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肥鹌鹑(一)
連營2018-03-22 10:413,473

  人说宰相肚里能撑船,这宰相府里却是能撑航母了,高屋飞檐、雕梁画栋、琼楼玉宇比比皆是,方超却无心欣赏风景,只觉得穿过了一处处高门矮院,行过了一片片花亭水榭,七拐十八弯,总算是进了内院正厅。

  第一脚踏进,四合楼里便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紧接着,走出一魁梧的身躯,其实用魁梧来形容,还不如用肥硕这个词更为贴切,那人就在厅前那么一站,这四合楼中的一切景致皆是黯然失色,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不一而同的放到了他的身上。

  “方老弟,周某人盼星星盼月亮的,可总算把你给盼来了,你若是再不来,这星星也好,月亮也罢,怕都是没脸再见老夫了,哈哈哈哈!”周勇挪着庞大的身躯,向方超迈来,每走一步,全身上下都那么颤一颤,书童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憋的小脸通红。

  “皓月星辰都羞于见周兄,那周兄起不成了大白天才出现的日了,啧啧,日的好,日的好哇,”方超笑眯眯的抱拳道,“都说这宰相门前七品官,有事无事莫来窜,今儿个,小弟可是好好的领教了一番啊。”

  “宰相门前七品官……”周勇细细的体味着,刚才门口的事早已有小厮前来通报,他自然知道方超为何有这么一说。

  “哈哈,方老弟果然出口成章,文采飞扬,想当日微湖山一日游,幸闻老弟旷世奇作,周老哥我便已将老弟敬若天人了,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千金散尽还复来……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哈哈哈,这首千古绝句,周某已经装表了起来,贴在书房最显要的位置呢!”

  “好一句天生我才必有用,想来方老弟已然想通了,我相府的首席幕僚可是一直虚席以待呢,”周勇说到此处,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方超,见他只是微笑不语,知道对待这种人这种事情不可cao之过急,否则必是适得其反。

  心中微微一叹,周勇旋即赞道,“更妙的是这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来来,方老弟,今晚不醉不归,这点面子可不能拂了老哥哦。”

  “自该如此,不过小弟这次前来,可是有非常紧要的事,等咱们谈妥了,就是喝个酩酊大醉,又有何妨。”

  “哦?不知是何紧要之事,老弟但说无妨,只要是你老哥力所能及的,怎么说也不会不管吧?来,先进屋,咱们边走边说。周勇捻了捻肚子,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方超笑着随他进了内堂,找了次席而坐,谁知周勇也不坐主位,挨着方超就近坐了下来,一副我要与你密谈的样子。

  相府中的下人们沏好了茶,便都各自下去了,周勇看了看那一直跟在方超身后的小书童,方超会意一笑,“说来此事也与我这书童有关。”周勇便点点头,自顾自先谈笑了起来,两人随意攀谈了一会,便直接奔入了主题。

  “周老哥,小弟听闻当朝皇后所出六皇子身染重疾,老哥可知此事?”

  周勇端起杯盏细细抿了口茶,方才应声道:“不错,确有此事,老弟所说之事,莫非和这六皇子有关?”

  方超也不回答,目光炯炯的看着周勇,继续发问,“周老哥可知六皇子,所患的是何种病症?”

  周勇想也不想的回道:“此乃机密。”

  “说得你口,入得我耳,这房间外除了我这小书童,不会再有一人知晓此事。”

  周勇沉下脸来,双眼犀利的盯着眼前这位白衣儒士,方超泰然处之,古井无波的眸子,迎上了那如刀子般尖锐的目光,周勇看不出什么,便叹了口气道:“脑疾……”只是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那注意力仍然全在方超身上,似乎是想看出什么端倪来。

  什么!方超心中大骇,从前世的经验来看,脑疾可以有很多种,肿瘤癌症,这对于尚在襁褓中的孩童可能性极小,那最大的可能就是白痴,或者神经病?横扫六国,荡平乱世的始皇邹飞居然是个白痴?这他娘也太离谱了吧……即使是在自己曾经生活过的时空中,对于大脑所得的疾病,大都也是束手无策的,更何况现在……

  想到这些,方超心乱如麻,强忍着没在面上表现出来,依旧心平气和的开口道,“原来如此……难怪皇榜上也未写明,不过,我这书童,对岐黄之术颇有研究,或许对治疗六皇子的病症,能有一些帮助。”说到此处,方超自信满满的看向身后的书童。

  “哦?”周勇端正了下身体的坐姿,只见肚皮面上一阵翻腾,犹如波浪般起起伏伏,“这位小兄弟果真精通岐黄之术?”周勇心中不信,虽然方超这么说了,但是这小书童的年纪是不是太小了点。其实也难怪他会有这种怀疑,若说琴祥林像个药童,倒是更容易让人相信,至于医术高明的圣手,年龄摆在这里,怎么可能?

  琴祥林看着这肥鹌鹑一脸怀疑的表情,心中不爽,头一偏,轻哼一声,开口冷笑道,“宰相大人,你可知自己阳寿还剩几何?”

  “不可放肆!”方超转过脸背对着周勇,开口怒斥书童,面上却是乐开了花儿,一副哥们我挺你、吓也吓死他的模样。

  “是,公子”书童低头受教,闭口不语,心中暗笑。

  这话扯到自己的性命身上了,周勇可不敢大意,凡大富大贵之人,都是非常怕死的,听这小小书童这么说,脸上还一副怜悯可惜的样子,宰相周大人这下可坐不住了,唰的站起身来,方超只觉的在那宽大袍子的遮掩下,周勇也不知是站起来了还是挺直了,反正是高了点。

  “这位小兄弟,此话怎讲?恕老夫愚昧,还请据实相告。”周勇缓缓开口道。

  小书童微嘟着嘴,皱着眉头时而摆弄摆弄右手的手指,时而抬起头来打量打量周勇,犹豫再三,终于一点头,伸出三个手指停在肥鹌鹑眼前。

  “嘶……三十年?”周勇充满希冀的问。

  不屑的一笑,小书童轻轻摇摇头。

  这下轮到周勇皱眉了,咬着牙问道:“三,年?”

  小书童仍然摇摇头。

  “哈哈哈,莫要告诉老夫,老夫这条命只剩下不到三个月了?”看到这里,周勇已经是完全不信了,虽然自己最近是有些不舒服,但绝不可能只有不到三个月的阳寿。

  “宰相大人,您这半年来是否一直食欲不振,时常口干,身体发痒,偶有低烧,肋下略有些胀痛,尿液呈现茶色?”小书童摇着脑袋,板着手指一条条的列数着。

  周勇是越听越心惊,半年来这些小毛病总是困扰着他,也看过不少有名的大夫,都只是给他抓了一些清心养身的滋补药品,从来没有哪个大夫能如数家珍般将他的这些小毛病一个不漏的报出来,一直以来都以为是上了年纪的问题,莫非,莫非自己真得了什么绝症?

  这肥鹌鹑的面色如常,那只被宽大袖子半掩的手却抖个不停,方超看在眼里,轻轻端起茶杯,低下头细细的抿了口,以掩饰眼中的那抹笑意。

  “先生可知本相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周勇急切的问道,称呼也从小兄弟变成了先生。

  琴祥林并不看他,也不直接回答,“人体有五行,金木水火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木性条达曲直,有生发之特点,而肝性柔和舒畅且主疏泄,又主升发之气,故肝属木;火为阳热之象,有上炎之性,而心为阳脏主动,心阳有温煦作用,故心属火;土为万物之母,有生化、长养万物之特性,而脾能运化水谷精微,为气血生化之源,后天之本,故脾属土;金有清肃,收敛特性,而肺主呼吸,主肃降,故肺属金;水有湿润下行之特性,而肾能藏精,主人体水液代谢之调节并能使废水下行排出体外,故肾主水”

  小书童看了一眼周勇继续道,“我观宰相大人,面色萎黄无华,掌有蜘蛛痣,皮现黄疸,黄则趋金,金盛则克木,肝属木,则必是严重的肝疾,若是长久如此,木偏弱则不足以克水,以致水过旺,肾水滋润过度亦有害,水盛则克火,以此五行相克,周而复始,人体生理循环必然紊乱,以你久病之积,加上症状之急,三个月……差不多啦。”

  周勇直听得面无血色,喉咙咕咚一声,哀戚道,“先生救我……”

  “宰相大人莫要误会,琴祥林只是公子座下一小小书童耳,当不得先生之称,旦尊我家公子的吩咐。”这话就等于告诉周勇,这病是能治的,至于治还是不治,就看公子爽不爽你了。小书童找了个机会,又适时的把皮球,踢回方超脚下。

  “周老哥,这六皇子之事?”方超微笑着接过话茬,迟疑道。

  “琴先生真乃神医啊,六皇子之事,包在本相身上,明日,本相便带两位觐见圣上,只望方老弟能救在下一命啊!”周勇扯着方超的衣衫,巴巴的看着他,大有你若是不答应,今日就不放手了的意思。

  “老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呀,老哥身体有疾,兄弟我又恰巧能够医治,怎会任老哥再受病痛折磨,”方超放下手中已经凉了的茶杯,转过头来对着小书童说道,“宰相大人的身子,你可得仔细帮他调养好了。”

  琴祥林眼珠子一转,微微一笑,躬身道:“是!公子。”

  “今日不急,今日不急啊,方老弟,琴先生,时辰正好,本相已在后院设宴,今晚可是不醉不归啊,随我来,随我来……”周勇笑容满面的在前面开路,引着两人向后院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