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谭以牧2020-03-20 21:433,521

  对于朱老板来说,这是极为重要的一天。和美国EFK公司的签约仪式,他盼了很久了。日子定在今天,他只恨世上只有白金五星级酒店来表达他的诚意。星级不够,西服来凑,平生第一次感受了一下高级定制款,这感觉就是很不一样,连走路都似乎飘了起来。这么好的日子,偏偏有人不省心,他伸手招来林响,只想知道白志勇这王八蛋为什么还没到。

  对于林响来说,这是出门烧错香的日子。白经理没到,她背锅。焦头烂额的时候,丈夫黄九恒居然神神怪怪地出现在这里,还说要和她谈谈。

  小蕾又出事了?她忍不住一惊,当即问。得到黄九恒否定的答案之后,她就懒得理他了。这不添乱吗,老板刚发火,这么重要的场合,如果她再掉链子,那只能卷包袱走人了。没错,黄九恒是很能赚钱,可女性的独立会少受很多家庭的气。她可以是一个贴心的妻子,但不能事事仰仗于他,等他打赏、恩赐。

  所以这份工作是她保持在家庭里站着的底气与支撑。

  “完了!要出事了……”刚刚回过神来的林响想哭,因为她看到了一脸醉意的白志勇。此刻她心情沮丧,全然没注意到叹着气转身离开的黄九恒。

  果不其然,酒鬼白志勇打着酒嗝撵走了主席台上正在发言的朱老板,全然无视朱老板“你他妈又喝了吧!你要弄砸了,我就弄死你”的善意提醒,在台上大谈人生。

  “我今年四十岁,按一辈子能活到八十岁计算,正好一半,应该活明白了,我发现,日子过得快啊,失去光阴是如此容易……”

  朱老板眉头紧皱,轻声地对身后的林响说:“把这王八蛋醉鬼给我弄下来。”

  这不折腾人吗!他那么大一块,林响只想知道她一弱女子怎么把他弄下来,她微微表达了一下她的难处:“朱总,找个男的吧……”话音一落,她对上的是朱老板杀人的目光,只能无奈地认输,“好吧。”

  台上的白志勇可没闲着,还在慷慨谈人生:“我爸、我妈前年同时去世,相差三个月,分别离我而去……我发现,失去亲人是如此如此容易。”

  硬着头皮的林响刚凑近他,看到他朝她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发现,你们也发现,失去一个家也是如此容易。”

  台下的男男女女们瞪大了八卦的大眼睛,竖起了耳朵,此刻他们发现这板凳是如此舒服,太适合听别人闲扯人生了。

  什么叫天不遂人愿,大概就是众人起了八卦的心,但是讲八卦的人倒在台上吧。

  白志勇吐了。人也倒下了。

  太丢人了。朱老板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十五秒,要脸的他苦兮兮地脱下外套,盖在白志勇头上。这厮倒彬彬有礼了,拉开西装,伸出头:“对不起啊老板,胃里像温泉,没忍住。”

  台下一片哗然。但大家都是成年人,知道如何回避,纷过扭过头去,假意交流,忽略着台上的一切,但小眼神还在往上瞟着,不介意事情再百转曲折一些。

  收拾完烂摊子,白志勇也清醒了很多。他坐在朱老板办公室的椅子上,自来熟地拆了包牛奶,一边喝一边拿手揉着头。

  “白志勇,你看你昨天醉的那个德行,搅屎棍子……上午就喝成那样!”朱老板恨铁不成钢。想当年,这小伙多么精明能干,这才一路做到公司高管,虽然小毛病不断,执拗又孤傲的臭脾气得罪了不少人,但漂亮的业绩让公司上下对他赞许有加。

  白志勇无奈地摸摸头:“不是……是夜里喝到早晨,对不住啊,老朱,发布会给你搞砸了。”

  气归气,但朱老板懂他心里的苦,叹了一口气,苦心婆心地说:“离了你又痛苦又撕裂的,何苦呢?”

  白志勇苦笑:“我不是跟您说过么,我不撕裂,开心着呢。”

  这混不吝的臭毛病又来了!朱老板脾气也火爆:“白志勇,你这个弱智!怎么就不能改变自己呢?!感情和责任你就一点都不考虑吗?你们过去的日子是有矛盾,以后可以调整嘛!这是连狗都明白的道理!”

  这话似乎戳到了白志勇的痛处,他头也不抬:“对,因为我是人,不是狗,我就是再弱智,我的智商也肯定比狗高!我比狗明白得更清楚,明白得更透彻,我为什么要改变?改变了不痛快,憋屈,我就不想改变,还有,人不痛快了,都拿以后呀、未来呀这种话来安慰自己,可是我发现,那绝对是一个自己骗自己的说法,那才叫弱智。”

  朱老板觉得他无药可救了,自顾自摇摇头:“你离婚,我开始还同情你!可现在我告诉你,我要是你老婆,我他妈也跟你离婚!你丫就是个长不大的低幼儿童,你活该!”

  白志勇仍旧头也不抬,嘴里蹦出一个字:“屁!”

  朱老板气极了,想解西装扣,结果发现自己只穿了个衬衣,一时间手悬在那里,顺势抬了起来,指着白志勇:“你就是个屁!早该把你放了!快憋死我了!下午我们几个董事就开会,看该怎么处理你!”

  白志勇盯着朱老板,有些意味深长。

  朱老板看着白志勇,心里咯噔一下,他太懂白志勇这眼神了,忍不住开口试探:“有想法?”

  白志勇把牛奶盒重重地砸在桌上:“别开会了!怪累的,我辞职!”说完,他转身,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走出办公室门。

  朱老板追了上来,提醒道:“想好了?真要辞职?我可以当你是嘴硬。”

  白志勇声音低了几度:“离了婚,辞了职,解开两把枷锁,崭新的日子,这种诱惑,我抵挡不住。”

  朱老板气不打一处来,一股损劲儿冒了出来:“你这把年纪,自由散漫、吊儿郎当,再找工作有那么容易吗?要不我送你条紧身皮裤,装装嫩,兴许有机会……”

  白志勇当即爆了粗口:“滚你大爷的!”

  朱老板还想说什么,白志勇语气坚定地说:“放心,要饭也不会要到你门口。”

  行,那就趁早滚吧!朱老板的牛脾气也上来了。

  这些年来,他是老板也是朋友,男人与男人的惺惺相惜在酒里也在工作中,他给了白志勇时间、耐心还有他的栽陪,给白志勇顶雷,为白志勇干的破事擦屁股,都不知道在图啥。若不是他妻子漂亮,女儿可爱,只怕是公司中会传出断袖的流言了。

  第二天一早,白志勇回到办公室里,林响早就给他准备好了大纸箱,默默地站在一边。

  白志勇开始收拾这些年的破烂。不一会儿工夫,纸箱里就摆满了白志勇的私人物品,最上边的是半瓶酒,办公桌上,摆的是办公室钥匙、车钥匙、食堂餐卡之类。收拾完以后,白志勇站在落地窗前,一动不动,在林响看来,这背影特别感伤。

  但容不得林响感伤,她手里拿着一张清单,一一比对着,并小心翼翼地提醒:“白经理,对不起,我接到通知,公司配的东西都要收回……”

  白志勇眼睛看着窗外,头也不回:“不是都在那儿了嘛。”

  林响有些为难地开口了:“还有……电脑……”

  白志勇转身,走到纸箱旁,将电脑拿出,扔到桌子上。

  林响低垂着眼,有些过意不去,这些年来,白志勇没对她吹过胡子瞪过眼,看到今天这场景,她也过意不去,但工作还要做下去,人生就是这么艰辛,她开口解释道:“对不起啊,我只是,执行老板的指令。”

  白志勇心些烦躁,有些不耐烦地说:“别说了,我没怪你。”说完,他转过身来,走到办公桌前。

  林响看着白志勇,满脸的哀伤。白志勇看着林响:“怎么啦?不会因为我要辞职你这么痛苦吧?你有这么舍不得我吗?”

  林响有些走神,点点头,又摇摇头。

  白志勇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心想祸事什么的都一起来吧,多一样也不叫多,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我自己的事,家里……”

  白志勇追问了一句:“跟你老公闹别扭了?”

  林响有些怀疑,是不是人一不开心了,前因后果都会摆在脸上?昨天回家,她还在和黄九恒吐槽公司上市前活动让白志勇闹得乱七八糟,鸡飞狗跳的,可是黄九恒无反应,一脸怆然,神情极为压抑。半晌,他才从包里拿出几张医院的检测报告,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她极为不适应。她很少看到丈夫露出这样的神态,她瞥了瞥报告,上面写着大大的“DNA检测报告”的字样。

  林响下意识地问:“谁的?”

  黄九恒一字一顿地告诉他,是他和女儿黄小蕾的!这让林响极为不解,他和黄小蕾?DNA?为什么要做DNA检测?而他只是死死地看着她,目光中满是绝望,讲出一句令她惊呆了的话——

  “是鉴定血缘关系的DNA检测。”

  怎么突然会这样,林响不知道。她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少年成名,是厨师界的神童,25岁即为特一级厨师,29岁成为一级高级技师,30岁以前,四次国际厨艺比赛金奖获得者,曾兼任厨师学校老师,徒弟众多,遍布全国各地,38岁时,已有徒孙,行业地位显赫。是他努力,所以生活档次高过其他人一截。带中式小花园的房子,让同事艳羡不已。女儿分走了他一半的爱,但她得到的爱也不比别人少半分。更何况,他一心向家,当个好父亲是她曾经的向往。她信命,觉得上天宠她太多,给了她无穷恩泽,若有一天将它拿走,她也会双手奉上,只是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

  看着墙上挂着的黄小蕾各个年龄阶段同一种规格,同一尺寸的照片,林响有些失神。

  屋里的空气,压抑到几乎凝固。

  黄九恒盯着妻子:“孩子的父亲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岁月可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岁月可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