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出事了
九窟兔2020-08-19 11:262,037

    卫梵心中错愕,脸上却笑道:“本殿下像是那般小肚鸡肠的人么?”

    霍征邪向前一步,周身气势逼人。卫梵心下发虚,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你自不是小气之人。但你素来自傲,怎甘受人委屈?你平日与四殿下形影不离,今日却只有你一人。你生性贪玩,当真以为我看不出你有何打算?”

    卫梵瞪着眼睛:“我能有什么打算?”

    霍征邪将他步步逼退:“殿下若为幼时我犯下的过错气恼,我自当请罪受罚。上次我对殿下多有不敬,殿下也大可降罪于我。无需用这般拐弯抹角的手法。”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霍征邪看了看地面:“还差一步。”

    “什么?”

    话音刚落,霍征邪忽地抬手一推。卫梵措手不及向后退去,脚跟刚一沾地,一根绳索就簌地收紧缠住了他的脚踝。树梢下的机关猛地绷紧,卫梵只觉眼前一花,整个人唰地倒了过来,挂在树梢上下摇晃。

    躲在暗处的卫炀大惊:“三哥!”

    浑身的血瞬间涌向头顶,冲得卫梵一阵头晕眼花。待他回过神来,只见霍征邪立在树下,幸灾乐祸似地看着他,面上笑意盈盈。

    路过的学子一瞧此处的骚乱,一个个都捧腹大笑起来。卫梵自觉丢人丢到家了,面色一片酱红,手舞足蹈就是够不着脚踝的绳子。

    “霍征邪!你找死,快放我下来!”卫梵气急败坏喊道。

    但霍征邪却不为所动。他似是觉得卫梵这样恼羞成怒的样子十分赏心悦目。不禁扬起唇角,舒展开一个极其好看的笑来。

    这一笑,好似白绢素帛上的浓墨重彩,好似乍晴长空透出的碎荫。卫梵一时看愣了神,他只觉霍征邪这笑,好看到用“俊美”之类的词来形容都显得苍白浅薄。

    但他又赶紧回过神来,心里更觉恼怒不已。不仅因为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了丑,还恼怒自己会这么丢人都是霍征邪害的,而他居然还在心里觉得他好看极了。

    卫梵只恨自己不争气,此时怒吼得更大声起来。

  正当此时,老太监陈庆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他一头热汗,头上的乌帽都歪了。

  “哎呀,三殿下,您这是在做什么呀?”

  卫梵晃了晃,忙叫道:“陈公公,你来得正是时候,快把我放下来!”

  陈庆赶紧摆手让身边的小太监上前将绳子解开,小心翼翼地将卫梵放了下来。卫梵气得不行,拍了拍皱巴巴的衣服,就欲冲上前去找霍征邪算账。

  陈庆拂尘一摆将他拦住:“三殿下,您别玩了!老奴来接您回庆合宫,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她出事了!”

  卫梵僵立当场,像是没听懂陈庆的话。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前几日,才跟母妃一起闲聊,她还给我做牛油蟹饼……”

  “哎哟,老奴不敢欺瞒殿下啊!眼下皇上就在庆合宫呢,贵妃娘娘念叨着要见您,三殿下,快走吧!”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将卫梵轰得两耳嗡嗡作响。他的心瞬间勒紧了,脚下生了风似地就往外冲。

  “三哥,等等我……”

  卫炀急着想要跟上去,但是陈庆匆忙对他行了个礼。这意思十分明显,就是不用他跟着了。陈庆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他的意思,也许就是皇帝要传达的意思,卫炀只得收住脚步,焦虑地望着卫梵匆匆而去。

  而此时卫梵,双脚就像失去了知觉,脑子就像停止了思考。他满头空白,两条腿僵硬而迅速地摆动着,直奔庆合宫而去。冗长的宫街像是没有尽头,走得他焦头烂额。

  他想要快点回到庆合宫,但是又不希望自己走得太快。脑子里涌起惊涛骇浪,每个画面都是玥贵妃骂他“不争气”,宠溺地揉他脑袋时的模样。

  定然是母妃想念他了,所以故意让陈庆这样来告诉他,就是为了让他赶紧回宫去见她,一定是这样!

  走到庆合宫门口时,卫梵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他径直冲向内殿,但还在殿外,就听见里面的宫女呜呜嘤嘤的哭声。

  不可能,不可能的!

  卫梵冲进内殿,顾不上对皇帝和皇后行礼,直接奔至床榻边。

  玥贵妃静静躺卧,面白如雪。她阖着双眸,苍白的双唇微微张开,像是还有什么话挂在嘴边尚未来得及吐露。卫梵心中如遭剑刺,他紧紧攥住母亲的手。

  “母妃,母妃您醒醒,儿子回来了!您看看我,看看我啊!”

  盛帝沉叹一声,威严的脸上尽显哀戚:“梵儿,你母妃累了,让她睡吧。”

  卫梵摇了摇头,眼中热泪再也无法抑制,大颗大颗地涌了出来。他失声痛哭,跪倒在床榻边。却是紧紧地攥着母亲的手,不肯松开。

  要他如何接受?分明前几日,他还和母亲一起闲谈饮茶。今日他回来,却只看见这了无生息的一具躯体。他甚至未能看到母亲临终最后一刻!

  是了,母亲临终时,他还小肚鸡肠地想要捉弄霍征邪,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耿耿于怀。

  若是那日他回宫来,母亲要他留在宫里陪她时,他能同意就好了。他本以为来日方长,却未曾想到那日一别,竟就成了永别。

  卫梵越想,越觉心中不甘。

  “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母妃前几日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他抬手指着玥贵妃的贴身婢女常青。“你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常青瑟瑟地瞥了吕皇后一眼,久久不敢开口。

  吕皇后凤眼微挑,红唇仿若喋血。她冷冷扫了卫梵一眼,转而却无比惋惜地对盛帝说:“陛下,玥贵妃这几日本就身子不适。今日臣妾前来探望,恰见郭美人带了素参润肺茶来送给玥贵妃。可谁料玥贵妃喝了那茶过后,竟咳血了。臣妾吓坏了,急忙传来太医,可也晚了一步。”

  说着,吕皇后又安抚地看向卫梵:“梵儿,人死不能复生,你且节哀吧。对了,郭美人已被臣妾下令关押在侧殿了,如何发落,还请陛下作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