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好家伙,这是开启了宫斗支线啊
云云兮2020-08-24 12:063,170

  “公主,点酪给您放在桌子上了,虽然没有您说的桃花味,但是青梅味闻起来也很好吃。”

  “什么桃花味,我明明说的是桃子味。”

  陈樱抬手取下屏风上搭着的丝绸内衫,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便走了出来。前不久她带着荷芷到神明宫的养膳司溜达了一圈,发现了他们这里的人出了大司头,所做的糕点和餐食都是有一半运用了法术,陈樱虽然控制不了水族的法术,但还好荷芷微弱的法术足够用,她的心灵手巧加上荷芷的助攻,很快就做了不少新鲜玩意儿。但实际上,这些都是现实世界里陈樱自己做腻的了,就比如用凉粉儿做果冻。那Q弹又冰凉的口感瞬间圈粉了很多人,就连养膳司的大司头都亲自出来询问,陈樱没想到一个随随便便做的并不成功的零食竟然受到如此好评,再面对众人询问它叫什么名字之后,她才吭哧瘪肚地挤出来个将就的名字——点酪。

  不过她还是有点洋洋得意的,秉持着传授给最有天赋的厨子这个观点,便只将这制作方法告诉了荷芷和大司头,大司头很高兴,每天都会变着法的添加不同的口味给她送过来,不过吃甜食久了,她这牙便也受不了了,于是只好忍痛割爱,“荷芷,我这牙还疼着,要不今儿你就吃了吧,然后给我描述一下它有多好吃就好了。”

  她掸了掸自己的头发,脸上还挂着水珠,一脸微醺般地走了出来,不经意地朝着桌上扫了一眼,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那盘点酪竟然发着微弱的红色光边。

  “别动!”

  她差点就忘了这是游戏世界,而她是闯入这个世界的玩家而已,按照正常的游戏设定,凡是这种物品闪烁着红光,就证明它可以对玩家造成伤害。陈樱屏住了气,突然庆幸自己有这个特殊的能力,便赶紧将荷芷从一旁拽到身边来,“这盘点酪,是大司头亲自给你的?”

  “不是,今儿我在去的路上被一小仙娥绊了一跤,所以耽搁了些时间,到养膳司的时候这盘已经放在那了,所以我就直接拿回来了。”

  “你被小宫娥绊了一跤?”

  陈樱眨了眨眼睛,凭借观看数十步宫斗剧攒下的经验,这件事绝对是被人精心策划好的,想来她最近安分的很,人人对她避而远之,能与她交仇的也没有几个,若是说近来有谁心有不满,或许就只有偏园的那位了,她叹了口气,直接坐在一旁,“好家伙,穿越到仙侠游戏中结果被上演了宫斗剧!?”

  陈樱扶额,用衣袖隔着手,直接将点酪打翻在地,玉盘摔落散出清脆一声。可荷芷却毫无准备,直接被吓了一跳,在一旁大喊了一声。陈樱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荷芷,刚想解释她为何这么做,却被突然闯进来的侍卫吓得一抖,定睛一开,才发觉是伪装着身份的芸烁。

  他也是纠结了好久才终于忍不住再次办成侍卫模样前来见她,本来是在院子里踱步了许久,自我思考为何变得如此急躁和不稳重,却突然听到屋子里打碎东西和惊叫的声音,于是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却瞧见衣衫单薄的白露露和满地打碎的吃食。

  “发……发生了什么……”面具之下,芸烁竟然突觉慌乱。

  “哦,那盘点酪有毒,我怕荷芷碰了它便急忙打掉了。”陈樱缓过来神,十分淡定地站在原地,一脸无所谓地指了指地上。

  “有毒?”

  芸烁皱了皱眉头,上前仔细勘察,双眸在不经意间变成了红色,他死死地盯着地上的残渣,好似透过那些东西能看到它全部的制作过程,只听他冷哼了一声,心里暗骂了一句偏园的那位。陈樱依旧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衣衫单薄,半湿的长发已经打透了轻薄的内衫,荷芷急忙跑到屏风后面,将外衫拿来给她披上,又生怕自家主儿吃了亏,连忙凑到她身前贴身服侍,这回陈樱才反应过来,瞬间脸红到耳根,与荷芷窃窃私语,讨论面前这个男人是否都看了去。不过陈樱很快就变的淡定,因为她意识到此时此刻站在芸烁面前的是五界异族内的大美女白露露,那身材绝对没的说,连她一个女孩子都垂涎欲滴,于是自信地挺起胸膛,凑上前去,假装自己楚楚可怜。

  “唉,也不知道我不经意之间得罪了谁,竟然做如此小伎俩,好在本公主意识强,不然这神明宫又要多一具尸体了。”

  “下毒之人,你想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你能怎么处理?因为侧妃下毒谋害一个异族公主你就能有借口写下休书送她回去,还是顶着花族的压力将她依法处置?她这千百年来肯定在神明宫搞了不少幺蛾子,可她现在还依旧好好地活在你的宫中,不也侧面证明你做不了什么吗?可是那时候陈樱并不知道,若她再稍微示弱,或者口不择言,芸烁是真的会亲自出手,处置盼夕魂飞魄散。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呗。”她耸了耸肩,又伸手拽了拽披肩,“她不敢在这杀了我,不过就是想给我个下马威罢了,日后我便低调谨慎行事便好。不过,我本就不是什么省心的主儿,还是要在这里问您讨要一物以报此仇。”

  “你想要什么?”

  “巴豆。”

  虽然不知道这神仙是什么体质,但是上次东逸因为吃了太多凉酒闹了肚子的倒霉模样她可是亲眼所见,所以她相信这巴豆一定能派上用场。想跟她宫斗剧十级观众搞小伎俩,还真是自不量力。

  芸烁低头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小脑瓜,起身应了她的要求,果然比起那些要人性命的处罚,这些小偷小摸的伎俩更让他觉得有趣,也让他更加着急,将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从白露露的体内带出来。

  “你今儿来西苑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前一阵公主一直身体抱恙,我今儿特奉君上的命令来问询一二。”

  陈樱一脸不相信地看着他,就好像上次宴席之上撤了她的吃食,不给她好脸色的人不是他芸烁一般,她以为芸烁并不知道她早已知晓他的身份,便一不做二不休,顺势假装自己分不清谁是谁,伸出手拦住芸烁的胳膊,微微低头说悄悄话,“你们家君上是不是有点问题,上次宴席可没见他这么关心我,你今儿要是回去复命,定要告诉他可千万别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

  芸烁被气得脸铁青,恨不得下一秒就将这小丫头捏碎,可还是得堆着笑回应着她,“君上本就不喜欢那热闹的场合,再加上侧妃娘娘过于嚣张跋扈,便一不留神迁怒于您,我在这里替他道个歉。”

  “哦,陌影将军客气了,本公主怎么能和君上置气不是?”陈樱笑的更加放肆,像哥们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她深切地知道芸烁在这神明宫内是何种威严的存在,能像现在这么皮的日子不少了,她可得好好把握。

  可陈樱还是心有余悸,生怕芸烁早就看出了她的小鬼把戏,便只闹了一小会,便叫荷芷拿来她刚酿的青子酒塞在了他的怀里,提醒他回去之后找一块不干也不潮的地方挖个坑,把它们埋进去,等到来年这个时候就能挖出来喝了,她那形容青子酒有多香醇的小模样,可别提有多可爱,可爱到芸烁看着看着就忘记她刚刚那放肆的所作所为,瞬间消了气,一路哼着小曲儿回了凤栖殿。

  可他却没有那么听话,本来已经叫朝夕按照她的嘱咐埋了起来,却又因为太过无聊,便亲自又挖了出来,坐在桌子前死死地盯着那酒坛子。然后只见他伸出双指幻出淡紫色的仙术围绕在坛子周围,不过一小会儿,就能闻到浓郁的酒香弥漫开来。他淡淡地笑了笑,伸出手打开酒坛,瞬间整个凤栖殿就都充满了这香气。

  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这不没一会儿,东逸就顺着酒味儿飘了过来,瞧见芸烁坐在殿内闭着眼睛仔细品尝,还用手点了点他,怪他不够意思,“有好东西都不知道叫老友来分享。”

  说罢他便要伸手去拿那酒坛子,还没碰到就被芸烁一抬手施法照着手背拍了一掌,疼的他呲牙咧嘴地揉着手,再看向芸烁,后者仍旧悠哉悠哉地品着酒。他暗骂了一句,果然养大的孩子不认亲,便凑到朝夕身边询问情况,朝夕只得笑着为他奉上一杯茶,悄悄地压低声音道那坛酒是君上从西苑抱回来的。

  “哦,原来是那小丫头酿的酒,怪不得珍宝得不行。”

  “本君上次问你的事可有什么眉目?”

  “什么事?什么眉目?”

  东逸故意装傻逗他,却没想到被芸烁白了一眼,桌上的茶还没到手上就无故打翻溅洒了他一身。之前本来找他利用幻术查探白露露身上两个灵魂的事,还求他帮忙将那小丫头从白露露身体里带出来,可这厮却嬉皮笑脸地说他要仔细接触她几天才行。这时他若是忘了这么重要的事,还无缘无故地朝着白露露身边凑,那他可真就要杀人了。

  “好了好了,瞅你现在的样子,见到鬼魅都没这么有杀气,”东逸拿起空了的茶杯,对着芸烁讨一杯酒,“其实这件事也很简单,那就是顺天而行,方可破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