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打个样
九窟兔2020-08-19 11:262,159

  眼前几人面色微微一变,转而都干巴巴地笑了。

  刘奕说道:“既然罚也罚完了,霍兄,我们约好了一块儿去蹴鞠的,就差你了。走吧。”

  旁边有人扯了扯他的衣角,似是颇为尴尬地看了看卫梵。

  世家子弟们都相互熟悉,唯独跟着宫中的皇子没见过面。加之父辈从小灌输,皇威不可侵犯,众人心里或多或少地对皇室成员都有着些许抗拒和敬畏之心。

  人人都知皇室之人不能招惹,否则一个不小心,连自己的小命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只是此时卫梵就站在这儿,若是不邀请他一起去,似乎更显得失礼。

  刘奕只好呵呵一笑:“三殿下也一起?”

  卫梵不是看不出来众人并非真心想邀请他一起蹴鞠。他虽想玩,但也不想强凑热闹,自讨没趣。

  “本殿下懒得去。”他扬起下巴,兀自推门回了院里。

  众人松了一口气。

  刘奕这才小声问霍征邪:“霍兄,怎么样啊,这么几天下来,他是否对你动手动脚?我就知道他对你必定是图谋不轨,你可得当心啊!”

  霍征邪心里莫名有些不悦。

  “你们还玩么?”

  刘奕收了话头:“玩玩玩,快走吧,不然一会儿天都黑了。”

  卫梵倚在窗前,瞧着霍征邪在刘奕等人的环绕下穿过长廊。众人有说有笑的样子,随和亲切,全然不似对着他那样。

  什么皇子,就是个笑柄而已。卫梵心中烦躁,嘭地一声摔上了窗。

  闷热暑气憋了多日,终于在深夜轰隆作响的雷声中化作了瓢泼大雨,将整个盛宫洗涤了一遍。

  这日清晨风清露浓,蔚阳半掩,正是难得的凉爽天气。卫梵盼了多日的武课,终于到来了。

  与寻常私塾学堂里的学子不同。学士院里修学的诸多世家子弟自幼都是经受过家族教导的,基本都是文武兼修。虽然本事能耐良莠不齐,但总比寻常人家的子弟底子好上许多。

  所以这虽只是第一堂武课,却如卫梵打听的那样,一来就是弓法训练。若是寻常人家,没个七八月的基本功,是连正经弓箭都摸不着的。不过于这些世家子弟而言,这弓箭早已是司空见惯了。

  卫梵每每上课都是昏昏欲睡,唯独今日精神抖擞。他迫不及待地换上了武服,一边系着护具,一边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瞥向不远处的霍征邪。

  他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倚在墙边与刘奕说着话。

  说是说话,其实也都是刘奕和另外两人絮絮叨叨说着,霍征邪则一直是没什么表情地偶尔回应两句。

  原本卫梵一直以为霍征邪与刘奕几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可数日观察下来,好像又不是如此。霍征邪一直是不咸不淡,虽不拒人千里,但也对身边的人与事了无兴趣的态度。反倒像是刘奕他们总想方设法地想要跟他搭伙。

  一只手忽然在眼前晃了晃。

  卫梵瞪了卫炀一眼:“做什么?”

  “二哥,你都盯着霍少将军看了许久了,有那么好看么?”

  卫梵嗤了一声:“他长得好看,我看几眼不行啊?”

  他声音并不大,但这衣阁也就七八步长宽的大小。这话自然是飘进了霍征邪几人的耳朵里。卫梵尚未意识到,扭头再看霍征邪时,却见他也转过头来瞧着自己。

  他立刻露出了一个颇为灿烂的笑来:“待会儿叫我看看你的弓法是不是真如传闻里那般厉害。”

  霍征邪轻笑,转过了脸去。

  卫炀略有些不悦:“怎的在玉楼里受了罚,你与他的关系倒好了不少。”

  “嗐,都是同窗,哪有隔夜仇。再说了,他差点儿就是我小媳妇儿了,亲切一点儿也是应该的嘛。”

  卫炀面上有些黯然。但见卫梵言语轻佻,似乎只是开玩笑,他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高呼:“太子殿下到!”

  众人大惊,有些人衣服还未换好,护甲耷拉着就忙不迭地站起来。衣阁的门被人推开了,一道逆光从卫则身后流泻而入,还真有些气度不凡的架势。

  “参见太子殿下!”众人纷纷跪地行礼。

  卫则负手而入,从众学子面前走过。

  其实他也算相貌堂堂俊朗不凡,一身墨纹长袍和纯金发冠更是奢华高贵。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珠光宝气,光芒四射。

  不过模样好看归好看,可那眼神,却像是在看一堆喘气的垃圾。尤其是他将目光落到卫梵身上时,根本不掩眼中的嘲弄之色。

  “三弟也在啊,玉楼的书都已经订好,书架都打扫干净了?”

  卫梵笑了笑:“托皇兄的福,其实也不是那么难打扫。趁机阅读了不少古籍,下次父皇问起功课时,总算有些炫耀的资本了。”

  “是么?可我怎么听说,父皇觉得你朽木难雕,才来学士院一月不到,就屡屡受罚。昨日因此还跟玥贵妃发了怒呢。三弟,你可得当心着点啊。”

  卫梵抿唇不语,双手在衣袖中攥成了拳头。

  父皇难道真的动怒了么?他以前从不会对母妃动怒的。总不会真是因为自己在学士院闯祸太过了?还是卫则和他老娘在父皇耳边吹了风?

  “多谢皇兄提醒。不过二哥,你三天两头就往学士院跑,不怕父皇怪罪你多事么?”

  “本殿下身为太子,监督各宫皇子是理所当然的事。三弟,为兄知道你贪玩,不学无术胸无大志,但你也别总是给父皇添堵啊。你瞧老四,为人低调老实,就从不像你这般多事。你啊,不如他。”

  “是,愚弟从来都是惹是生非的性子,自然比不上四弟。”

  卫炀闻言脸色一变,伸手扯了扯卫梵的衣袖:“三哥,我……”

  “你别说话。”卫梵没好气道。“二哥,你话说完了么,若是说完了,我要去上课了。这整个衣阁里这么多人,你是打算让他们一直跪着么?”

  一旁的吕定则拍了拍折扇:“太子殿下是受皇上旨意前来巡视学士院。怎么,尔等有异议?”

  衣阁中一片鸦雀无声。青砖地板虽平整,但到底太过坚硬,跪了这一阵子,不少人都膝盖发疼,身子摇摇晃晃起来。但眼前的毕竟是太子,众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卫则对这一片寂静颇为满意。

  “行了,都起来吧。不是急着去上课嘛,去吧。本太子今日难得有空,正好也去瞧瞧你们有几分能耐。三弟,你身为皇子,可要给这些废物打个样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