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没人信
九窟兔2020-08-19 11:262,105

  卫梵看着她惺惺作态的嘴脸,只觉怒从中来。

  “你少在这儿装模作样!我母妃和郭娘娘一向关系甚好,郭娘娘不可能加害我母妃!定是你害我母妃,还要嫁祸给郭娘娘!”

  吕皇后轻笑:“梵儿,母后何以如此?你年纪尚小,不懂得后宫女人为了争宠能做到什么地步。你所瞧见的关系甚好,未必就是真的呀。”

  “郭娘娘和我母妃的关系是否是真的好,也许我真的不懂。但我只知道,你想加害我母妃的心已不是一日两日了!”卫梵激动得双目血红。“父皇,是她!是她害死了母妃,一定是她!”

  “够了!”盛帝拍案怒道。“梵儿,朕知道你与你母后素来不睦。但她终究是你母后,你休得了无凭证便信口雌黄!”

  “父皇!难道您就要听皇后的一面之词吗?”

  “是谁的过错,朕自当决断。”

  盛帝浓眉渐扬,言语不容抗拒。卫梵也只得咬咬牙,顺从地低下了头去。

  “陈庆,去传郭美人,朕要亲自问问她。”

  “是。”

  不多时,陈庆又一脸灰败地跑了回来。

  “陛下,郭美人她……她在侧殿悬梁自尽了!”

  “你说什么?”盛帝怒目而视。“看守的人都在做什么?怎连一个女子都看不住?”

  吕皇后立刻道:“许是得知陛下前来,她做贼心虚,所以干脆畏罪自尽了。”

  “好一个畏罪自尽,现在死无对证,你便也无需担心有人指认你了!”卫梵愤怒道。“父皇,下令扣押郭娘娘的人是皇后,若是要杀郭娘娘,她便最得便利!父皇,儿臣笃定,就是皇后害了母妃和郭娘娘!”

  吕皇后轻蔑地勾了勾嘴角,根本不屑与卫梵争论。

  盛帝眉心的皱纹颤了颤,却是久久不语。

  其实卫梵所言,他不是没有设想过。相比吕皇后的那一套说辞,他更愿意相信卫梵。因为他深知自己身边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心肠。

  之前卫梵在跑马场险些被刺,盛帝心里便大约知道那是吕皇后策划的手笔。可是没有铁证,卫梵事后也并未追究此事,便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实盛帝能看得出来,皇后此番是在报复上次卫则被罚。也是在为儿子扫除障碍。没有了玥贵妃的卫梵,那就是失去了庇护的雏鸟,只能任人宰割。可是盛帝心里也无奈,吕氏的势力太过庞大,没有能定罪的铁证,便是他也不能轻易动吕皇后。

  举国上下,朝堂内外,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不能冒这个险。

  见盛帝沉默良久,卫梵的心也逐渐沉了下去。

  “父皇!您不信儿臣?”

  “朕只信证据,不信片面之词。”

  “父皇……!”卫梵转向身后的婢女。“那素参润肺茶呢?在哪!”

  常青讷讷道:“奴婢这就去取……”

  常青很快抱来一个红漆木盒,里面的素参茶片一包一包地存放其中。殿中还有太医候着,此时都上前来拿起茶片嗅闻查看。

  须臾后,一老太医拱手道:“陛下,这茶确是已被人投毒。虽非剧毒之物,但参茶性热,此毒极阴,两者相冲,故而致命啊!”

  吕皇后哼道:“梵儿,此茶可并非我带入庆合宫的,这是郭美人的东西。你若不信,这整个庆合宫的人皆可证实。”

  卫梵自是不信吕皇后这番话。

  “既便此物是郭娘娘拿来的,莫非其时你就未曾碰过吗!”

  盛帝喝道:“够了,别说了!梵儿,朕念你丧母,心绪不定,今日就不责罚你出言不逊。但下不为例。”

  卫梵的嘴角抽了抽,脸上浮现出近乎狰狞的神情来。他攥紧了双拳,双目如刀一般剜向吕皇后,似是下一刻,他就要拔出佩剑将她一剑封喉。

  但片刻后,他却还是只能艰涩一笑,叩首道:“儿臣明白了。”

  盛帝叹了口气:“你近日就别去学士院了,待在宫里休息几日吧。你母妃,朕会按国丧之礼厚葬。你,好生照顾自己。“

  “是,叩谢父皇。”

  盛帝和吕皇后的仪仗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庆合宫。适才还略显吵闹的宫殿,此时归于一片寂静。宫中的仪殓官前来,小心翼翼地收殓了玥贵妃的尸首。

  玥贵妃被人投毒丧命的事很快便传到了各宫各院。也传到了学士院的众学子耳中。

  “玥贵妃过世了?谁干的?”刘奕惊异地问道。

  另一人摇头:“不知道啊,听说是郭美人投毒。但是郭美人紧接着也上吊自尽了,死无对证,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了。”这人四下环望了一眼,神秘兮兮地说道。“听嬷嬷说,很有可能是皇后干的呢。”

  众人一片哗然,警告地推了他一把。

  “别胡说!这可是大不敬。”

  霍征邪听着众人窃窃私语,本就冷漠的脸此时更显寒意逼人。

  他问道:“三殿下现如何?”

  众人微怔,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们头一回听见霍征邪主动发问。

  “不知道啊。不过应该也不会好吧,毕竟死的是自己的娘亲。”刘奕道。

  霍征邪想起那日在他房中,被他拂落在地的那个蟹饼。想起卫梵失望黯然的那一抹笑意。

  一股浓烈的不安和愧疚油然而生。

  刘奕瞧霍征邪忽然站了起来。

  “诶?霍兄,你去哪儿啊。”

  “庆合宫。”霍征邪淡淡说道,遂即又补了一句。“别让邱先生知道。”

  几人心中讶异,但又不敢出言相劝,只得讷讷地点了点头,目送霍征邪离开了。

  霍征邪虽是将门后裔,也是年少成名的人物。但其实十多年来,他几乎没有进过宫。就算进,也只是去军部,别的什么宫苑他是从未进过。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庆合宫在哪。

  皇宫覆地数百里,割蔽天地,浩大无比。有人说,从皇宫东门走到西门,就是骑马也需得要一整日的功夫。殊不知庆合宫离学士院究竟有多远?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星幕如盖,笼罩在夜空之中。宫街上来往的宫人愈发的少了。霍征邪好不容易才能碰上一两个可供他问路的人。好在他身穿学子服,又品貌不凡,自报是霍家的二少爷,倒也没人敢怠慢他。

  已近深夜,霍征邪总算是找到了庆合宫的宫门。来应门的是一个眼眶红红的侍女。

  “公子有何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