤腰慢摇,台上人绕了一圈看见台下的苏玥,含笑抛了个媚眼,苏玥也学身边的风流公子,回了个飞吻。玉手抚琴,薄唇轻启,歌声婉转,可谓是“新歌一曲令人艳,醉舞双眸敛鬓斜”。

  只短短一曲,令人回味无穷,已有富家子弟砸钱邀她再来一曲,往常这个时候倚红楼的妈妈就会笑呵呵地走出来,一边谄媚一边收钱,可今天却格外奇怪,台上佳人只低头拜谢便转身回去了。

  “听闻芷雅被包养了,身价又变高了平时就出来走个过场。”

  “是哪家的公子啊?”

  “不知道,但肯定是皇城内有钱有势的人,不然妈妈都不敢出来安排。”

  苏玥听着身后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言碎语,心里也大概有了个了解。之前奉命暗查两位皇子的时候便跟着厉王来过几次倚红楼,皇子出入风尘之所乃是大忌,但碍于芷雅是苏玥的故交,为了保护她这事就未曾上报给圣上,也不知道是谁借他的胆子敢花钱养一个风尘女子。苏玥四处查看,慢步上楼,想要去芷雅的闺房碰碰运气。这时正有两个醉汉闹事,直接挡在了苏玥的面前,非要为了同一个姑娘争得头破血流。倚红楼的妈妈闻声而来,那俩醉汉竟更猖狂直接扭打了起来,惹得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把一个小长廊堵得水泄不通。

  身前的人绊了一跤,差点摔在苏玥身上,却打掉了她的扇子,刚想捡起来,却不知道被谁一脚踢了出去,苏玥郁闷,顺手从旁边一公子腰间抽出折扇,挤进人群对着腰穴点了过去,只一瞬那两个醉汉就瘫倒在地,动弹不已,借着酒劲竟呼呼大睡,妈妈连忙叫人把他们两个拖走,苏玥抬眼竟在散去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连忙赶上前去,却发现早已没了踪影。

  “怎么会?”

  只好就近拦住妈妈询问,得知今夜芷雅并无侍奉之人,只是因为风寒初愈所以乏了身子才早早回去歇下,苏玥没了心情去她闺房确认,也不管今夜厉王是否前来,只满脑袋的疑问从倚红楼走了出来。应该没看错,那身形像极了那夜的刺客,他为什么会在这?是恰巧也来听美人一曲?还是在跟踪她?

  “公子!救命啊!”

  闻声只见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迎面跑来,额头布满了密汗,长发枯乱,衣角污脏,躲到苏玥身后,抓住胳膊就是不放。也不知道是因为过于害怕还是因为衣衫单薄难抵寒风,整个人都不停地在抖。

  “嘿你这小丫头跑的还挺快!”抬眼只见两个粗鲁壮汉双手提着刀气骂骂咧咧地追上来。

  “公子救我。”

  苏玥瞟了一眼四下无人,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走出了很远的路,不知何时走进了这小巷子里。

  “这位小公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倘若我偏要管呢?”正好此时郁闷不已,这上天就送来两个解闷儿的人。

  她冷哼一声,手里把玩着扇子向前一步,抬手挡下对面砍下来的刀,侧身反手开扇,那扇子在腕间绕了一圈边飞出去直冲着其中一人的脖子,刹时划下了深深地一道血痕,若是再重一点,怕是那壮汉直接一命呜呼。另一个人见此不敢轻举妄动,苏玥接住落下的扇子,俯身一计扫堂腿,绊倒那壮汉的同时,收起扇面对着膝盖的关节重重拍下,便打的他再也站不起来。

  “滚!”

  几招就趴下,一点也不过瘾。

  转过身,那小丫鬟双手愣在空中,已经呆滞在原地。苏玥上下打量着她,解开斗篷反手披在了她的身上,又不知从哪变出来的音量,直接塞进了还僵硬着的手中,便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诶!公子,公子你等等我。”

  只走了几步便在巷口撞见了林沐之,他似乎是在此地等了许久,目不转睛地看着苏玥,苏玥看着他觉得莫名其妙,回过身向巷子内看去,只有一个嬉皮笑脸的小丫鬟。

  难道是在等她?

  “公子,刚才巷子里太暗,没想到你长的好生俊俏。”

  苏玥见她一脸花痴地看着自己,又见林沐之身后的那个侍卫一直憋着笑,便更加无语,甩开她攀上来的手,“你离我远点,我不是给你盘缠了吗?”

  “苏公子倒是喜欢到处招惹桃花债呢。”

  “不是,”苏玥翻了个大白眼,“她瞎你也傻是吗?”

  她不做理会越过他就要离开,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站在原地回身看着林沐之,林沐之依旧坐在轮椅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苏玥咬了咬嘴唇上前就冲着他的右腿踹了过去。

  “你干什么!”他身后的侍卫蹲下看了看他的腿又站起来马上拔出刀架在了苏玥的脖子上。

  苏玥轻轻地用扇子推开剑,并不想理会他,只是一直盯着林沐之看,后者也依旧面不改色地望着她,两个人就那么对峙在原地,大概过了半炷香的时间,直到空中飘落雪花,身边的小丫鬟打了个喷嚏这才打破僵局。

  “得罪了。”

  “无妨,”林沐之一脸无所谓,“之后你请我吃顿饭就行了。”

  苏玥点点头,刚想转身走,又立马指向一旁的小丫鬟,“你要是再跟着我,我就杀了你。”

  小丫鬟吓得缩回原地,一脸委屈地看着苏玥走远,然后看向旁边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公子,笑眯眯地凑过去,又被人抬手拦下。

  怎么都凶巴巴的……

  “那个,我打听一下,刚刚那位是城里哪家的苏公子?”

  林沐之并未抬眼看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轻一笑,“护国公家的公子,”似是在安排一场好戏,又补了一句,“尚未婚配。”

  “护国公……”丫鬟眼前一亮,“谢谢公子!”

  ……

  次日午时,苏玥才懒洋洋地起床,洗漱一番之后还打着哈欠走出闺房,被门外的寒气袭得打了个冷颤。腊月的气温越来越低,但却未能阻挡府里上下为了迎接新年的热情。管家见小姐醒了,便凑上来呈上一剑佩。

  “老爷今早说今年也未必会陪您在家过年,所以特命老奴把这剑佩交给小姐,以保佑您在当差时平安顺意。”

  苏玥拿起那剑佩,上面也没有穿着什么贵重的珠玉,只有一个歪歪扭扭的平安结,一看就是那老头自己编的,不禁笑了笑。

  “丑不拉几的,这个我就勉强收下了,等老头回来,你跟他说,我不满意,得再送我个好看的。”

  “好。对了小姐,府外有个姑娘一大早上就来了,说是来找少爷的,可少爷已经好久没回来了,老奴估摸着,是不是来找您的?”

  “就是一爱做戏顺人钱袋的小贼。”阿央昨夜就见她偷偷摸摸地跟来府前,所以直接就命人在皇城内查了她的底细,又顺手递给苏玥一帖子,“崇王已经搬过去了,邀您参加乔迁之宴。”

  “我才不去,”苏玥随手一扔,坐在一旁给把剑佩带上,“先给外面那丫头安排一个包吃包住的小工养在皇城里,她轻功不错,你再去深查究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