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你亦如寒冬中的春风
云云兮2020-04-17 17:373,207

  “他是庆王家的大少爷,从小博览群书,通文达礼。只可惜年少时随圣上去科尔沁,在草原上从马上摔了下来,就再也没能站起来了。他回来后就由太后娘娘带着,太后薨逝之后他就离开皇城游赏天下了。你自小长在江南后来才了皇城,自然不认识他。”

  “才高八斗,满腹经纶,可惜了。”

  “可惜什么啊,吏部最近出了事,龙颜大怒查处了不少贪官污吏,就连许大人也连坐抄家,这个长公子这次回来,是要接管吏部的。”

  苏玥一惊侧头看了看苏柯,后者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身后的朝殿,示意今日下朝之后这事就成定论了。黎朝不缺资质年长的老臣,却让一个患有腿疾的白面书生接管这么重要的职位,却让人不明所以,都说圣心难测,可这次竟像是胡来。

  算了算时间也快到下朝的时候了,苏玥拍了拍兄长的肩膀,起身欲离开,却没想到今天早朝比平时过早地结束。

  “苏玥将军!”怀念明兴高采烈地走了过来,“好久不见啊,你给我选的宅院特别好,有没有空赏脸吃顿乔迁之宴啊。”

  “呵呵,都是臣分内的事,殿下喜欢就好。”苏玥低头作揖但还是惹来不少周围人的目光,这要是被哪个嘴欠的添油加醋的说了出去,恐怕领的下一道密旨就是了结了自己吧。

  苏玥直起身,看着崇王那满脸坏笑的模样就恨不得冲上去打他一顿,正巧这时候父亲从身后阴沉着的脸走过,看见苏玥苏柯都站在殿外差点没做好表情管理,只冷哼了一声,便气呼呼地走了。苏玥长舒一口气,心底暗赞老爹好助攻,不过就是纳闷,是不是自己还有什么事惹到他了,遂想跑上前去跟着父亲一起离开这是非之地,却被崇王一把抓住,毫不忌讳地将手搭在她肩膀上,搂着就走了。

  “不是,您干什么啊。君臣有别,男女有别啊。”苏玥反抗却被他一把锁住了喉,苏柯前去解围,却收到了一个万般阴冷的眼神。

  “你不是说你效命于皇室吗,那我就以二皇子的名义命令你帮我办一件事。”

  苏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咬着牙一字一句道,“那你倒是松开我啊,这成何体统,你不怕避嫌,我还想好好活着呢。”

  “别急啊。”

  怀念明回过头,正好发现在身后的林沐之将这情形看了个完全,他那双似乎永远带着笑意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气氛骤降笑里藏刀,怀念明也瞬间变了副嘴脸,就像是那时在梦羌树下,冰冷无情。

  “跟上去。”林沐之不带任何情感,棉襦下盖着的手早已攥成了拳头。

  “少爷,今天要去吏部述职的。”

  “我叫你跟上去。”

  也没有几步的距离,但是从朝殿到长春宫却走了半柱香的时间,此件苏玥多次挣扎,连腰间的匕首都拔了出来,要不是这一路上总是能碰到宫娥和小公公,她早就就地解决了他。

  “明哥哥!”刚到长春宫门口,就听得里面娇滴滴的声音。

  苏玥这才知道怀念明将她掳来是要干什么,这下可完了,要她面对允蝶还不如被殿下一令刺死呢。

  “你怎么在这!之前没办法,但是你护送明哥哥到黎朝的使命已经结束了,所以以后你离他远点!”果不其然,她仍穿着梦羌明艳的衣服,依旧俗气的让人不堪直视。

  “允蝶公主,您眼睛那么大,应该能看出来他锁着我呢。”

  苏玥抬起手指了指颈间的胳膊,这一路上给她累的差点没断了气,可允蝶却只注意到了她手中的短匕,惊呼一声,忙上前把怀念明拽到自己身边来。苏玥这才感觉活了过来,深吸了一口,却被空气中飘来的浓浓的醋味呛了一口。怀念明这时候还不知道安的什么心过来拍了拍她的后背,惊得苏玥瞬间直起了身,满脸怒气地瞪着他。

  “公主,自梦羌到黎朝,这一路您都跟在后面,我跟殿下说过的话十只手指头度数的过来,我真的跟他没什么。”

  “不对啊,刺杀那夜你说了挺多话的。”

  “您别插嘴好吗?”真想咬死他。

  “我再次警告你,我和明哥哥早有婚约在身,你一个小小护卫不要再有非分之想!”

  小小护卫?非分之想?允蝶看来你不仅衣品极差而且脑子也不好,苏玥白了她一眼张口就想解释,没想到对面那人却又堵住了她的话:

  “你不用狡辩!”

  “允蝶,我说了多少次了,你我只是兄妹,等天气好些我便安排他们护送你回梦羌去。”

  “我不回!我出来之前已经向父王告知过了,而且你父皇母后也同意了这门婚事,我生是你的人,死了……她也别想近你半寸!”

  哎呦我这小暴脾气!苏玥笑了笑,手里的匕首已经安耐不住了,正撇到跟来的林沐之正坐在一旁轮椅上看戏,于是心中小邪念一起,收起短匕转身而去。

  “您放心,我对你的明哥哥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一手搭在林沐之的肩膀上暗中用力,“我啊,喜欢这种长相清秀,满腹经纶的小书生。”

  林沐之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心底莫名泛起一些情绪,不只是开心还是不开心,但还是顺着她做戏,轻轻一笑,伸手握住了苏玥的手。

  “哼,怪癖,那样有什么好的。”允蝶满脸嫌弃,然后拽着怀念明快步回了长春宫。

  怎么不好?长的出众,衣着好看,而且学识渊博,总之各处都比你和你的明哥哥好一百倍!梦羌常年低温连朵花都没有,估计你这辈子都没见过蝴蝶吧,还允蝶,一个公主从名字到穿着再到人品还不如我家芷雅好看端庄。

  林沐之听着苏玥碎碎念,不禁笑出生来,这时苏玥才反应过来,忙把手抽了回来,却不知因何红了脸,好再站在他身后没有被察觉,不然定是要被笑话,

  “那个……你别误会,我只是为了推脱,你不知道那俩那个人有多不讲理。”

  “我知道。”

  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可为什么从你口中悠悠说出的这三个字心里会暖暖的,就好像心底早已冰冷的寒冬,拂过一缕春风。

  “咳,那个跟在你身边叫初七的侍从呢?”苏玥四下张望,“那我送你回府?”

  “去吏部吧。”

  苏玥点点头,手握住轮椅推着他漫步在雪中,又被来来往往的宫娥目光看着觉得有些奇怪,气氛越来越尴尬,于是索性跟他讲了些在江南军营里的故事缓解一下气氛,林沐之偶尔也会插上几句话,逗得她眉开眼笑。

  雪地路滑,苏玥生怕推这轮椅不平稳,步伐便放的缓慢了些,出了宫又被街上的新鲜玩意儿绊住走走停停,一会儿塞给林沐之两个热包子,一会儿有塞给他一个糖葫芦。又觉得他仅仅披着棉襦坐在轮椅上过于单薄,于是在小街坊上挑了个宝蓝色的小手炉也塞到了他手里。

  林沐之哭笑不得地看着手里被塞得乱七八糟的东西,摇摇头头,低下头笑的十分宠溺,

  “等一下,你过来。”

  “怎么了吗?”

  苏玥跑到面前来,弯下腰满脸关心地看着他,又觉得他的脸冻得有些泛红,索性伸出手哈了口气搓了搓贴了上去。明明是他想这样做的,却被抢了先,她的手也没有多少余热,给他推车的时候早就已经冻透了,可冰凉的指尖却让林沐之觉得脸上舒服了些,原本惊住的眼神变得温柔,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苏玥与他对视,气氛变得怪怪的,明明两个人才是第二次见面,却像是就别重逢的故人,目光怎么也离不开,嗓子变得发紧,竟然连话也说不出。

  “少爷!”

  初七总是不合时宜又恰到好处地跑出来,惊得苏玥收回了手,直起身眼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明明被冻透的脸却有些发热,像是被人撞见了见不得光的秘密,二十几岁的人生,竟然第一次尝到了羞涩的滋味。

  “既然你来了,他就交给你了……那个,你家少爷腿脚不便,你一个侍从跟紧了他,别老让他乱跑了,万一他跑到了死胡同里出不来,或者被人欺负了,毕竟已经上任吏部,想堵他的人可多了去了……”

  苏玥咬了咬嘴唇,眼神四处瞎瞟,抬起手咬了咬指甲,总感觉自己的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的。

  “这样啊……不如我向圣上请命,请苏将军跟在身旁,寸步不离地保护我如何?”

  “啊不要不要,我一介女流不给长公子添麻烦就不错了,我还忙,先回去了哈。”

  苏玥临走想拍拍林沐之的肩膀,却发现对他却不能像对待军营兄弟那般自在,这手怎么也拍不下去,于是拍了拍初七缓解尴尬,然后一边抬手给自己的扇风一边快步离去。

  林沐之心情大好,红着耳朵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过冷还是因为那个小丫头,抬手将糖葫芦送到初七面前,

  “今天吃点甜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