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笼中鸟
九窟兔2020-08-19 11:262,395

  “在这学士院中你并非王孙贵胄,且是你自己惹是生非。”

  卫梵哼了一声:“你懂什么,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若是像我四弟那样,整天活得小心翼翼,那才真是无趣极了。”

  说着,卫梵又毛手毛脚地勾住了霍征邪的肩膀:“诶小娘子,咱们这也算是第二次一起受罚了。到底是娘胎里就有的缘分,注定咱们要同甘共苦啊。你说是吧?”

  霍征邪面色一沉,肩膀一甩就将卫梵抵到了一边。他显然是对“小娘子”这个称呼极其不满,也对卫梵动手动脚的轻浮样看不入眼。

  “扫你的。”霍征邪冷冷道。

  卫梵扁扁嘴,心觉无趣。只好挥舞扫把敷衍地在地上拂了拂,但烟雾状的灰尘立刻涌了上来,他连连摆手扇灰,哪里还有心思打扫。

  “唉,这破楼还有什么可打扫的。就你我二人,岂不扫到猴年马月了?诶霍征邪,没多远就是长歌殿,许娘娘宫里的糕点可好吃了,我带你去尝尝?”

  霍征邪没搭理他。

  “去嘛,反正这破地方已换了锁,没有贼人敢来了。你难道都不饿么?”

  霍征邪依旧无动于衷。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别人跟你说话,你这么爱答不理的,很无礼的你可知道?”

  “在书阁中高声喧哗亦是无礼。”

  “左右这儿就你我两人,聊一聊又如何嘛。不然就这么埋头扫地也太无趣了。”

  卫梵抛了抛扫把,然而没能接住,扫把落到地上,激起一团烟尘。霍征邪皱起眉头看了看他,宛如在看一个傻子。他加快了打扫的动作,只想着赶紧打扫干净,就能摆脱这个脑子不太正常的皇子了。

  但是卫梵向来多动,又不肯把心思用在正事上。他挥舞扫把,模仿着宫中请来的戏曲角那样,将扫把当作大刀,“哇呀呀”地在书阁里兜起了圈子。

  霍征邪被他吵得心烦:“你能否安静片刻,好好做事?”

  “扫地太无聊了,你又不跟我说话,我只好自娱自乐了啊。”卫梵说着,将扫把朝着霍征邪的面门一戳。“呔!何方妖孽在此作祟,速速报上名来!”

  霍征邪心觉哭笑不得,也懒得与他废话了,转身自己打扫。

  后背忽然被扫把戳了一下。

  “叫你呢,妖孽!”卫梵不依不饶。

  “无聊。”

  后背又是一戳。

  霍征邪脾气终于上来了,扭身挥起扫把就朝卫梵打去。

  卫梵嘿嘿一笑,看自己成功激得霍征邪理了他,得意得抄起扫把就迎了上去。

  霍家虽然家教素来严谨,从来不允许本家子弟行为不端。但说到底,霍征邪终究也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心底里到底还是有些贪玩的本性在的。这会儿被卫梵一激,两人就拿着这扫把当了刀枪,满屋子乱跑,打闹得哈哈大笑,挥舞得烟尘四起。

  尘土糊在两人脸上,被汗水打湿。霍征邪从未这般与人打闹过,且看卫梵躲来闪去,一张白净的脸很快就变做了花猫样,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这一笑,那双黝黑的墨瞳霎时就如夜空明星一般熠熠生辉。只可惜半张脸被手帕挡住,看不见他此时嘴角的弧度。卫梵心里莫名有些遗憾,一时晃神,就被霍征邪手里的扫把击中了。

  卫梵夸张地捂住胸口:“啊!你这妖孽果真厉害,是本道太轻敌了……”说完,竟咣当一声倒了下去,闭上眼睛装死。

  霍征邪只觉好笑,上前用脚尖踢了踢他的小腿:“起来,地上脏。”

  卫梵躺着没动。霍征邪只好伸手,欲将他拉起来。

  可谁料,卫梵竟忽然睁开眼睛,蹬腿一踢霍征邪的脚踝,手上一拽。霍征邪措手不及,也便被卫梵一把按在了地上。修长的身子砸得木地板一阵闷响。

  卫梵一把攥住霍征邪的手腕,两条长腿一跨,压在了他的身上。以免这人又忽然翻脸动手。

  两人距离极近。近得卫梵每呼吸一次,温热的气体都会突破两人脸上薄薄的手帕,轻轻扑在霍征邪的脸上。十多年来,霍征邪恪守将门子弟的仪节,不敢越界。与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还是头一遭。

  额头上的汗珠骨碌碌地滑了下去,他有些紧张,一动不动。夏日酷暑的气候,在此时似乎更重了一些。

  卫梵的鼻子翕动了一下,拉下遮住口鼻的手帕,俯下身来。

  “哟,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啊。是衣服香么?总不会是体香吧,跟姑娘家似的。”

  霍征邪如梦初醒,他倏地皱眉,挺身一把推开了卫梵。

  “别别别,别生气嘛。我这是夸你呢。”卫梵解释道。“真是挺香的,像海棠的味道,但又好像不太一样。”

  “是我娘给我的香囊。”霍征邪摘下挂在腰带上的香囊,抛给了卫梵。“你若喜欢,送给你了。”

  “真的?”卫梵将香囊凑到鼻尖闻了闻。“嗯,味道是这个味道,但好像少了些什么。”

  他冲着霍征邪粲然一笑:“肯定是少了你身上的味道。”

  这话说得无比自然,不掺丝毫虚情假意。霍征邪看着那笑,心里莫名一颤。他别过脸去,像是不知如何应对卫梵的这副笑容。

  “玩也玩够了,该打扫了。”

  一听这话,卫梵又如霜打的菜叶似的倒了下去。

  “明天再打扫吧!我累了,我好饿!”他又将香囊凑到鼻尖用力闻了闻。“我想吃莲子银耳羹,想喝花胶牛骨汤,还有牛油蟹饼!”

  霍征邪无奈:“你怎就这么爱吃?”

  “否则呢?本殿下我生来就是天之骄子,要什么有什么,又不差钱,也没什么太高的追求。唯独这天下美食,能让我略微有所追求一些了。”

  霍征邪哼了一声,像是笑了:“即便是皇子,也未必就是无欲无求吧?”

  卫梵翻身坐了起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说夺皇位吧?”

  霍征邪的眸色阴沉了两分。

  “嗐,你别摆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嘛。你们都是这样,一个个都将这‘夺皇位’一词视作禁词,却又总是话里话外的要提。”卫梵浑不在意地笑了。“并非所有人都将那皇位视作至高无上的。至少于我而言,那不过就是一个位置而已。”

  卫梵搭住霍征邪的肩膀,一脸向往地说:“这天下之大,岂不比困在那一个位置上来得有意思?我就想着父皇能早些给我封地,让我出宫去。到时候我便能游历外面的山河大川,看遍秋枫冬雪,吃遍天下美食!唉,若是能决定自己的出身,我才不要生在皇室,若是能像你一样,生在将门就好了。哪怕是小门小户人家,也比在这宫中自由。

  你们瞧着我生于皇室,好像是呼风唤雨无所不得。其实真真是无趣极了。爹不能叫爹,娘不能叫娘,兄弟之间勾心斗角。历朝历代,手足相残的事还少么?这皇宫虽大,可不过也就是四四方方一座城,怎比得宫墙外那些人生百态鲜活?长这么大,我出宫的次数不过两三次,但每次都觉有趣得很。若是能像你霍少将军一样,整日在宫外,想去哪就去哪,多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