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不喜欢
九窟兔2020-08-19 11:262,233

  卫梵冷着脸,问道:“你真觉得,身为皇子就处处高人一等,连本事都更出众些么?”

  卫则一时没反应过来卫梵这话的意思,茫然问:“什么?”

  卫梵懒得回答了,他霍然起身,抑着一腔怒气,风似的从吕卫二人身边走了过去。

  “三哥,等等我。”

  卫炀快步追了出去。

  “哥,你别听二哥挑拨离间,你知道他素来都看你我不入眼,你别信他。”

  卫梵摆了摆手:“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听他那些鬼话?你我兄弟二人不分彼此,我怎会被他三言两语挑拨得不理你?我就是气我不能揍他一顿。”

  卫炀笑了,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那就好。”

  瞧着卫梵的背影,卫则却是嗤笑出声来:“莫名其妙。没什么本事,脾气倒是挺大,哼。”

  吕定则不遗余力地拍着马屁:“那是,三殿下终归是被宠坏了的人,自然凡事只能这般无能狂怒了。怎比得上太子,品学兼优,令人信服。”

  卫则哈哈一笑,这话对他似乎颇为受用。

  刘奕搓了搓手:“呃,太子殿下,若是没什么事,我等就先出去了。”

  卫则傲慢地摆了摆手,像是连句话都不屑对他们说。

  众人闷不做声地往外走,有些人生怕被落在衣阁里,跟卫则待在一起,护甲都没穿好就赶紧往外跑。

  霍征邪走过卫则身边时,漠然打量了他一瞥。那双黑墨似的眸子里平静无波,但却像暗流汹涌的水面。里面交织着鄙夷,不屑与厌恶,虽然掩饰极佳,但还是让卫则心底一颤。

  他扭头问吕定则:“这人是谁啊?”

  “看年岁,应该是霍大将军的次子,霍征邪。”

  卫则在心里品了品这个名字:“哦,就是那个单枪匹马擒了南仪探子,回回跑马大会都得第一的那个?”

  “太子殿下好记性。”

  “难怪呢,瞧着是挺眼熟的。”就是那眼神,看得人后背寒涔涔的。卫则想着,又补了一句。“我不喜欢。”

  经过刚才卫则那一通叨叨,卫梵心里的兴奋劲儿早已消弭了大半。此时立在场中,也觉得心情欠佳,烦躁不已。

  再转眼一看,卫则和吕定则此时甚至就在靶场边搭起了纳凉台,旁边儿有宫女挥扇送风,手边有切好的西瓜。两人悠哉游哉好不自在,可目光时刻却都挂在他身上。

  卫梵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他们这哪是来巡视学士院,分明就是来找他的茬的。

  一阵擂鼓声骤然响起,将卫梵的思绪从九幽之外拽了回来。他看向训兵台,上面持弓而立的,俨然就是霍征邪的长兄霍登岚。他一身黑甲蓝袍桀骜威武,手中雀尾长弓熠熠生辉。

  其实在以前,霍登岚入宫面见皇帝时,卫梵就已经见过他了。他头一回见霍登岚,就觉得这人立如芝兰玉树,谈吐落落大方。纵是将门出身,却也丝毫没有沙场之人的戾气,反而温和儒雅。

  卫梵已经自认自己足够风流,引人注目了。可是人家霍登岚每每入宫,哪怕什么都不干,身后都追着无数宫女和公主的目光。就连父皇都夸他“萧疏轩举,湛然若神”,时不时就盘算着把自己的哪个宝贝女儿许配给他合适。

  不过以前卫梵见到霍登岚,只是单单觉得他君子如玉,彼其无暇。可如今看来,他心里却觉霍登岚跟霍征邪当真是相像。难怪他时隔十年再见到霍征邪,会觉得熟悉。

  只是这两兄弟模样虽七八分相似,可这性子却是一个如水,一个如冰。

  霍登岚举起手里的弓,娓娓道:“弓者,乃兵器之王,军中所用重弓拉力可达三石。即一百八十斤。若是军中三人操纵的车弩,拉力可达十石以上。你们今日所用的弓皆为三石,射程可达百步之遥。但今日只是初试,既便拉不开也无妨,只是切记若开弓后力竭,切莫收弦,否则可能会崩伤手臂或翻弓。只要开弓,必得将箭射出。都明白了吗?”

  台下众学子一阵应答。旋即各自走到武器架边,挑选了趁手的弓箭和护牒准备开始操练。

  霍征邪拿起一把弓,拉了拉弦打量着。卫梵趁机朝他靠近两步:“诶,你大哥挺厉害啊,居然都能有来这学士院做武课先生的水平。他也就比咱们大五六岁而已吧?”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个废话。但霍征邪还是点了点头。

  “唉,同样是哥,怎么我的哥哥就这般差劲。你的哥哥却是人中龙凤。”卫梵难掩羡慕地说着。“你跟大哥关系可好么?”

  “很好。”霍征邪微微扬唇。“去练弓吧。”

  卫梵心觉他笑得真是好看极了,连忙拎了把弓跟上霍征邪。卫炀还在选弓,转眼瞧卫梵跟着霍征邪走了,将他晾在原地,像是被人遗忘的植物。

  “三哥,等等我……”卫炀闷闷地跟了上去。

  卫梵一手勾住卫炀的脖子,一手搭上霍征邪的肩膀:“你不是说教我么?你射一箭,我瞧瞧。”

  霍征邪拍开他的手:“你站好。”

  卫梵嘿嘿一笑,依旧是跟卫炀勾肩搭背,歪歪扭扭。

  霍征邪微叹,走到靶位前,轻松将弓弦拉开至满月状。松弦脱手只闻弦音铮铮作响,而无头箭已经深深刺进了稻草靶中。

  正中红心。

  不少学子纷纷发出惊叹之声。这三石的弓到底是军中所用,寻常世家打猎娱乐所用的左不过也就一两石。眼下不少人连弓都不能完全拉开,而霍征邪却可箭入靶身,可见他臂力惊人。

  “嚯,不愧是霍少将军,厉害啊!”

  霍征邪抛来一支无头箭:“你试试。”

  卫梵放开卫炀,学着霍征邪的模样拉弓搭箭。

  他倒也不是没有用过弓箭。父皇时常带他们兄弟几人去叠麟苑狩猎,卫梵也时而会举弓射猎。只不过他骑射不佳,鲜少能射中什么正经猎物。而且狩猎用的弓箭不如军用的重,拉开举起瞄准都轻松许多。

  卫梵拉了拉弓弦,只觉这弓又硬又沉,根本拉不开。

  一阵讪笑声钻进他的耳朵。他瞥了卫则和吕定则一眼,心觉尴尬,但又不肯出了洋相。遂咬紧牙槽,发狠似地将弓猛地一拉。

  然而这弓却似要跟他作对一般,他用尽全力也只拉开一半。卫梵只觉丢人不已,气得咬牙切齿,索性是半仰起手臂拼了命的拉。

  可既便他脸都涨红了,勾着弦的手指绷得一片苍白,也无法将这弓完全拉开。卫梵只好调整姿势想把箭对准靶子。可用力过度已然力竭,实在支撑不住了。他心里有些恐慌,眼看就要收弦。

  卫炀见状急忙上前阻止。

  “三哥,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